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语西橙

【英语/西语渣翻】主产粮:Stony/Halbarry/AM/Napollya/LC/Superbat/Wondersteve
欧美圈微博@Ciela甜饼

【待授权翻译/Superfamily/治愈甜饼】内战之后(1/24)

Después de la guerra

内战之后

原文作者:Stony RS (StonyRS)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695746/chapters/10721237

译者说:拖了好几天第一章终于翻好啦!这是墨西哥太太的一个西班牙语长篇,这也是内战后解决问题的一种办法。啊我的渣文笔翻不出里面小Peter百分之一的可爱!这篇文还有第二部2333作者已经更了11章~~授权申请已经发出日后补上~不坑伪日更~qwq(头一次搞这么长的连载好恐慌2333)

Summary:

内战之后一切都变了。复仇者们再也无法和好如初了。

Steve再也没有见过Tony。虽然他一直在寻找对方,但随着时间的流逝,他的等待逐渐化为泡影。一切都已经结束了...直到那个四岁的蓝眼睛男孩说:“我是Peter,Peter Stark。”

正文:

Chapter 1: Peter, Peter Stark

好市多*内,Tony推着几乎满满当当的购物车向前走着,目光飞速略过手里书上的一行行目录。Tony Stark不是那种去超市啊广场啊或者是公共商业场合的人。若无特殊需要他都是自我封闭的。然而四年前的Tony Stark已经无法与今日相提并论。

“爸比我们可以去松饼区看看嘛?”一个四岁的小男孩乖巧地问道,生怕打扰到发明家读书。小男孩有着一头柔弱的棕发,还有一双大大的蓝眼睛。Tony立刻放下了手里的书,透过墨镜向小家伙投去了一个温柔的目光。

“好好好,当然行。单子上面的东西买齐了吗?”Tony看着小家伙问道。小天才看了看Tony列的长长的购物清单,点了点头。一大一小朝松饼区走去。Tony抱起小家伙,把他放在了购物车里。小家伙走到自己喜欢的松饼柜台前,挑出一盒抱在怀里,然后重新走到购物车旁。Tony笑容满面地欣赏着这一幕,直到一个声音突然响起。

“Tony,Peter!多新鲜呐,能在这儿碰到你们!”是Pepper的声音。发明家不禁夸张地翻了个白眼。

“Pepper阿姨!”Peter叫着跑向她,差点儿被自己抱着的松饼盒绊倒。Tony双手接住那盒松饼,塞进了购物车里。Pepper抱起小家伙,让他舒服地坐在自己怀里。

“真巧啊。”Tony咬牙嘲讽道。Pepper无视了他恨恨的目光,专注地盯着怀里的小家伙瞧。

“Peter已经这么大啦。我真想你。”她说。小家伙搂住Pepper的脖子,温柔地亲了一下她的脸。

“我也是。”他微笑着说。Pepper责备地望了一眼Tony。

“你应该常来的。”又是那种Pepper式的责备语气。Tony又翻了个白眼。她非常清楚自己对她敬而远之的原因--那种重新归来的想法令他十分反感,他不想...也不能。

在经历了所有这些死亡和毁灭之后,他没办法再次站到他们面前。他也无法再在任何一次行动中无畏牺牲生命的风险,因为现在他有了一个随时随地需要自己的孩子。虽然Stark这个姓氏会令他生活无贫穷之忧,但他不想重蹈Howard的覆辙,不想让孩子成长的时候失去父亲的陪伴。他真的想穿上装甲做到最好,他想继续飞翔,继续研究奥创秘密星系。他想念Bruce,Thor,Clint...更是尤为想念Natasha。但他最想念那双蓝眼睛,那羞红的双颊,那坚定的声音和那纯洁的笑靥。想要再见到他。他想要感受他的存在,求他原谅,修复一切,然后重新触碰他...他的Steve。

那人曾是他的Steve。

不,他无法重新来过。

内战之后一切已难以维系。和他的朋友们,和人们,和队长的一切都已悉数尽毁。不。

“爸比可以让我下来吗?”Peter欢快地声音打断了他的思绪。他清了清喉咙望向Peter。

“啥?”他心不在焉地问。Peter学着他的样子翻了个白眼。

“我想参加周围的童子军活动。”Peter说。Tony向Pepper投去一个杀人般的目光。

“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好主意,”Tony反对道。Peter一言不发地垂下了小脑袋。他是一个特别听话乖巧的孩子,从不吵着要什么,也从不哭闹。他每个要求只提一次就接受了爸爸的回答。这让Tony很心碎,这孩子太懂事了。Tony重重地叹了口气,手指摩挲着下巴,最后轻轻扬起脸:“好吧,”他说。Peter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他紧紧搂住Tony,使劲儿在他脸上亲了一口。

“谢谢!”他微笑着说。Pepper已经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她就像刚刚碰到他们时那样轻松“随意”,然后道别离开了。Tony百分百确定肯定是Jarvis把自己卖了。

 

一回到位于曼哈顿最高楼之一的晶莹奢华的顶层公寓里,两个人把东西放在了食橱上。Tony给Peter倒了杯牛奶,又给他一盒饼干。Peter挑的是 Mrs. Fields*牌子的曲奇饼。两个人坐下来静静地用餐。

“爸爸,”小家伙的声音颤了颤。Tony微笑着看着Peter。他很了解Peter,这种嗓音证明他想向自己问点问题或要点东西,但他又很纠结。

“说吧。”

“你有时候不会孤独吗?”Peter小心翼翼地问。Tony的喉咙仿佛哽住般喘不过气来。

“不会,因为我有你。”他说。Peter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你会觉得孤独吗?”Tony紧张地问。但Peter立刻摇了摇他的小脑袋。

“不会的,因为我有你和Pelusa”Peter微笑着望向安详地睡在客厅扶手椅里的黑猫。Tony微微一笑。

沉默了一分钟之后Tony鼓起勇气状似随意地问:“Peter,你为什么要问这个问题?”小家伙难以置信地望着他,就好像原因是明摆着一样。但他还是回答了爸爸的问题。

“你记得Wade吗?”小家伙问道。Tony心里有点恼了:Wade是Peter最好的朋友之一,不,在那些孩子里他才不是和Peter最好的呢。Wade让他想起了自己小时候,一个捣蛋鬼,独立,聪明,油嘴滑舌而且无可救药。那孩子才五岁就让人受不了。相反Peter是这么善良听话,天资聪颖却又谦逊有礼。

“记得。”他严肃地回答,试图让自己显得没那么不满,好让Peter继续讲下去。小家伙继续说:“Wade和我说,他爸爸在他妈妈死后和你一样,之后不久他就自杀了。”Tony瞪大了眼睛,用尽全身力气才忍住没冲出大楼去杀了那个小崽子。他闭上眼睛叹了口气,试图冷静下来。

“你的朋友Wade真是大错特错了。”他的回答十分简短。他站起身把垃圾扔进废纸篓里,回头对Peter微微一笑。他把Peter抱在怀里,朝嵌在墙里的玻璃扶梯走去。墙边一棵长势繁茂的树挡住了开满红花的小花园。他静静地走上楼梯,到了Peter房间时小家伙迅速地脱下衣服开始找睡衣穿。Tony一言不发静静地看着他。直到Peter最后钻到了床上,盖上了一条钢铁侠的厚毯子。他走到床边,坐在了松软的床铺上。因为Peter总是要他留下一个晚安吻。

“自杀是什么?”小家伙好奇地问。Tony吞吞吐吐地答道:

 “就是自愿放弃生命。”他的声音很冷静。Peter瞬间警觉地从床上坐了起来。

“Wade的爸爸不要命了!”他害怕地惊呼。Tony搂住他。

“有些人还不够坚强,但我会永远待在你的身边,Peter。”Peter点点头。

“我知道你会的,你坚强而又勇敢,还那么好。”小家伙努力想找更多的形容词。Tony微微一笑,但鞭挞着自己的负罪感还是令他陷入了痛苦的沉默里。“可怜的Wade。”Peter叹了口气说。Tony翻了个白眼。

“是是是,他可怜。快睡吧。”Tony有点儿恼了。他在Peter额上使劲亲了一口,然后关了灯,快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听到Peter说“我爱你”。Tony微笑着给出了和之前每晚都相同的答案:“我更爱你,Peter。”

 

- - - - - -

大发明家正安稳地睡在他的King Size大床上,突然感到有人在鼓捣自己。他有点儿恼了,生气地翻了个身,用枕头蒙住了头。不久他就感到自己身上压了一个沉甸甸的东西,他半睁开眼睛,发现Peter正坐在自己身上,试图用尽浑身解数叫醒自己。

“Peter,现在在放假,让我再睡会儿。”他有些生气地说。但小家伙还在摇他。

“你说过我可以去参加童子军的,我们走吧,十点钟就开始啦!”他边说边摇。Tony咬牙切齿地暗骂着小辣椒,都是她出的好主意!

“我就来,”他认命地说。小家伙爬下他的床跑到了楼梯那边。过了几分钟后他更明白自己得乖乖闭上嘴起床了。他从舒服的大床上爬起来,走到更衣间开始换衣服。之后下楼来到厨房,发现小Peter已经穿戴整齐了,他正歪着小脑袋试图把米饭往牛奶里倒。Tony连忙走过去帮忙。

两人吃完早饭后,Tony把小家伙抱上自己的红色跑车,然后驱车前往离家只有15分钟路程的那片森林。他牵着Tony的手走向集合点,那儿站着一位26岁左右的棕发女孩。她正兴高采烈地和一队4~6岁左右的小孩子们交流。Tony清了清嗓子。她回过头见到来人忍不住发出一声惊呼“Tony Stark!”她语调欢快。Tony努力挤出微笑,事实上他很讨厌自己轻而易举就会被认出来。但Peter已经习惯了。他知道自己的爸爸拥有一家大公司,而且是一名发明家。然而除了爸爸给自己读过的漫画以外,他对钢铁侠和复仇者们一无所知。

“你好,很高兴认识你。”Tony说着伸出手与对方打招呼。女孩热情地走过来握住他的手。

“我是Sofía, Sofía Syderthon。”她微笑着说。Tony也回以微笑。他也认真地注意到女孩拥有一双绿色的大眼睛,通过手掌他感受到了她的悸动。因为对方的脸颊开始染上绯红,他很高兴地注意到自己花花公子的本性并没有消失。

“这是Peter。Peter Stark。”他把手搭在了小家伙肩膀上。女孩惊讶地瞪大了眼睛,怀疑地打量着Peter。

“我不知道您已经结婚了。”她的嗓门提高了。Tony又笑了笑。

“我没结婚,我只是有一个儿子。”

女孩又笑笑,蹲在小家伙面前,想要一眼看出两人的相似之处。但尽管两个人派头相似,五官长相却完全不同。难道是头发...凌乱的深色发丝。

“很高兴认识你。”小家伙说。女孩的笑容更灿烂了:小Peter真的很漂亮--他有着大大的蓝眼睛和白皙的皮肤。

“我也很高兴,我觉得您们该来班里登记了。”

“好的!”

“您们正好赶上了夏季班开学,特别有意思。”

没有,一点儿意思都没有。至少对于Tony来说是这样的。他在早上10点钟把Peter送了过去,下午5点钟去接他。这时间简直太漫长了。他几乎都没法工作,因为他不停地想着要是有的孩子因为Peter没有妈妈打他骚扰他怎么办;要是Peter找不到朋友又惊又怕十分孤单怎么办。焦虑不断侵蚀着他的心神,他无数次地看表,期待着5点钟赶紧到来。真是一种折磨。

5点钟刚到他已经在森林边上等Peter了。小家伙向他跑来,Tony轻松地抱起他,紧紧搂在怀里。

“第一天过得怎么样?”他紧张地问。Peter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

“棒极啦!我已经在盼着明天了。我有好多好多事儿想告诉你。”小家伙滔滔不绝地讲个没完,声音因为兴奋变得尖尖的,小心脏怦怦地跳个不停。Tony认输般地笑了。

“咱们边讲边去买个汉堡怎么样?”

“好的!”

- - - -

两周之后Tony开始逐渐习惯Peter不在身边的日子。他很高兴看到Peter和不同的人接触,而且又是这么敏感。小家伙很喜欢寻找新动物,投身新冒险。除此之外这也给了Tony充足的时间设计新的Starkphone,更新Starkpad,准备给Peter的特殊礼物。他也有试着想重新设计钢铁侠装甲,但不行。那已经是过去时了。不管他有多心痛,那都已经过去了。

- - - -

Steve和Sofía边聊边在森林里散步。他每周都会抽出一两天来陪孩子们。小家伙们都疯狂地想给他照相或是和他合影留念。Steve会教他们防身“战斗”技巧,有时候也会教他们怎样搭帐篷,或者怎样辨别有毒的果子。他很喜欢和孩子们待在一起,这让他对世界一点点有了期盼。而且Pepper是知道这一切的。她很清楚他们的日常,这背后的一切都是她的意图。

休息时间到了,Steve正蹲在树上看孩子们吃午餐。一切都很宁静。忽然间他望见森林里不远处的空地上两个孩子正在使劲推搡一个年纪较小的孩子。惩恶扬善的本能令他飞快地跑向那三个孩子。两个大孩子一看这架势撒腿就跑。Steve到的时候他们已经没影了。心里暗骂一声,Steve把目光投向留在草地上的那个小家伙。他的怀里紧紧抱着什么东西,好像是在保护它。

“你还好吗?”Steve的声音很友好。小家伙头也没抬。

“他们已经走了?”他小心翼翼地问。

“走啦。”Steve笑了。

小家伙又看了一眼怀里抱着的东西--一只大乌龟。它缓慢地爬向旁边流淌的河水里。Steve深受感动。

“他们扔乌龟玩。我觉得乌龟该不高兴了,它们会害怕的。”小家伙说。Steve感到一股暖流涌上心头。他蹲在这个有着一双大大蓝眼睛的小孩面前。

“你刚刚为了保护它做得特别棒。”他骄傲地说。小家伙很赞同。

“我爸爸说我们就应该保护那些弱者。”他笑着说。Steve的笑容更灿烂了。

“他没和你说不应该和陌生人说话吗?”Steve故意恼他。小Peter却笑得更开心了。

“说过,但你是 Sofía的朋友,我见过你和她说话。”Steve惊讶地看着他。这孩子还不到5岁就有这么惊人的观察力。他笑了。

“你真聪明。你叫什么呀?”Steve好奇地问。

“Peter, Peter Stark。”小家伙的声音天真无邪。这对Steve而言却仿佛一个晴天霹雳,他的心跳得飞快,目光里尽是愁云。Stark。Peter Stark。

他深吸一口气,试图不去吓到正皱着眉打量自己的小家伙。Stark。他并不认识很多个姓Stark的人,实际上总共也就两个,其中一个还已经去世了。不,应该不可能是另一个。

“你爸爸叫什么名字呢?”他颤着嗓子问道,喉咙几乎哽住。他努力忍住尖叫,忍住泪水。

“Tony, Tony Stark。你认识他吗?”小家伙好奇地问道。Steve轰然跌坐在后面的草地上,几乎要喘不过气来。是的,他当然认识Tony。他了解Tony身体的每分每寸,和他那忍着哭腔意乱情迷时的声音。他了解Tony桀骜不驯的焦糖色大眼睛,他那细碎凌乱的发丝和那摄人心魂的微笑。他了解他的思想,他的恐惧和他的梦。他对那个自己爱过的人了如指掌,而且他仍然爱着那人。

 他比了解自己还了解Tony。头脑中一遍遍回想着自己犯下的糟糕错误,他每天都情不自禁一遍遍幻想着能够重新见到Tony,能够重新碰触对方。他感到自己眼眶湿润了,不禁生气地咬住唇。他已经压抑这悲伤很久了。小Peter走向他,小手抚上了他的脸。那温存令Steve浑身颤抖。

“一切都会好起来的。”Peter边说边给他擦眼泪。Steve想起来自己头一次纵情大哭的时候Tony也是这么做的。他走向自己,一手抚上自己的脸颊,对自己说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之后还给了自己一个轻柔的吻。

“对不起。”他不好意思地笑着擦擦眼泪。

“你认识他吗?”Peter又问道。Steve挫败地望着他。

“不认识。”他撒谎道。

TBC

*好市多(Costco)是美国最大的连锁会员制仓储量贩店,于1976年加州圣迭戈成立的Price Club,七年后华盛顿州西雅图成立的好市多,在2009年是美国第三大、世界第九大零售商。好市多是会员制仓储批发俱乐部的创始者,成立以来即致力于以可能的最低价格提供给会员高品质的品牌商品。目前 好市多在全球七个国家设有超过500家的分店,其中大部分都位于美国境内,加拿大则是最大国外市场,主要在首都渥太华附近。全球企业总部设于华盛顿州的伊萨夸(Issaquah,WA),并在邻近的西雅图设有旗舰店。

*Mrs.Fields’曲奇饼店在全美已拥有近400家连锁店,在世界14个国家和地区拥有101家分店。

评论 ( 12 )
热度 ( 113 )

© 梅语西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