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语西橙

【英语/西语渣翻】主产粮:Stony/Halbarry/AM/Napollya/LC/Superbat/Wondersteve
欧美圈微博@Ciela甜饼

【原创/狼教授/天才捕手AU/清水甜饼】暗夜孤光

暗夜孤光

A spark in the dark

CP:Logan/Charles Xavier

天才捕手AU:小说家!Logan  编辑!Charles

*写在前面:没有老万!没有老万!没有老万!非编辑专业,内含所谓理论都是根据电影以及自己胡诌的!不要较真!!傻白甜ooc小学生文笔,渣翻不会写文感到抱歉!

正文:

     罗根豪利特的前半生漂泊无依,居无定所。他触摸过加州温暖的阳光,也感受过阿拉斯加刺骨的严寒。他曾立于珠峰之巅俯瞰苍生,也曾置身于亚马逊密林里聆听各式兽语与虫鸣。他的足迹踏遍全球,换过的工作数不胜数,但却永远孑然一身。当孤独成为常态,冷漠似乎成了最好的选择。但他却偏生一副古道热肠,无法拒绝他人渴求的目光,哪怕彼此萍水相逢,哪怕从此后会无期。即使被生活以痛相吻,罗根也从未停息前行的步履。一万年太短,来不及舔舐伤口,来不及整理行装。活着就是为了去感受,去奔跑,去享受当下的温存。这是罗根的座右铭,他也一直都是这样去践行的。

    直到某一天清晨,他睁开双眼,忽地发现四肢百骸仿佛都在叫嚣着高嚷着诉说灵魂的渴求。他猛地起身抓过床边的一支铅笔和一个本子,若有所思,目光如炬。笔尖划过洁白的稿纸,留下一行粗犷的痕迹。那些陌生而又熟悉的文字从他的笔下源源不断地涌出。他们欢快地跳跃着,舞动着,呼朋引伴,好不热闹。罗根的灵魂仿佛突然有了依托,粗犷豪放的文字下他那颗历经沧桑的心鲜活地跳动,仿佛寒夜里悄然绽放的梅花,灼灼其华。就像是突然间打开了一个闸口,他内心里积蓄已久的丰富情感争先恐后地流泻而出,带着新生的喜悦,微笑着打量这陌生的周遭。原本空荡荡的稿纸已被填得满满当当,文字们摩肩接踵,有时还会挤成一团。被划去的段落暗自垂泪,而被留下的则喜形于色,骄傲地挺起胸脯。罗根着迷地望着他的新朋友们,往日孤寂的心灵忽逢甘霖天降,喜悦自是难以言表。一个陌生而新奇的想法怦怦敲击着他的心脏,令他难获片刻安宁。写一本书,写一本属于自己的书。毕竟他有那么多故事可以讲,又那么多情感可以抒发。梦想的种子就这样悄然萌发,仿佛灯塔指引孤帆开启崭新的航程。

~~~~~

    难得清闲的一个夜晚。已经整整加了三天班的天才编辑查尔斯泽维尔决定到自己最爱的那家小酒馆去放纵一番。他点了一杯马提尼,微笑着倚在柜台处打量着周遭的众人。小酒馆是社会的缩影,在这里你可以窥见众生百态;小酒馆又是理想的伊甸,在这里你可以远离尘世,一醉方休。查尔斯的目光越过半个房间,锁定在了后方角落里一个魁梧的男人身上。在纵情欢饮的人群当中他显得是如此与众不同。昏黄的灯光晕染了出他粗犷的眉眼,嘴角漾起的微笑出卖了他此刻的好心情,而紧身的白色工装背心则勾勒出他令人艳羡的好身材。但这都不是他吸引查尔斯视线的理由,令他着迷的是男人伏案奋笔疾书时那认真的模样。那份温柔的专注令他不觉迈开了步子,磁石般被对方吸引。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他已经来到了那人身边。沉浸在自己世界里的男人显然没有注意到这位不速之客,他仍不知疲倦地写着,飞动的笔尖和着轻快的爵士舞出无名的优雅。如此奇异的组合,又如此相得益彰。查尔斯的目光落在男人辛勤耕耘的稿纸上,一行行粗犷豪放的文字映入眼帘:

     我们生来赤裸,了无依托。跑不及鹿兔,高不及鸟鹰,凶不及虎豹。既非圣贤,又无完人。唯战战兢兢苟活于世,或不懈求索,或与世无争,萧然一生,以致归于尘土,止于朽骨。

    “好寂寞的人啊!”查尔斯情不自禁地脱口而出。奋笔疾书的男人身形一顿,停下了笔。凶神恶煞般抬起头,目光相遇的那一刻却忽地温柔了眉眼。他假意咳了一声,不动声色地敛眉转移了目光:“Go fuck yourself.”查尔斯这才意识到自己的失态。但他瞧着男人刻意摆出来的冷硬样子(活像一只闹别扭的哈士奇),还是没忍住笑出了声。他没理会自己受到的冷遇,一屁股坐在了男人对面。“我是查尔斯,抱歉刚刚冒犯了你。我只是觉得你的文字很特别,好像特别地寂寞。”查尔斯一本正经地说,蓝眼睛里写满了真诚。男人低头抿了口冰啤酒,没有说话。“我能看看其他部分吗?就当是满足一下我小小的好奇心?”查尔斯故意颤着声线,湖蓝色的眼眸里写满了渴求。两片丰润的唇瓣紧紧抿着,显得真挚而又诚恳。男人挑挑眉,嘴角一抽,还是一言不发。查尔斯就当他是默认了,随手拿起其他的手稿,一头扎了进去。

    男人的笔触仿佛扎根深涧的古松,苍劲挺拔,带着一股子不羁与倔强,但却又有一种说不出的寂寞。又仿佛是在看一部黑白电影,对白情节都很精巧,却终因为片中斯人已逝而惹人伤悲。这应当是一部自传体的小说,文中的主人公与眼前的男人气质相仿,其经历也描写得有血有肉,令人欲罢不能。查尔斯偷偷瞥向对面默然独饮的男人,转了转眼睛,一个大胆的主意渐次清晰。

   “嗯,你好?”他伸出手晃了晃以吸引对方的注意力。“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请问你是?”“罗根。”男人放下酒杯,不疾不徐地吐出了一个单词。“嗯,罗根你好,很高兴认识你。我叫查尔斯,刚刚和你说过啦。”他紧张地笑笑,“我看了这几章,喜欢得不得了。请问你还有其他手稿吗?”查尔斯殷切地望向他。杯子里的啤酒已经见底了,罗根不禁觉得渴的不行。“你问这做什么?”他警惕地打量着眼前的不速之客。“我想看完全文,如果你愿意的话,我想把它出版,让更多人看到这部特别的作品。”查尔斯勇敢地迎上对方凌厉的目光,仿佛一个等待老师训话的小男孩。他感觉自己的手心里已经开始出汗了。罗根一开始没有反应过来,过了好一会儿才咀嚼出查尔斯的意思。“你想要出版它?”两条虬结的眉毛纠缠在一起,拧出一个迷惑的神情。“是的,我正好是一个出版社的编辑。”查尔斯迅速答道。他看起来诚恳而又可靠,带着苏格兰口音的英语听起来也很俏皮。“你不会是喝多了来寻我开心吧?”习惯了独来独往的罗根还是不愿轻信他人。“不不不,这回我可没喝醉!”小个子男人急了,右手伸进风衣口袋里急切地翻找些什么。“啊你看,这是我的名片。”半晌之后他终于找到了一张薄卡片,献宝一般递到罗根手里。罗根接过卡片:查尔斯.泽维尔,Westchester 出版社。

     或许是对方的神情太过认真,又或许是那颗破土而出的幼苗在蠢蠢欲动,罗根终于动摇了。“我的家里还有其他章节,不过这本书还没写完,大概月底可以完结。”他状似随意地说。查尔斯不禁喜形于色:“那太好了!那我可以去你家里看吗?或者你来我家里写?呃,我是说...”瞥见罗根挑起的眉毛和玩味的表情,他不由得脸红了。“我是说,这样也方便工作嘛。”他心虚地转移了目光,声音也弱了下来。见他那副狼狈模样怪可怜的,罗根忍不住笑出了声。“好吧,就依你。”他感觉自己空虚的心灵忽然间被占满了。一股奇异的战栗拂过他的背脊,划过他的唇边,漾起一个优美的弧度。查尔斯不由得看呆了。“噢,那真是太好了,那就去我家吧,离这儿特别近。咱们可以先去你那里取书稿,然后再回我家...”他白皙的脸颊不觉染上了绯红。“好。”罗根微笑着注视着他,“那就祝我们以后合作愉快咯?”他举起空杯向查尔斯示意。查尔斯匆忙碰过杯壁别开那深邃的目光。“合作愉快。”

~~~~~

     罗根住进查尔斯家已经有些时日了。白天的时候他闷在家里写稿子,查尔斯到公司去上班。晚上的时候罗根会骑着自己的哈雷摩托去接查尔斯回家。两人或是会在路上停下来进一家小店随意吃些什么,或是会去超市买些原材料回家,由罗根掌勺烧菜,口感也不输那些大厨。独自生活的人总是要掌握些特定的生活技巧嘛。原本以为自己一个人惯了,会不习惯有人在身边的日子。但罗根发现查尔斯仿佛有一种神奇的魔力,令他心甘情愿地与之分享自己的生活。不知不觉就到了月底。

      "所以说,这一天终于来了。"罗根面色凝重,沉声说道。"是啊,我已经等了很久了。"查尔斯已经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以至于声音都在微微颤抖。"你准备好了吗?"他紧张地望向罗根。"嗯。"后者递给他一个坚定的眼神,"随时都可以开始。"罗根灼热的目光仿佛瞬间升高了室温,令查尔斯不觉红了脸。他稳了稳心神,想着还是要给对方提个醒的,毕竟是第一次。"这个过程可能会很痛苦,你要做好心理准备。"他犹豫了一下。"没关系,我不怕疼。"罗根微微一笑,眸子暗了暗。"那就好。你没什么经验,不过别担心,有我在呢。"查尔斯安慰道。罗根点点头:"好,我信你。"我们的天才编辑终于下定了决心:"那我们就开始吧!"他说着拿起了桌上的书稿,"第一章前面的部分还是很棒的,不过你看这里......"

     正如查尔斯所说,改稿真的是一个艰难而痛苦的过程。那枝红色的铅笔仿佛一个残酷的刽子手般磨刀霍霍,稿纸上的文字们瑟瑟发抖抱成一团,等待接受最后的审判。两人平时相敬如宾,但涉及到原则问题可是针锋相对,面红耳赤的争执已是家常便饭。"这一段你是要写詹姆斯去一家小酒馆喝酒,对吧?"查尔斯目不转睛地盯着罗根。"对。"罗根紧紧抿住唇。"所以你就花了将近五十页来描写乔伊斯当年在这个小酒馆的逸事?你要写的是主角詹姆斯的故事,为什么要花这么大篇幅写一个不相干的爱尔兰作家呢?"查尔斯漂亮的蓝眼睛里满是疑虑。"我喜欢乔伊斯。"罗根瘪了瘪嘴。查尔斯翻了个无声的白眼。"罗根,你写的是詹姆斯的故事,这些冗余的内容只会让你的小说失去重点。"红铅笔毫不留情地划掉了豪饮的乔伊斯和他美丽的酒保妻子。罗根脸色难看了几分。"还有这里,"红铅笔指指另一页,"你是想写詹姆斯终于厌弃了迎合周遭人群的想法,而是选择了孤独地找寻真我,对吧?""嗯。"罗根面无表情地点点头。"呃,他就没有内心的挣扎吗?就这样干脆地、斩钉截铁地和过去决裂?"查尔斯一脸难以置信。"没有。"罗根赌气似的说,"就一夜起来突然想明白了。""罗根,"查尔斯垮下肩几乎要笑出声来,"这是不合逻辑的,人总是要有内心的挣扎的。""人本身就是不合逻辑的。"罗根强词夺理道。"......"查尔斯翻了个白眼,心里清楚新一轮艰难的争论又要开始了。

     查尔斯发现罗根是个很有趣的人。他有时候会特别好说话,查尔斯一提出来他就会修改。但有的时候他又会异常固执,即使查尔斯和他磨上几天也不会同意。这毕竟是罗根的小说,查尔斯很尊重他的意愿,但也希望能尽自己所能将它以最佳形式出版。所以他会在某些时候极力据理力争,比如说现在。他和罗根已经为了一段外貌描写争执了一个钟头了。

    突然间,他的目光越过层层人群,穿过空气中弥漫的雪茄烟雾,终于抵达车厢尽头的一位女人身上。她有着这世上最美的一双柔唇,饱满丰润,明艳端丽,泛着珍珠粉的光泽,亮晶晶红艳艳的,好似清晨沾满朝露的玫瑰花瓣,好似山野间妖冶绽放的曼珠沙华。它比朝霞更艳丽,比夕阳更热烈,比珊瑚更耀眼,比红更红。它红得肆意,红得浓重,红得魅惑,红得不管不顾,红得惹人歇斯底里只为一吻芳泽。

    这是主角詹姆斯和他的一生挚爱艾琳邂逅的场景。艾琳对于詹姆斯具有特殊意义,是全书中最为重要的角色之一。查尔斯可以理解罗根对于艾琳的执念,但是真的有必要花这么多笔墨描写她的红嘴唇吗?

    查尔斯第不知道多少次试着和罗根努力讲道理。"你看,我也知道艾琳很重要,我也理解你想要着重描写她的心思,"他诚恳地说,"但你的小说通篇都充满了各式各样的修辞和繁复优美的句子,为了凸显艾琳的重要性,你更应该反其道而行之,删繁就简,才更能烘托出她在作品中的地位。"查尔斯好言相劝。"我知道。"罗根讷讷地说。"那你为什么坚持不删掉这一段呢?"查尔斯迷惑不已:难道对方是故意在和自己对着干?"因为,"罗根忽地抬起头,深邃的眼眸里似有星子闪烁,"那其实是你的嘴唇。"查尔斯愣愣地望着他,不自觉张大了嘴。过了好久他才真正明白罗根的意思,白皙的脸颊瞬间升温,美丽的蓝眼睛里满是难以置信。向来伶牙俐齿的他竟凑不出一句完整的话。"你是说,我像女人?""查查!"罗根预料了很多种答案,却没成想对方会是这种反应。"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他眼含笑意,粗犷的眉目温柔得不像话。"那,"查尔斯别开了目光,终于找回了神智,"你想试试它吗?"天才编辑的蓝眼睛闪着狡黠的光,那双被赞美的柔唇不动声色地挽起一个好看的弧度。"听起来是个不错的主意。"半路作家猛地拦住了小个子男人的腰窝,以吻封缄。"唔-罗根,等一下..."查尔斯忽然想起了什么,推了推罗根的胸口。"怎么啦?"罗根很不情愿地松开了对方水亮的唇瓣。"呃,那段描写你还删不删呀?"蓝眼睛里满是认真。罗根忍不住笑出了声。"查查你是认真的?在这种时候?"不等查尔斯开口罗根便又吻住了他。工作嘛,来日方长。

~~~~~

    有了爱情的滋润,此后的日子两人过得风生水起。不仅工作效率更高了,精神面貌上也愈加容光焕发。其实和以前的生活也并没有什么太大的不同,只不过有些事情更加顺理成章了而已。工作的时候两个人的语气都柔和了几分,外出的时候两人理所应当地牵着手,唇边的笑意也明媚得刺眼。

    经过了数不清的日夜奋斗与唇枪舌战,罗根的小说终于迎来了完稿的一天。查尔斯倚在罗根怀里,欣慰地打量着桌上的书稿,仿佛是在欣赏自家的孩子。“查查,我想再加一段话。”罗根摸着爱人柔软的头发,忽然开口。“什么?”查尔斯猛地抬起头,几乎要跳起来。“还加?那我们又会再弄个两三年,然后就永远都搞不完了!”“不会的。”罗根笑着递给他早已准备好的稿纸。

献给查尔斯泽维尔

是你

使暗夜里的孤光

找到归宿

    查尔斯的眼眶不觉有些湿润。“编辑的名字不应该出现在扉页里的。”他不好意思地说。“你不一样,你是家属。”罗根调笑道。查尔斯轻捶了一下他的胸口,脸上却写满了幸福。“嗯。所以你真的不打算换一个题目了吗?我觉得现有的题目似乎没有很好地体现小说的主题,也并不是特别能吸引读者的注意力。”犹豫再三,查尔斯还是开了口。“我倒是有一个,不过你不会喜欢的。”罗根挠了挠头。“说来听听。”查尔斯鼓励道。罗根顺手抓过手边的铅笔,刷刷写下了几个龙飞凤舞的单词。查尔斯的脸上浮现出满意的微笑。“就这个吧!”

   A spark in the dark上市首周就取得了不俗的销量。罗根也瞬间从一位名不见经传的写手成为了畅销书作家。但罗根本人却并不是很在意他人的评价,他只想和查尔斯一道继续书写更多的传奇,书写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传奇。

【完】

(感谢阅读!qwq)

评论 ( 15 )
热度 ( 18 )

© 梅语西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