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语西橙

【英语/西语渣翻】主产粮:Stony/Halbarry/AM/Napollya/LC/Superbat/Wondersteve
欧美圈微博@Ciela甜饼

【春节贺文/授权翻译/Napollya/清水小甜饼】圣诞快乐,Cowboy

Merry Christmas, Cowboy

原文作者:nerdytardis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9066496

作者授权:


Summary:

Illya努力强迫Napoleon领悟圣诞精神。

其实也就是假期里发生的一些可爱小事儿。

作者说:赠 arose7575。

送给我最棒的朋友Ally!圣诞快乐,ily!(抱歉有点儿晚了)

译者说:春节贺文拖到了现在才搞完...本篇更像是美苏无差~~qwq

正文:

“那是啥?”

“一棵圣诞树。”

“为啥我的公寓里会有一棵圣诞树?”

Illya有些恼怒地盯着客厅另一头的Napoleon。“因为今天是圣诞节。”

Napoleon挑了挑眉,盯着眼前高挑瘦削的圣诞树瞧,正好瞥见融雪飘到了他锃亮的硬木地板上,化为了一摊水迹。“它的松针会掉得到处都是。”

“那不是重点Cowboy,”Illya翻了个白眼,脱下自己沾满了雪花的外套。“它很喜庆的。”

“要是我不想要喜庆呢?”Napoleon说着,接过Illya的外套挂在了门口的挂钩上。

“那你太差劲了。”

Napoleon抱着胳膊盯着Illya摘手套脱靴子。“所以你要强迫我领悟圣诞精神?”

Illya看着他得意地笑了。“对的。”

“当然啦,”Napoleon晃晃脑袋,“是不是Gaby唆使你玩得这把戏?”

“我-”Illya咬着嘴唇停了一下,想要弥补自己的过失,“她也不想让你圣诞节的时候不开心。”

Napoleon的眉毛紧紧地揪成一团。“她为什么会这么想?”

支吾了一分钟,Illya终于组织好了语言。“像你这样多愁善感的美国人应该和家人团聚的时候你却待在大公寓里孤身一人。”Illya耸耸肩,转移了视线,退到圣诞树旁。

Illya的双颊变烫了,他意识到自己又犯错了。他开始摆弄自己的衬衫一角。“要是太过了,我会把它拿走的。”

“不用。”Napoleon走了过来,又打量起那棵树。“我觉得我开始对它感兴趣了。”他回望Illya。“虽说它上面还没什么装饰品。”

Illya情不自禁地笑了,他沉迷于Napoleon给自己的那个微笑。

“你有什么东西来装饰它吗?”Napoleon问道。他环顾四周,已经开始琢磨怎样时髦地装饰这棵树了。

“没有,”Illya说,“我只想着怎么在圣诞节前一周在纽约找一棵树了。”

Napoleon点点头,无视了Illya的话。“嗯,要是没有装饰的话那可就不是圣诞树了。”

“随你怎么说吧 Cowboy。”Illya看着Napoleon把圣诞树挪了一点点,摆出最佳角度。他喜欢看Napoleon工作。无论Napoleon想要做什么,他总是聚精会神,但即使这样也无法使之失去天然的魅力。

他迅速移开了目光,忍不住自责。他不应该盯着看的,那不是他的地方。

“那我们得出去买点儿装饰品什么的。”Napoleon说着,从Illya身边走过,伸手取下外套。

“我们?”

Napoleon看了他一眼。“是你强迫我领悟圣诞精神的,如果你想让我过得喜庆点儿的话,那我要上等的装饰品和华丽的金箔。”

Illya摇摇头,但还是老老实实地穿上了外套。“我知道这不太容易,因为你以前从没这样过。”

Napoleon笑着说:“那也是我的一种魅力。”

Illya竟无言以对。

他恼怒地抓过自己的毛线帽,努力套在Napoleon头上。后者疑惑地望着他。

“外面特别冷,”Illya说,“而且我知道你肯定没帽子。”

“那你不用吗?”Napoleon的目光在栗色毛线帽和Illya身上迅速逡巡。

“我是俄国人,没事。”Illya走过去,无视了Napoleon的反抗把帽子拉到了他的耳朵那儿。

“这会毁了我的发型的。”Napoleon抱怨道。

Illya得意地对他笑了笑,“你一会儿会感谢我的。”当他意识到两个人站得有多近的时候他的笑容僵住了。他距离Napoleon那张噘着嘴的可爱脸颊只有毫厘之差。

Illya轻而易举地就可以俯身--

“好吧Peril,我会戴那个帽子,但有一个条件。”

Illya眨眨眼睛回过神来,他在脑内踢了自己一脚。他已经挣扎于这种想法一周了,但Napoleon总是帮倒忙。对方似乎越来越满足于自己的陪伴。

“什么条件?”Illya努力令自己听起来没那么感兴趣,用以掩盖自己飞速的心跳。

“你今晚得和我一起吃晚饭。”

Illya眨眨眼睛,僵住了。“啥-为啥?”

Napoleon耸耸肩。“因为那是个好主意,而且我也不想再一个人做饭吃了。”他最后转身开门要出去,Illya迅速跟上他。

他们到城里的时候街道上早已挤满了冒着刺骨严寒出来购物的人们。Napoleon拽着Illya穿梭于各大商店,搜寻装饰品和彩灯。他的眼里闪着兴奋的光芒。

即使是Illya后来也累得不行,那颂歌快要把他搞疯了。但他仍然老老实实地跟在Napoleon身后,甚至还帮他提东西。

Illya甚至还向一位和Napoleon迅速成为朋友的售货员小姐嘟囔了一句“圣诞快乐。”他就像明星一样。每踏进一间屋子,他总是能成为众人目光的焦点。

Illya快要被他的光芒晃瞎了,但他还是情不自禁地凝视对方。

在差点儿掀翻了圣诞毛衣的展台后,Illya终于忍不住在心里骂了起来。“你真的还没买够吗?”发觉Napoleon在盯着一个阔气的星星看时,他终于问出口。“我还以为你不想庆祝呢。”

“刚才是你把这个主意塞进我脑袋里的,”Napoleon盯着他说,“现在,我过得很开心。”

Illya恼怒地举起了手里提着的袋子。“我能看出来。”

Napoleon温柔的目光慢慢融化了Illya的心。“好吧Peril,”他说,“我猜咱们这一天结束了。”

在返回Napoleon公寓的路上,天空中又开始稀稀落落地飘起了雪花。Illya停住脚步,抬头望了望天空,笑了。雪花降临城市之景总是美不胜收的。它们映着五光十色的灯光飘落到地面上。

当他把视线从空中移开时,他发现Napoleon又开始那样温柔地望着自己了。Illya沉浸在他的目光之中。两人对视片刻,紧张感蔓延在彼此狭小的空间。直到街对面一个朝着出租车吼叫的男人打破了这一刻。

Napoleon逃开Illya的目光,一言不发地继续向前走。

Illya试图把刚刚那一刻和其他时刻一起锁在记忆里。他的希望很有可能会落空,但似乎他与Napoleon的关系变得更亲密了。他从来都什么也不说;他害怕这只是自己的幻想,他害怕被自己的希望所击溃。但对他而言忽略这一切愈加困难,因为那种讨厌的情感愈演愈烈。

他们安静地走过了几个街区。这种静默吞噬了Illya,直到他想起来呼吸。就像是他们在罗马城上方的阳台上一起执行任务的时候那中友善的静默。

路上跑过几个小孩子在新雪上胡乱地滑着,彼此嬉闹不休。Napoleon饶有兴趣地注视着他们手拉着手滑冰。

“我都想不起来上一次滑冰是什么时候了。”看着孩子们滑到在街上,他迫切地说。

Illya望着他,爱死了对方沉浸在回忆里时那温柔的表情。

“我们也可以来这个。”他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

“真的吗?”

Illya只是点点头。能看到Napoleon兴奋的脸庞做什么都值得。

Napoleon捉住Illya的手,拖着他追逐那些孩子们的脚步。

他们一路追到了滑冰场。那是公园里的一个小湖,远离主要的走道。Napoleon一见到它就笑了。他径直走向孩子们想要借两双冰鞋。

孩子们笑着用冰鞋换了一美元,然后跑去玩雪了,只剩下Illya和Napoleon坐在覆雪的草地上穿冰鞋。Illya把包和鞋子放在了身旁的一块岩石上,然后谨慎地踏上冰面。

Napoleon跟在他身后,大笑着试图保持平衡。“Gaby看到这个的话会说什么呢?”说着,他摇摇晃晃地前进了一步。

“她会嘲笑我们,然后展示一个我们两个从没见过的高超滑冰技巧。”Illya说着,也向前滑了一步。

“你是对的。”Napoleon笑着画出一个小圈。“我以前滑得可好啦。”说着,他缓慢地退到Illya身边,而后者正谨慎地向更远处的池塘迈步。

“我哥哥-”Napoleon正要开口,笑容却消失了。Illya迅速别过头去。Napoleon很少谈及自己的家人,除非他真的喝醉了。但即使那时候,他也只会抱怨一下父母或是那些上流社会的朋友。

“我知道的,Cowboy。”Illya悄声说。他滑到一旁,仿佛在做别的事而不是盯着Napoleon瞧。

Napoleon稍稍叹了口气作为回应。大雪把一切都染成了白色。两人就那样尽情滑着,静默在彼此间流淌。

Napoleon稍稍后退,想要炫耀自己的技巧。他嘲笑Illya脸上的表情,脚下却开始打滑。他不禁手忙脚乱地想要保持平衡,但最后却揪住了Illya的外套。

两个人现在红着脸摔在了一起,Napoleon温暖的呼吸打在Illya的脸上。时间仿佛放慢了脚步。

他可以看到雪花落在Napoleon的睫毛和嘴唇上,他的头毛也从帽子下窜出几根,看起来美极了。

“Illya-”Napoleon声音轻柔,呼出的气息打在两个人之间。“谢谢你。”

“为什么?”Illya对他眨眨眼。

Napoleon移开了目光,然后又与他对视,这次他的目光里有着偷窥的意味。“因为你让我记起来圣诞节是什么样的。”

Illya疑惑地皱起眉。

“我过去很喜欢圣诞节,”Napoleon说。他的声音几近耳语,但却如几英尺远处的铃声一般清晰。“但是在打仗时--”他的声音颤了颤,但目光却很坚定。“我在我的文件上造假了,你知道的,我出国的时候还不到15岁。”

Illya紧紧搂住他,支持着他。

“当你不得不眼睁睁地看着你的朋友们在身边死去的时候,你就会忘记世界上还存在着假期和快乐。”Napoleon的瞳孔失去了焦距,仿佛想起来那些痛苦的回忆。

Illya咽了口水,不确定他接下来想说什么。“我父亲死的时候,”他说(他看到Napoleon的眼睛惊讶地睁大了)“我觉得我再也不会快乐了。但是--”

两人的鼻子撞在了一起,惹得他们又在冰面上滑远了一点点。

“Illya,”Napoleon的声音几近耳语。“吻我。”

两人间的距离瞬间消失了。Illya轻轻吻上Napoleon的唇瓣。那撩起了Illya的心思,他不由得拉近了对方。

Napoleon捧住Illya的脸颊,加深了这一吻。他们气息交缠,彼此间的温存使得严寒仿佛不复存在。

Illya心跳得飞快,他是如此沉迷于Napoleon以致于根本没注意到自己的一只脚已经从身下溜走了。一眨眼两个人就双双掉到了冰面下。

“你还好吗?”Illya语气急切。他向Napoleon伸出一只手,仔细检查对方是否安然无恙。

Napoleon呻吟一声,握住了Illya的手。“我没事,但我再也不想滑冰了。我真的,真的想脚踏实地地再继续刚才的事儿。”他笑着再次走到Illya身边。

“我也是。”一想到这儿Illya温柔地一笑。“咱们走吧。”

-- -- --

Napoleon的公寓里挂满了璀璨亮丽的圣诞彩灯。Illya正努力往树顶上放星星。他最后终于成功了,惹得后边的Napoleon为他鼓掌。

“我喜欢它。”

“在俄罗斯,新年时我们通常会往树上放一颗红色的星星。”他说着,后退了几步欣赏自己的杰作。Napoleon走到他身边,揽住他的腰,引得对方转过身来。

“太完美了,Peril。”他望着Illya,得意地笑了。Illya翻了个白眼,俯身又讨了一个吻。

两人最后分开的时候,Napoleon若有所思地望着他:“这是不是意味着我现在得送你一个礼物了?”

“我觉得是。”

“真气人。”Napoleon笑着啄了一下他的唇。“难道这个不算数吗?”

Illya嘟囔的回答迅速淹没在了Napoleon的吻中。

厨房里的茶壶开始响的时候两人不情愿地分开了。

“我可能得去看一下了。”Napoleon咬着唇说。

“确实。”

“嘿Illya,”Napoleon说着揽住Illya的脖颈,“圣诞快乐。”

“圣诞快乐,Cowboy。”

【完】

作者说:有趣的是,新年时在树上放红星真的是60年代苏联人的习俗。

不管怎么说,假期快乐,感谢阅读!


评论 ( 10 )
热度 ( 75 )
  1. iamlivingforthemoment梅语西橙 转载了此文字
    甜甜甜甜甜

© 梅语西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