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语西橙

【英语/西语渣翻】主产粮:Stony/Halbarry/AM/Napollya/LC/Superbat/Wondersteve
欧美圈微博@Ciela甜饼

【元宵节贺文/授权翻译/Halbarry/清水小甜饼】忘记给男朋友打电话之后...

Forgetting to Call

忘记给男朋友打电话之后...

原文作者:CasuallyDC

原文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9451979

作者授权:

译者说:大概是小情侣秀恩爱的日常~不好吃都是我的锅(土下座....还有我没爬墙!!!

还有我的全部绿红翻译戳 Ciela甜饼 tag就可以看到!qwq

Summary:

长时间出差的Hal忘记给Barry打电话了。速跑者因此很不高兴。

正文:

   Hal到达中心城的时候才刚过午夜。平时宁静的城市(呃,相对宁静吧,无赖帮要是不来捣乱的话)这会儿早已进入安详的梦乡。Hal摘下灯戒,隐去了灯团制服。那件属于父亲的飞行员夹克露了出来。灯侠双手插进口袋。夜晚很清新,他却已精疲力竭。自己上一次踏上地球表面是什么时候?三周前还是四周前?当你身处战场就很难留有时间概念。而且也使得他很难联系他的....男朋友(?)亦或是最好的朋友Barry。他曾向Brry保证这次自己会实时汇报行踪。一开始的时候Hal是信守承诺的。但该死的,Hal被海滨城的账单搞得焦头烂额,至于说星际通讯那就更少了。在Barry那儿签到几次后他就关了网。

   但Barry也比一般人更能了解人有时候就是会消失的。Barry ·困于神速力·Allen真的没法怪罪Hal--Hal·忘记向他小男友报平安·Jordan。不管怎么说吧,Barry在接受这一关系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了自己今后的处境。他们的友谊也是这样的:大场面的时候Hal出马正常应付,其他时候他就躲到一边偷懒。时刻监管自己的扇区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不必要的签到就得适时牺牲。

  Hal拐了个弯,朝一条小巷子走去。虽说这令他多走了几个街区,但那也强于让一个路人知晓自己的身份和目的地。他并不是真的怀疑有人尾随自己,只不过碰巧听了Bruce半真半假的怒骂--对方称自己给陌生人带路,糟的时候还会直接把人领到家。

   Hal因为绕远路经过了一个便利店。灯侠精神一振,想着自己不能就这样空着手突然出现在Barry家里。于是他迅速钻进便利店,买了一打苏打水,几个蛋白棒,还有几袋,嗯几袋薯片。售货员挑挑眉。

“饿坏了吧?”她哂笑着装满了第三个购物袋。Hal倚在收银台处笑了笑想要拖延时间,以便自己在头脑里搜刮出这么晚买一堆垃圾食品回家的好理由。

“这是给一个朋友买的。小伙子一喝醉就饿得不行。”

“今天是星期三。你的朋友平时在周中的时候也喝醉酒吗?”

   Hal耸耸肩,用自己最后一张能用的银行卡付了账,然后拎着袋子出了门。走之前他还向女售货员挥了挥手。

    10分钟之后,Hal已经站在Barry公寓门口了。他一只手拎袋子,另一只手伸进门垫下摸备用钥匙。并没有摸到钥匙的Hal又摸了摸门框上面,也没有。他叹了口气戴上了灯戒,制服显现出来。Hal飘了起来,发现备用钥匙卡在了天花板和拱顶之间。他落到地上开了门,拎着几个窸窣作响的塑料袋悄悄溜了进去。

   一进屋Hal就小心翼翼地关上了门,生怕弄出什么声响。Hal把灯戒塞进外套口袋里,然后把袋子扔在了一旁。不一会儿他就倚在了主卧室的门口。

  他看到Barry睡得正香。纠缠在身上的毯子上下起伏着,出卖了他平稳有序的呼吸。整个房间都笼罩着从远窗透进的黎明前的曙光,煞是绚丽。那图景是如此祥和,以致于Hal几乎心存愧疚,不愿打破这宁静。他信步走进卧室,把兜里的灯戒放在了床头柜上(Barry戒指的右边)。Hal脱下外套和鞋子,躺在了Barry身后。速跑者呻吟一声转过身面朝入侵者。

“嗯。你都没打电话,”Barry嘟囔着,声音里透着一股浓重的睡意。他困倦地朝Hal眨眨眼睛,努力做出一副怒目而视的样子。Hal笑了,这惹得Barry也露出了一个慵懒的微笑,刚刚那副凶神恶煞的模样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Barry,my boy,看见你我真高兴。”一只手搭上速跑者的腰窝,同时一条大腿也挤进了他的双腿间。

“你还穿着牛仔裤呢,”Barry不满地皱起眉,抽出了自己的腿。“你已经六周没给我打过电话了,然后还把穿牛仔裤的腿搭在我身上。”他抱怨道。Hal哼了一声脱下了裤子,把它扔到了床的另一边。之后他又试图与Barry的两条腿纠缠在一起。这回Barry顺从地靠近了他。

“真的有六周了吗?”Hal悄声说着,手指还不停地在速跑者的背上画圈圈。在分开了这么久之后,Barry的洗发香波满溢着家的味道,惹得Hal埋在速跑者的发丝里嗅个不停。

“五周半了!”Barry改口道。“手往上点儿。”他的口吻不容拒绝。Hal的手指随意地覆上了速跑者的后颈,而且揉得比刚才还使劲。Hal的服务令Barry满意地哼哼起来。

“喂喂喂别这样!我觉得楼下那个可爱的老奶奶可受不了一个速跑者从天花板上掉下来。”

“我才掉不下去呢,我可是知道。”但Barry也不再振动了,只是满足地把头埋进了Hal的颈窝。“我想死你了。跟你说过要打电话的。”他贴着灯侠的皮肤含混不清地说。Hal的心都化了。Barry一直不善言辞,他更喜欢迅速解决矛盾而不是静下来慢慢谈。但现在,睡眼惺忪的速跑者向他爱冲动的傻男友徐徐道出了心底的脆弱。

“我知道,小巴。我应该向你签到的。”Hal又开始揉他的脖颈。他半真半假地希望Barry能向自己兴师问罪,但对方只是搂住了他的腰。“我被任务缠得脱不开身。作为灯侠,任务特别多。但我还是应该打电话的。”

“我都快要以为你已经不在了,还想着要和Snart喝一杯呢。”Hal想抽身的时候Barry抱紧了他。

“你不会的!”

   Barry得意地笑了。“我也会的。”

“你甚至都喝不醉!”听到Barry想要背叛自己Hal恼了,开始挠他的头。Hal留意到Barry又开始振动了,但他假装没看见。

“那有什么关系呢,有这想法就够了。”Barry嘟囔道。

“酒才不是这么喝的呢,”Hal皱起眉,“而且,你是因为太想我了。你以为我死了不代表我真的死了啊!我会回到你身边给你惹麻烦而不是和你睡觉。我会打断你们的约会,把你所有的干净袜子都藏起来,还会用酷爱饮料*换掉你实验室所有的化学试剂。”

“嗯,那你也是我最喜欢的大麻烦。你找到钥匙了吧?”Hal因为Barry的冷漠哼了一声,但速跑者的话倒是提醒了他。

“那该死的钥匙又是怎么回事?我用灯戒才够到它。真是个怪主意,Allen。”

Barry推开灯侠,笑着抬起头。“不奇怪呀,那是给你留的,所以除了你别人都很难够到钥匙。”

“嗯,我,Clark,Diana,Bruce,或者别的绿灯侠都能拿到钥匙--说真的,随便什么人有个梯子就能够到。藏好你的钥匙,小巴。”

“好吧,那我以后不留钥匙了。”Barry抱怨道。他离开Hal的怀抱滚到一旁背对着灯侠。“反正你也不打电话。”尽管是开玩笑的,但Barry真的很担心失联的Hal。Hal呻吟一声搂着Barry的腰把人拽到身前,然后把脸紧紧地埋在了速跑者的脖颈处。

“嘿,过来点儿。如果你真醒了的话就不会这么轻易生我的气了。”那可不对。Barry现在可是清醒得要命,因为Hal最后回到了地球上。要不是他自制力强,速跑者早就兴奋得电光四射了。但他才不会和Hal说呢。Barry软下身子假装睡着了。

“别这样,”Hal的指甲轻轻滑过Barry的身侧。他偶然发现私底下Barry其实特别怕痒。他从没想过要利用这弱点,直到此刻。速跑者倏地睁开眼睛瞬移到了房间另一头。他双手环胸,紧紧地抿着唇。

“真粗鲁。”

“这是你逼我的,宝贝,”Hal唱着歌儿似的说。灯侠舒展开全身,双手背过后脑。

“想要谈谈吗?还是你就这样一直噘着嘴?”

 “我没噘嘴。”Barry回击道。他停下来撅起嘴,又继续说:“但说真的,下次打个电话吧。如果你走前不打电话的话,也起码提前来我房间报个到。我知道咱们两个都不想打扰对方的另一项工作,但我想知道你没事。我想知道我是不是应该在门外留个钥匙之类的。”

   Barry开口的时候Hal起身盘起腿,全程一言不发。Hal并没有听进去多少Barry话里的讽刺--这可是Barry啊:即使身为闪电侠和前女友存在交集,他还是向对方假传自己的死讯;他时不时地就会迷失于宇宙时空能量维度里;为了支持老友他总是回避私人冲突;他宁愿隐瞒自己的死讯也不愿意告诉自己的爱人。这样的Barry现在正站在他面前,因为自己没打电话而生着闷气。Hal听地很认真。Barry说完话后,他清了清嗓子。

“我听你的话,小巴,真的。但我可不希望把你和我的另一份工作分裂开。你是我那份工作里的一部分。绿灯侠和闪电侠搭档工作。所以别那么说。但确实,我应该打电话的。你看这样行吗?我离开地球的时候给你打电话;要是我的任务比预期时间长的话,也给你打电话;我回来的时候还给你打个电话。行吗?”或许Hal这会儿夸夸其谈的样子像个伪君子,而且在他和Barry的这段关系里,他勉强度日,总是以玩世不恭的态度对待责任。但就是这样:他有能力解决麻烦。他希望自己和Barry有一段稳定的关系。

   Barry点点头,不再蹙眉了。

“公平起见,如果你进入神速力的话也要通知我一声,而且最好把你的钥匙藏在一个好地方。你知道的,我不想进门后发现 Leonard Snart在你床上。”

   一听这话,Barry忍不住笑出了声。他放下胳膊。“Snart还真是把你迷得不行啊。我刚刚说要离开你去找他只是在开玩笑啦。”Hal眨眼间Barry已经回到了床上,他的头倚在灯侠的大腿上。

“我才没有迷上Snart呢!都怪你把他的名字塞进我的脑袋里。”Hal说着挠起Barry的发丝。在Hal的碰触下Barry又开始振动了。但Hal也没说他。不过这倒提醒了灯侠:“听完这个你可别震到地上去--我买了零食,但其中一瓶苏打水是我的,你别打它的主意。”

  Barry笑着亲了口Hal的膝盖。“你用这个来谢罪吗?”快要滑到灯侠身侧的Barry坐起身依偎在了Hal的臂弯里。他的头也顺势倚在了对方胸口。

“有点儿这个意思。人们总是会更容易地原谅一个带着零食的人。”Hal耸耸肩。

“你想让我把零食拿来嘛?”

“我想睡觉了,”Barry嘟囔道。“我明天得工作,毕竟今天才星期三。”

“好吧,便利店的售货员也这么说。”

“啥?”

“没啥。睡吧,我一直待到明天早上。”Hal吻了吻Barry的头顶。几秒钟之后Hal俯身在速跑者耳边轻语:“但说真的,要是我醒来发现我的苏打水没了,我跟你没完。”

【完】

* Kool-Aid

酷爱牌饮料(Kool-Aid),一种以儿童为销售对象的饮料,颜色和口味都十分吸引儿童,而且饮料的颜色会变色。

 (感谢阅读!笔芯!)

评论 ( 2 )
热度 ( 126 )

© 梅语西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