梅语西橙

【英语/西语渣翻】主产粮:Stony/Halbarry/AM/Napollya/LC/Superbat/Wondersteve
欧美圈微博@Ciela甜饼

【授权翻译/Halbarry/愚人节诈尸更文/清水小甜饼】田螺小伙

Happy Birthday Harold

田螺小伙

原文作者:Halbeary

原文地址: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9854480

作者授权:

Summary:

许个愿吧。

译者说:愚人节无良翻译来诈尸更文啦~~这回是鼎鼎有名的Halbeary太太在二月份Hal生日的时候写的一篇生贺文~很温馨的一篇文章,若有不通顺的地方都是我的锅~译题灵感来源于民间传说田螺姑娘,反正我每次的译题都脑回路清奇233喜欢的话就戳进原链接给作者点kudos吧~

正文:

  他一面往手上呼着气,想要暖和一点,一面用脚带上Ferris航空扫帚间的门(他们喜欢叫它办公室)。这是加利福尼亚。管他现在是几月呢,反正他的挡风玻璃上不应该结霜的。灯光忽明忽灭地闪了闪,最后散发出微弱的光。他砰地一声关上身后的门,与它不期而遇。

一杯热气腾腾的咖啡正端坐在桌子的正中央。

  他眨眨眼睛,有那么一瞬间以为自己出现了幻觉。他从办公室探出头望向走廊,但却一无所获。没有人。该死的,他走到桌旁,周五的大清早就连清洁工也还没来啊。他望向天花板。他真的需要赶在脑子混乱之前把自己从Carol的黑名单里抹去。

  直到屁股挨上那把不舒服的椅子他才注意到躺在咖啡旁边的羊角面包。他伸出一根指头戳了戳它--还是热的。就好像它刚从烤箱出来就直接扑通一声掉在了他的桌子上一样。他向后仰到椅子上,廉价的塑料家伙吱吱响了起来。

  难道是Carol?他回想起彼此间最后一次争吵--那次争吵宣告了他们第...十次(还是第十一次?)复合的失败。一想到他的墙上那高跟鞋留下的破洞他就一点也不想复合。肯定不是她。他眯起眼睛,满腹疑虑。

“灯戒,这些东西...有没有下过毒?”如果是自己的某些敌人想要用这些美味点心和浓郁香醇的黑咖啡除掉自己的话,他是不会放过他们的。

《未发现毒素》

“哈。”他捧住咖啡,冰冷的手指贪婪地吞噬着咖啡的热量。上帝啊,他真的需要修修自己公寓里的暖气了。他端起咖啡,试探性地喝了一口。

  他闭上眼睛。上帝啊,真是太棒了。这不是那种加油站卖的廉价咖啡,而是那种...口感上乘的咖啡,那种高档店铺八美元一杯的精品咖啡。他盯着羊角面包看了看,然后一把抓过来咬了一口。

“太棒了!”

  真的太好吃了。特别,特别好吃。突然间令人讨厌的晨间换班似乎也没那么讨厌了,毕竟他嘴里塞满了超级美味的点心,还有一杯昂贵的热咖啡使他整个身子都暖洋洋的。他的唇边甚至绽开了一个小小的微笑。

  或许今天也没那么糟。

 

 

 

–––––––––––––

  他仅仅高兴了两个小时,就得知自己的试飞取消了,由于见鬼的天气原因。看在上帝的份上,他们实际上正处于沙漠中央。谁想要一架只能在晴天飞行的飞机呢?真荒唐。

他用靴子头踢了踢桌子角。今天过得也是这么好啊。现在除了文书工作他没什么可干的了。一想到这他就不寒而栗。

  他拉开抽屉--因为不怎么常用拉起来很费劲。他可以磨蹭一会儿--到工作间和Tom混一会儿,疯狂地刷会儿推特,教训教训二进宫的罪犯们--但是Carol“建议”他去做文书工作的时候意味深长地看了他一眼。那种目光通常会吓跑无关紧要的人员。但幸运的是Hal已经习惯了Carol的死亡凝视,所以他雄赳赳地踱回了办公室。这完全是他自己的选择,真是谢谢您了。

  抽屉很轻松地就开了,他瞥了一眼,吞了口水。好吧。塞得满满当当的。上帝啊,为什么现在不来个外星人入侵地球呢。

  第一个文件夹砰地落到他的桌子上。他抓过一只笔头被咬坏了的圆珠笔正打算要写字,却惊得凑到了文件夹跟前。

“什么?”

 纸上写满了字。密密麻麻的。难道他写完了文书忘记上交了?他挑挑眉拿起下一个文件夹。

每一行都整整齐齐地写满了蓝字。他拿起第三个文件夹的时候惊讶地睁大了眼睛。

每一行都写满了字。一行不落。什么鬼。

“灯戒,是谁干的?”

《证据不足。》

他叹了口气。“我就知道。”

  有人在捉弄他。先是甜点和咖啡,现在又是这出。不可能会有这种好事发生的。他瞅着天花板,几乎要盯出个洞来了。这肯定是自己的某个敌人计划好的,想要打他个措手不及。他又瞅瞅纸上清秀的字。不管怎么说它起作用了,他情不自禁地想。

 他把所有的文件夹堆进了积满灰尘的盒子,赶在关上抽屉的当儿发现了某个东西。

那是一个包裹。小小的很不起眼,朴素的棕色包装纸四角缠着细细的线。他怀疑地眯起了眼睛。抓到你了。

“灯戒,扫描一下有没有爆炸成分。”

《扫描中。无负面结果。并未发现爆炸成分。》

Hal眨眨眼睛。“嗯,那生物成分呢?比如说那种故意用来对付我的隐藏病毒?”

《并未发现生物成分。》

“哈。”

  他低头看看包裹,犹豫了三秒钟才小心翼翼地把它放在了桌面上。或许是某个暗恋自己的人?一想到这儿Hal得意地笑了。哈。

   他轻轻拆开包裹,戳破了完美的包装纸,然后把它团成一团扔进了房间另一边的垃圾桶里。没有标记,也没有标签。也没有爱你到永远的小卡片。嗯。

  他用拇指尖猛地戳开了白盒子。里面是浅绿色的包装纸--绿色..难道他们知道我的身份?--随后他的指尖触碰到了一丝柔软。

   那是一条围巾。他把围巾放在昏黄的灯光下看了看,发现那是一条暗绿色的围巾。那是一条不会随风招展的围巾,因为是那种套头围巾。他摸了摸布料,也很柔软。可能不便宜。

他环顾办公室四周。谁会送他一条围巾呢?难道他们不知道自己住在加利福尼亚吗?说真的,谁会送他东西呢?为什么会有人送自己礼物呢?疑点太多了。

  他噘着嘴又看了看那条围巾。那是一条很棒的围巾。手感柔软,一副很贵的样子。他看了看标签。呃,百分百羊绒制品。他低低地吹了一声口哨。该死的。棕色的眼睛瞥向窗外--他的窗户上仍然挂着霜花。外面特别冷。

  他将那条围巾套在头上,然后努力拽到脖颈处。

  “我的上帝啊。”

   太暖和了。暖和极了。他缩了缩头(这样自己的嘴唇也可以被柔软的布料遮住)然后满足地叹了口气。打在围巾和皮肤间的气息温暖了他已经冻僵的鼻子。

  他睁开一只眼睛抓过桌子上的电话,打开了照相软件。前置摄像头正好开着。

  他值得这条围巾。它看起来棒极了。Hal关上屏幕,把手机放回到桌子上。他眨眨眼。他在想什么呢?他可是Hal Jordan。他值得一切。

  文书工作已经被神秘仰慕者做好了,而且那人显然还愿意在精美围巾上花大价钱。Hal的下午突然间变得好多了。他推回椅子,把手机塞进了后兜儿里。是时候缠着Tom让自己搞搞那台新的飞机引擎模型了。

–––––––––––––

  他正在洗小臂上的汽油,而Tom则在一旁专心致志地享用他那看起来很美味的自带午餐(他尽力了--不要太嫉妒Tegra的厨艺--但还是失败了)。这时一声敲门声打断了他们。一个拎着袋子的家伙出现在飞机棚门口。

 “外卖到了--”那人看了一眼纸条,“--Harold Jordan先生的外卖。”

听到自己的名字时他不禁畏缩了一下。他可以看见Tom因为自己脏兮兮的样子偷笑不已,然后还把油腻的毛巾扔到了他的脸上。外卖小哥忽视了他滑稽的样子,把外卖塞进他的怀里就径自离开了。Hal先闻了闻那东西。

  “啊啊啊太棒了是In-N-Out Burger*家的外卖!”

  他一屁股坐在脏兮兮的地板上,抓起一大把薯条塞进了嘴里,然后发出了一声满足的呻吟。

 “你点外卖的时候应该告诉我的。你知道我喜欢他们的乳酪薯条*。”

  他盯着Tom耸耸肩。

  “不是我点的。”他说着打开了自己的--噢上帝啊!太棒了是双层夹肉汉堡--一面又往嘴里扔了另一根薯条。“好像有人在跟踪我。但不是那种变态的,而是不停地送礼物那种的。”

Tom朝他眨眨眼睛,嘴里还塞满了鳕鱼。

“什么?为什么啊?”

Hal向后一仰露出了一个色气的笑容。“很可能是因为我美貌的外表和高尚的人格魅力。”

Tom哼了一声。“嗯,你检查一下有没有下过毒之类的。”

Hal瞟了他一眼。“哈,它看起来不像是下过毒的样子。”他抓起一根薯条扔向空中,然后用嘴接住了。但Tom看起来却不像平时那么感兴趣。Hal又来了一次,以防对方没看着第一次。

“如果有人想要送我大把的好吃的好穿的,那我可是要笑纳的。”他大声喝着从天而降的可乐,手还捂在胸口上。“Tom,你可不要嫉妒我有成千上万的秘密仰慕者。”

Tom又往他脸上扔了一条油乎乎的毛巾时他一点也不意外。

–––––––––––––

在往大都会旧仓库的一边堆超大一摞碎片的时候,他脑子里还在回想这一天发生的事情。(那也不是他的错--他自告奋勇要把毁灭日扔到太阳里面去,然后“不不不不不灯侠我们不能那么做...噼里啪啦...Duang。”)

不只是早餐,文书工作,围巾和美味午餐的问题。

因为没钱买消音器,他的车总是发出一种可怕的噪音。但今天却神秘地消失了,而且油箱里还有满满一箱油。这种事一辈子都不会发生在他身上的。

之后他在自己的咖啡桌上见到了由阿汤哥本人签名的独行侠头盔复制品*。他才没有迅速戴上头盔然后在客厅里模仿电影里自己最喜欢的镜头呢。绝对没有。

正当他忙着模仿电影镜头时,毁灭日在大都会露面了,而超人却不在地球上。平时的话Hal本不用管这档子事的。

好吧,他怀疑是他的秘密仰慕者把这样一个超级坏蛋弄到了大都会。但是,嗯。

但是他在清扫碎片的时候还是面带微笑。他心情好得不得了,即使是打扫战场他也不在意。今天不会再有什么事可以让他比现在更开心啦。

“嘿灯侠,你可以把这堆碎片和另一堆放在一起吗?如果我再去弄它们的话我的水泡上面都会长水泡了。”

Hal哼了一声,把碎片们聚在了一起。他朝Barry得意一笑。好吧,或许还有一样东西能让今天的他更开心--Barry脸上真诚的微笑令他忍俊不禁。

“真恶心。”

他看见Barry站在离里地面几寸高的天花板上抓着自己的脚踝转了转。

“嘿,你使劲儿在半小时之内跑个几千公里,然后再看看你的脚会成什么样。”

Hal伸了伸胳膊,忽然间身后传来一声巨响。他吓得缩了缩头。一定是那堆该死的东西撞上了整栋大楼。

“他们完美得就像是我的蛋一样。”他弯下胳膊以便更好地欣赏Barry脸上浮现的可爱红晕。惹恼Barry真是太容易啦。这也是他最喜爱的活动之一,所以他并不是在抱怨。

“那是--”Barry发出了一阵古怪的咳嗽声。或许大楼倒塌时他吸进去了太多烟雾。“呃,那只是--”Barry翻了个白眼。看见Barry并没有表示反对的时候Hal笑意更浓了。

“听着,不管怎么说--我要去吃晚饭了,如果你想和我一起去的话。”Barry转移了目光,仿佛很紧张的样子。嗯,Barry又瞥了他一眼,然后说出了一句很有魔力的话。

“我请客。”

好吧,他才不会拒绝闪电侠呢。

–––––––––––––

“哦我的天,我动不了了。你得把我送回海滨城。”

Barry把餐巾纸团成一团砸到了Hal的鼻子上。这个混蛋意图明显。Hal盯着Barry,后者笑出了声。

“闭嘴吧你。我吃了得有你的两倍多呢。或许是三倍的样子。”

Hal笑着靠在了身后的椅背上。

“那倒是,不过你可是大胃王啊Barry。”

Barry翻了个白眼。“那是我新陈代谢速度快,Harold。”

Hal抓起纸巾朝Barry的方向扔了过去。闪电侠在空中轻而易举地接住了纸团。真不公平。

“啊哈,随你的便吧。”他笑着端起自己几乎见底的啤酒杯,棕色的眼睛望向日落海平面的美景。

这是一个好地方。他不知道这是哪儿--就菜单和他刚刚吃下的一大堆美味的意大利面来看--应该是讲意语的地方。这地方正处于水中央。老实说--他眯起眼睛--要不是Barry带自己来的话,这都可以算得上是浪漫了。Barry 是他最好的兄弟,他最爱的伙伴,和他关系最纯洁的...基友。

“你看起来很开心。”

Hal望了望倚在餐桌上的Barry,后者以手托腮,脸上挂着温柔的微笑。这样的凝视使Hal也在座位上扭了扭身子。

“哈-”他摸了摸自己柔软的围巾。“嗯?我不知道啊,我猜我确实过了一天好日子。”

不知怎么的,听了这话Barry笑意更浓了。他把一只手伸进自己随身携带的小背包,然后那大大的蓝眼睛(说真的,太不公平了)睁得更大了。

“噢?你是说,这可能是你过得最棒的20岁生日?”

Hal愣住了。

Barry傻笑着掏出一个透明容器放到他面前,里面装着一个小蛋糕。Hal目不转睛地盯着Barry打开盖子并在正中央插了一根小蜡烛。Hal吸了口气。

“那个人是你!”

Barry咧开嘴笑了,Hal敢打包票对方脸上的酒窝要飞上天了。

“抱歉啦。”

眨眼间Barry就点亮了蜡烛。

“生日快乐,Hal。”

Hal捂住了脸。“我的天呐,我都不知道今天是我的生日。”他移开一根手指怀疑地望着Barry。“你是怎么知道的?”

Barry把他的另一只手从脸上拽下来,看起来很得意。

“几周前你在我家卫生间里面吐的时候把你的驾照落在地毯上了。”Barry说着,大声吸了一口他的圣培露*。“我想那弥补了你对我的浴帘犯下的滔天罪行。”

Hal呻吟一声。“我还以为,我有一个超级秘密仰慕者。”他凑近桌前打量起纸杯蛋糕。蛋糕特别大,但看起来很好吃的样子。Barry发出了一声奇怪的声响,惹得Hal抬头对上了他的目光。

Barry在脸红,而且红得不得了。他可以看到Barry从头红到了脖颈处。有意思。他看见Barry立刻抓过饮料,躲开了他的目光。

“你--有人闯入你的公寓给你留了礼物,而你却只想着‘嗯,看起来合情合理的?’”Barry看起来又尴尬又震惊。Hal自卫似的抱着膀说:“嗯,我只不过是被桌子上我所收到的最棒的礼物分了心而已。”这是个完美的借口。现在回想起来,很显然那人是Barry。谁会给他留下一个全世界最棒的礼物之后还替他锁上门呢?

Barry看起来很得意。“是嘛?你喜欢吗?”

Hal凑了过来。“Bar,因为那个礼物,你现在已经不是讨厌鬼了,你已经上升到了傻瓜阶层了。很接近于‘只是有点儿瘸’了。”

Barry恼了。“喂!”

Hal笑了。Barry简直太可爱了。太令人分心了。海风中摇曳的烛光吸引了他的注意力。

“嗯,好吧,我猜我还可以吃下一个杯糕。”他赶紧警告Barry:“但是不要唱歌!这是我的底线。”

Barry投降似的举起双手。“好吧好吧,明年再说。”

Hal眯起眼睛凑上前深吸一口气--

“等一下!”

--然后僵住了。

“怎么啦?”

Barry突然一本正经起来,他甚至还向前凑了凑身子。

“你得许愿啊。”

他是认真的吗?Barry的眼睛瞪得更大了,他的眉毛紧紧地拧在一起,仿佛要在联盟里来一场激情澎湃的演讲似的。上帝啊,他的确是认真的。

Hal咳嗽了一声,突然间觉得很尴尬。“那好吧。”他迅速思考起自己能想到的最荒谬的愿望...“嗯,我想--”

一只手迅速捂住他的嘴。

“你不能说出来的,Hal。那就不灵了。”

Hal把他的手推到一边。他的脸不知道怎么地变烫了。可能是围巾太暖和了。

“好的老妈。”

Barry微笑着看着他。太不公平了。Barry以自己的方式送了自己完美的一天。这整个儿浪漫的海滩计划。真的很不公平。这一切让他怎么面对自己对于最好的朋友所怀有的满腔爱意呢?他能想到的唯一一个愿望就是--

他低下头,望了望Barry蓝得不可思议的诚挚眼眸,然后又望向蜡烛。他深吸一口气,一次性吹灭了蜡烛。

Barry的手指划过他的手背。Hal望向他。

“你许过愿了?”

Hal的手心突然间就出汗了。

“啊哈,当然。”

Barry笑着拔掉蜡烛。

“太好了。”

Hal无意识地眨眨眼,伸手拿过杯糕。洒满巧克力糖霜的巧克力蛋糕。Barry未免有点太了解自己了。

“只要你不告诉别人的话,它就会实现的。”

Hal皱了皱眉,尽力用一大勺美味蛋糕掩盖住自己的心思。他咽下蛋糕,又瞥了一眼Barry。Barry望向自己的样子--他的眼睛眯成一条缝,仿佛看见自己开心他这一天的工作就有了回报一样--好吧..这使他的胃里又冒出来数不清的疯狂小心思。

“是吗?我猜我不会告诉别人的。”

Barry笑着指了指嘴角。Hal伸出舌头舔掉了嘴边的糖霜。Barry脸颊上的绯红又回来了。他很久没见对方脸红过这么多次了。这使得Barry看起来更美了。Hal犹豫了片刻,但仍伸出手握住了Barry的胳膊。

“谢谢你,Bar。”他真心实意地说。老实说,他不配拥有Barry这样的人,但不管怎么说他感激对方的陪伴。Barry抬手覆上了他的手。

“别客气。”

Hal撤回自己的胳膊,Barry也缓慢地移开了自己的手指--就好像他忘记了两个人在沙滩秘密晚餐上还没正式握手一样。Hal晃晃手指,微微一笑。或许自己心中的小心思还有希望实现呢。Barry翻了个白眼(但令Hal开心的是,速跑者依然红着脸)

“吃你的蛋糕吧。”

【完】

作者说:

(捂脸)我太喜欢他们两个啦!

老规矩,如果你有更或是什么想法的话就上来 @ halbeary.tumblr.com找我吧!我什么都欢迎!

译注:

*In-N-Out Burger:享有“美国唯一一家健康的快餐连锁店”的美誉

*乳酪薯条:'Animal Fries' 由乳酪和洋葱酱和薯条相搭配,是In-N-Out Burger的秘制菜品之一。

*独行侠:Maverick,为汤姆克鲁斯在1986年电影《壮志凌云》中所饰演的主人公麦德林的代号。《壮志凌云》是由派拉蒙影业公司出品,由托尼·斯科特执导、汤姆·克鲁斯、凯莉·麦吉利斯、安东尼·爱德华兹、方·基默领衔主演的励志电影。该片讲述了美国海军飞行员麦德林以自己老飞行员父亲为偶像,几经沉沦,终于奋起,驾驶银鹰,纵横蓝天,最终成为一名优秀飞行员的故事。原文中提到阿汤哥时用的是Mr. Scientology,即山达基先生。山达基教又名科学教,又称科学神教和科学教派等,新兴宗教之一,由美国科幻小说作家L·罗恩·贺伯特(L. Ron Hubbard)(1911年-1986年)在1952年创立的信仰系统,但在中国等国家与地区被认为不合法宗教。因为汤姆克鲁斯信奉该教故以此称呼,译者翻译时直接用了‘阿汤哥’这个更为人熟知的昵称替代。

*圣培露:S.Pellegrino圣培露品牌始于1899年,圣培露含气天然矿泉水源自意大利阿尔卑斯山区,象征意式生活方式。无论身在何处、说何种语言,Live in Italian.

(译注来源于维基百科及百度百科~感谢阅读!qwq)

 

 

评论 ( 11 )
热度 ( 105 )

© 梅语西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