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语西橙

【英语/西语渣翻】主产粮:Stony/Halbarry/AM/Napollya/LC/Superbat/Wondersteve
欧美圈微博@Ciela甜饼

【春节贺文/授权翻译/AM/现代AU/双向暗恋/清水甜饼】温柔本色(3/3)完

前两更:1/3   2/3

译者说:艾玛终于填完了这个坑,一天搞了7000+我已经是废人了...本更终于撒花完结了~~qwq希望大家看得开心!作者授权在第一更里~

*

接下来一周的工作有些忙;他们的一些客户已经回来工作了,所以Arthur几乎每一天都要开会以满足新客户的需求。实际上他没有多少时间来想他的神秘人,因为酒会差不多是一周之前的事了。那种紧迫感已经消失了。

周二的时候,Gwaine给他发了短信。

Gwaine (22:45)神秘人那件事真的很不好意思!我啥也没打听到!

Gwaine (22:46) 但这周末我会给你找别人!男孩周末末末末末!

周四的时候,Arthur开始因为Merlin冷落自己而分心了。没什么特别的--他们早上仍然一起喝咖啡讨论工作,但Merlin似乎有些沉默寡言。他在Arthur的办公室里不再那么如鱼得水了,也不会再躺在沙发上或是和Arthur针锋相对了。

Arthur疯狂地想念这些。

周五五点整的时候,Arthur抓起桌下的办公包出了门,决心走出这个困境不然他很可能会搞出什么没法解决的危机。Merlin的办公室其实算不上是办公室,只是在联合办公空间里一个稍大的阳光明媚的角落而已。那个办公室距离团队里的其他人有点儿远。Merlin正蜷缩着身子鼓捣他的笔记本电脑,这令Arthur很费解,因为对方有着两个高度位置更舒服且功能良好的巨幕。

他把公文包扔到Merlin脚边说:“咱们走吧。”

Merlin甚至都没看他,只是一直焦急地打字。

“5秒钟之内我就要关了你的电脑,”他威胁道,“3,2--”Arthur还没够着Merlin就轻轻把电脑移出了他的控制范围,然后继续打字。

“就5分钟,”他说,“然后我就来了。我保证,就5分钟。”

Arthur叹了口气去找Gwaine了。后者肯定更容易说服。他在咖啡机旁找到了Gwaine,对方正和自己的一名新雇员聊天--一个Arthur觉得像是15岁的孩子,但Merlin发誓说那孩子比他自己还要聪明。

“要走了吗?”他问Gwaine。后者向他打了个招呼然后向新来的孩子笑着伸出了手。

“听起来很棒,那就给我发封邮件然后我会处理的。”他说。那孩子点点头,脸有点儿红了。Arthur努力忍住翻白眼的冲动。

“周末愉快,Freya,”Arthur说道。他很高兴自己记住了她的名字。

“您也是,Pendragon先生。”她说。但她仍然盯着Gwaine看,“还有您,Gwaine。”

Gwaine向她兴高采烈地挥挥手,然后从桌下拿出公文包。两个人一起回到Merlin那里。Gwaine懒得威胁Merlin,直接啪的一声关了他的电脑。

“喂!我刚才有可能在搞一些重要的东西呢!”Merlin叫道。但Gwaine使劲推他的时候他还是站起身来。Arthur不让他把笔记本电脑塞进公文包的时候他也只是象征性地抗议了一下。

“这周末不许工作。”Arthur语气严厉。Merlin叹了口气,就好像Arthur在无理取闹一般。

他们在城市里缓缓行驶,到了Leon的办公室停下来顺上他。但一出城他们就加速了,Arthur觉得自己比前几周好多了。他们每隔四个月左右就会选个周末出去玩。如果天气好的话,就喝喝啤酒钓钓鱼。如果不好的话就只是打电子游戏。这次是Leon选的地点。两个半小时之后他们到了,Arthur可以明白Leon选此地的原因。那是个美丽的地方,满眼绿意盎然,空气清新舒畅。特别是经历过伦敦的迷狂之后,这一切显得十分完美。

“太浪漫了,伙计。”Gwaine说着,打了Leon胳膊一拳。确实是有点儿。他们住的地方实际上是一个小别墅,外面围着一圈点缀着灯光的花架。若是Arthur想要带某人外出过一个浪漫周末的话,会选这种地方。他情不自禁地望向Merlin,而后者的手指一直在手机上飞舞。

“你是在工作吗?”他怀疑地问。

“没有。”Merlin头也不抬地答道。Arthur一点儿也不信。人们喜欢说Arthur是个工作狂,但和Merlin比那就是小巫见大巫了。大多数时候他都是那个劝Merlin休息的人。

“等看到热浴缸你们就会谢我啦。”Leon胸有成竹。

几个人下了车,拿上了所有东西向里面走去。

“Leon,你之前是不是带我姐姐来这边度过二人世界?”走进去的时候Arthur怀疑地问。里面既精致又现代化;起居室里一台巨大的平板电视和一个小巧可爱的壁炉相对而立。厨房也十分讨喜。

“可能吧。”Leon笑着说。

当他们爬上楼看到床铺安排的时候就更显而易见了。

“你说是有四张单人床的。”Gwaine盯着主卧室King size的大床谴责道。

“我没说过。”Leon矢口否认。他把自己的包扔到另一个卧室的双人床上,然后回来了。“那只是你自己假设的。”

“那我才不要和王子睡在那儿呢,”Gwaine说,“上大学的时候睡过一次,我再也不想重来了。他就好像一辈子没和别人在一张床上睡过觉似的,一点儿礼貌都没有。”

“那我也不和你睡,”Merlin对他说。“你这个粘人精!有一次你差点把我勒死!”

Arthur一点儿也不想知道Merlin何时何地和Gwaine一起睡过一张床,但他确实在分配床铺的时候被这个问题困扰着,以致于最后只剩他和Merlin站在主卧室里。后者望着他,随意地耸耸肩。

“那我猜就是我们两个睡了。”他说。

Arthur努力憋住笑。“我猜也是。”他赞同道。

*

Arthur (21:34) 是不是你和你男朋友搞的这出?

Morgana (21:38) 搞什么啦?你现在不是应该在享受你们那个荒唐的男孩周末嘛?

Arthur (21:41)行了别装了,你知道我的意思

Morgana (21:52)你去和Leon说吧,如果你说的是床铺分配的话我可是一无所知

Morgana (21:53)Leon也没有~精心策划~看在上帝的份上也没什么要紧的嘛

Morgana (21:53)我知道你之前和Leon以及Gwaine都睡过一张床所以别把这事想得那么重要

Arthur (21:55)与喝多的Gwaine同床和跟Merlin在同一张床上睡两个晚上不是一回事

Morgana (21:58)但说真的,那床很大的,只要你表现不奇怪的话,那就不奇怪了

Morgana (21:59)我知道你爱着他但他还是你的朋友啊

Morgana (21:59)Arthur你别做出来奇怪的事

Arthur盯着手机上“你爱着他”那几个字看。他之前从没见过这句话打出来。

“Arthur!”Merlin在外面喊他。“你要错过热水浴缸啦!爽爆啦!”

“我来了!”Arthur喊了回去。

你爱着他。

上帝啊。

*

“所以Arthur,你的神秘人有什么新进展吗?”Gwaine把杯里的啤酒一饮而尽。

Gwaine刚一开口Arthur就猛地摇了摇头,但还是太晚了。

“什么神秘人?”Merlin敏锐地问道。他的目光在两个人之间打转。Arthur或许应该感激,毕竟Merlin这么长时间才发现这件事。

“啊,呃,”Gwaine充满歉意地看着Arthur。“嗯...”

“噢,说吧,”Arthur自暴自弃道。“我再去拿一杯酒。”他无法忍受坐在那听Gwaine把全部故事讲给Merlin听。

酒吧里吵吵嚷嚷的--周六的晚上人满为患。Arthur花了十五分钟才拿到他们的酒。等到他回去的时候Merlin已经不在了。

“Merlin在--”他刚一开口,Leon就用下巴向小舞池那边示意。Merlin正在那边和一个穿格子衫的人起舞,舞姿糟糕的很。Arthur觉得穿那种格子衫的人品味真不怎么样。

“你告诉他了?”他的目光根本无法离开Merlin。

“嗯,”Gwaine说,“他的眉毛差点儿从脸上飞出来,然后他嘟囔着什么我听不清的话去跳舞了。我猜他是生你气了。”

Arthur叹了口气。

“因为我没告诉他吗?”他问。

“没错,”Gwaine说着喝了一大口酒。“不过你为什么没告诉他呢?”

Arthur耸耸肩。他并不是很想谈这件事。“很尴尬,”他说,“我被一个愚蠢的吻搞得欲罢不能。”

“那又说不通。”Gwaine争辩道。

“我知道。”Arthur开始有些心烦了。

“不是,我是说,当然这事很尴尬,但是我觉得你一点儿也不在乎这个,而我更可能用这个事嘲笑你一百年。”Gwaine说,“Merlin也会笑的,但他想帮忙。你知道他愿意为你做任何事。”

Arthur不想听到这个,他知道。那是事实。他和Merlin认识将近十年了,对方一直比他技高一筹。Arthur讨厌自己总是要他帮个没完。

“噢看在上帝的份上,”Leon说着猛地放下了他的酒杯。“你是瞎了吗?Arthur爱他。”

“啊哈哈哈哈,”Gwaine笑着点点头。他看起来没怎么惊讶。“这就讲得通了。”

“我还在这儿呢。”Arthur打断了他。他感觉自己的脸火烧火燎的。“我们能别谈这事了吗?别在此时此地。”

他的目光回到Merlin身上,后者正亲吻那个格子男。也没什么下流的动作,只是为了找乐子,但他还是觉得受到了会心一击。

“我要去透透新鲜空气 。”Arthur说,“实际上我要回去了。你们别熬到太晚,我们明天午饭之前还得回去呢。”

“好的爸爸。”Gwaine调戏道,但Arthur走前他拽住他的胳膊。“如果你想的话,我们之后谈谈?”

Arthur耸耸肩离开了。冷风迎面吹来,回公寓只有15分钟的路程,但Arthur走得很快。他觉得自己已经陷入了无法打破的怪圈里。

他刚打开前门Morgana的电话就打过来了。有那么一秒钟,Arthur想念他们两个互相冷战的时候。

“咋了?”他脱了外套,去厨房里取了杯啤酒。

“Leon给我发短信了。”她说,“然后是Gwaine。”Arthur真的很想知道互不干扰对方生活的不尴尬的好朋友是什么样的。“我还在等Merlin的短信。”

Arthur猛地瘫在了松软的沙发上,轻轻打开电视。

“我们非得谈这个吗?”

“如果你不想的话就算了,”Morgana说。“老实说,我也开始厌烦你这种完全没必要的焦虑了。”

“我没焦虑,”Arthur抗议道。“Merlin生我气了,但他不可能一直生气。会好起来的。”

“那你呢?Gwaine跟我说看见Merlin亲别的小伙子你就走了。”

“不只是因为那个,”Arthur说,那确实不完全对,“我只是...不想谈这个事。”

“你从来都没想谈过。”Morgana尖锐地指出。

这下Arthur没法抵赖了,他不得不承认。

“你不能一直这样,”她说。Arthur一言不发。“你要么告诉他你的感受,要么就向前看。因为最后他会遇到别人,然后你又会因此变成一个混蛋。他不值得如此。”

“一想起来要谈那事我就恶心得不行,”Arthur直截了当地说。“我只是...我不能,Morgana。我为什么要赌上一切去证明他也对我心存好感呢?即使是他确实爱我,那也证明不了什么。Gwen也爱过我,然后你看看发生了什么。”

“你说那事你已经看开了。”Morgana语气轻柔,这让Arthur内心只痛了一点点。

“我确实,我的心不再痛了,我不会再沮丧了。那是几百年前的事了。但如果不吸取教训的话我就是个傻子。”

Morgana沉默良久。Arthur摆弄着啤酒瓶上的标签。

“我明白了。”她最后说。“我很难过,但我明白了。”

Arthur几乎想要恶狠狠地抢白她,但他忍住了。过去他们一直以错误的方式揣度对方的话,一直因鸡毛蒜皮的小事互相争吵。但Arthur知道Morgana关心自己。

“我要睡了。”他说。虽然现在时候还早。

“晚安,Arthur。”Morgana柔和的声音令Arthur有些畏缩。

“晚安。”他说着挂断电话,与空空的壁炉对视良久,试图不显得那么凄惨。

*

其他人回来的时候Arthur正在楼上看书。他仔细地聆听脚步声,发现三个人都回来了--Merlin没去格子男家。Merlin进来的时候他抬起头,但对方只是向他点点头,然后就准备睡觉了。Arthur想自己是不是应该说点什么(他立即打消了这个念头)。但Merlin一钻到被子里就转向Arthur问道:“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他听起来一点也不生气,只是很好奇且若有所思。

“很尴尬。”Arthur说,“而且有点儿惨。”

“那听起来很棒。”Merlin轻轻地说。他直直地望着Arthur,尽管挫败感令他胃里阵阵绞痛,他也没办法移开目光。

“确实,”他说,“那是我一生最棒的吻。”

Merlin不知道怎么的笑了。然后他熄了床头灯。Arthur放下书关了灯,钻进被子里。床很大,他们两个完全可以互不侵犯地躺在一起。Arthur想,床要是小一点儿就好啦。

“晚安,”Merlin说。他在另一边面朝着Arthur。后者背对着他,却止不住地偷窥Merlin。他双眼紧闭,双唇微张,Arthur想知道自己要是俯身吻了Merlin会怎么样。他被这个想法惊呆了,但要他开口向Merlin剖明心迹更是可怕。或许他只要探身轻轻拂过Merlin的双唇,他们两个就再也不必谈及此事了。

*

第二天早上Arthur醒来时,虽然自己没像期待中那样和Merlin搂在一起,但他正仰面躺着,胳膊搭在Merlin的腰间。一切都是如此美好以致于Arthur无法忍受。

他强行逼着自己起床煮咖啡。Leon已经在那儿浏览手机新闻了,他头也不抬地朝Arthur咕哝了一声。Arthur煮好咖啡,煎好鸡蛋,两个人默默地一同用餐。最后Arthur回到楼上去洗淋浴。他再回到卧室取衣服的时候Merlin已经醒了。但他仍在床上打电话。

Arthur刚要进浴室的时候发现自己忘带内裤了。他叹了口气在腰间围上浴巾,轻轻走回卧室。他正要推开门,Merlin的声音猛地提高了。

“我不能告诉他,Morgana,至少不是现在!”

Arthur僵住了。一阵漫长的寂静之后,他听到Merlin开始在房间里走动。

“已经过了这么长时间,就很奇怪。他会生气的,而且我-”

他们肯定在讨论自己,对吧?Arthur想不出来除了自己还能有谁。

“但是--”

就从Merlin仅能说出的那几个词和他长时间的沉默来看,Arthur猜Morgana肯定火力全开。

“你不明白,”Merlin声音弱下来。Arthur听到通向卧室里那间小阳台的法式门打开的声音。他又呆了一分钟却一无收获。他正往浴室走的时候Gwaine从另一间卧室里走出来对他眨眨眼睛。

“看在上帝的份上,你在这儿干嘛呢,Arthur?”

“没干嘛。”Arthur溜回浴室,完全忘了内裤这码事。

*

Arthur根本没有机会偷偷溜出去给Morgana打电话。他洗完澡后他们就得打包行李退房然后回伦敦了。他开车,Merlin坐在副驾驶位上,Gwaine和Leon上路半个小时后就在后面睡着了。

“还是老样子”Merlin哼了一声,越过肩头向后看,“我们昨晚又没搞什么大动作。”

一说到这儿,他的脸微微变粉了,就好像想起了昨晚发生的事一样。他偷偷观察着Arthur,想知道对方是否也记起来了。

“我们中的某些人却不是这样呢,”Arthur轻声说。“你怎么没想着和格子衫先生度过激情一夜呢?”

他瞥了一眼Merlin,发现对方现在好像脸红了。

“太蠢了,”他说,“我不是--我没有--”

“嘿,”Arthur说,也不知道他是愚蠢还是勇敢。他把搭在方向盘上的手轻轻放在Merlin腿上。“没关系的,我不介意。”

因为Morgana是对的。如果Arthur不想和Merlin坦白心迹,那么他也不能阻止Merlin去他人那里寻求幸福。

“我知道,”Merlin说着望向窗外。他的耳尖还是红通通的。Arthur刚要把手缩回去,Merlin却覆上了他的手。“谢谢你。”他紧握住Arthur的手然后松开了。Arthur抽回手,却不能消除内心里的温暖和满足。

“我不知道我自己在想什么,”Merlin继续说,“而且穿那种格子衫的不像是好人。”

Arthur笑了。“我都替你尴尬。”他说。Merlin对他笑笑。

“我的品位还是比你强的,”他说,“还记得你在大学约的那个飞车族吗?”

“我没和飞车族约过会,Merlin。”Arthur气喘吁吁地说。“而且我讨厌拐着弯子说话。”

“他要么是个飞车族要么是个皮革爸爸*,我不确定哪个更糟一些,”Merlin快活地笑了。Arthur瞬间变得气急败坏。

“你刚刚是说皮革爸爸这话吗?你以为我在开车就没法捂住耳朵让你滚出去吗?”

“你知道我说对了,”Merlin说,“你上大学时候总是和一些很可疑的人交往。”

“我们那算不上交往--”

“那我们公寓每个地方怎么总是一团糟?”

“嗯,好吧,如果你非要这么无理取闹的话。”

Merlin笑了。“你才是那个无理取闹的,先生。”

Arthur不禁因为满足而失神片刻。

“我不明白那些在大学里和你约会的人,”Merlin过了一会儿说。“你本来可以约,嗯,别的人。我知道每个人都对你心生好感。但你总是和那些奇葩约会--”

“嘿!”

“或者那些诡异地迷恋着你或你的钱的人,或者...”

Merlin声音弱了下来,但他仍然望着Arthur。“我一直不明白。”

Arthur耸耸肩,心里很不舒服。

“那是在大学,”他说,“乱搞的年纪。我猜我只是在...尝试。我喜欢有趣的人,他们只是偶尔不见得是好人”

Merlin翻了个白眼。“你真是个白痴。”他说,但却丢下了这个话题。

一个半小时之后他们在加油站停下了。Merlin去加油付款的时候Arthur下车活动了一下腿脚。Arthur想了想掏出手机。

“你好?”Morgana听起来心不在焉的。

“你今天早上和Merlin说什么了?”Arthur没头没脑地说。“长话短说,我只有五分钟。”

“我什么--你怎么知道我和Merlin通电话了?”

Arthur一言不发。

“你是偷听了吗?”Morgana质询道。

“就听到一点儿!”

“Arthur,我发誓--”她停下了深吸一口气。“你听到什么了?”

“Merlin说他不能告诉什么人什么事。那人是我吗?他说了什么?”

“真是太荒唐了,”Morgana说,“我受够了,你们两个白痴自己玩去吧!”

她挂了电话,当Arthur想要打回去的时候直接转到了语音信箱。Arthur感到自己被背叛了。他给她发了一个刀的表情然后回到了车里。Merlin一分钟之后回来了,在Arthur腿上扔了一袋子糖,然后抿了一口冰镇可乐。

“Merlin,外面现在是六度*。”

Merlin只是不开心地抿着吸管,而Arthur决定不去盯着他的嘴看。

 

*

Arthur送完他们回到家的时候,已经差不多下午六点了。他想过要做饭,但还是点了披萨。他保下决心明早要早起去体育馆。

他在电视前面坐了一会,但却心神不宁的,就好像自己还有什么事没干一样。Arthur喜欢自己的空间,但在经历过一个工作周之后(诚实点说他那是最棒的公司)他的公寓总是显得空旷寂寥。他忍不住又想起Merlin;睡在他床边的Merlin,坐在副驾驶对他微笑的Merlin,说每个人都对自己心生好感的Merlin。

他的披萨刚到Morgana的短信就来了。

Morgana (18:49)因为我爱你,你个傻瓜!这次我必须得说了,然后我就向上帝发誓我不管了

Morgana (18:52) 和Merlin谈谈吧。告诉他你的想法。因为即使你愿意牺牲自己保持一切照常,你最后还是会因为别人或是更好的工作或其他什么乱七八糟的东西而失去他。

Morgana (18:52)我发誓我之后不会再管了但是,上帝啊我不想让你因为这个后悔一辈子。

Arthur心跳如雷,他茫然地想是不是自己的急性焦虑症*要发作了。上一次发作还是在他父亲去世的时候,那时他的主治医师听说以后还挑眉看着他。他的手机又响了。

Morgana (18:55)就...我要是觉得你会受伤的话就不会和你说这些了。求你信我一次。和他谈谈。

不知怎么的,这次他心动了。Morgana已经和他说过很多次了,他需要滚去追求自己想要的东西,但这次,他相信她。他想去。

他还没说服自己就抓起了车钥匙和外套冲出了家门。

*

Arthur车开得飞快,他主要是想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不去想到那儿之后说什么。他应该脱口而出吗?还是搂住Merlin亲他?求他和自己约会?

除了亲他之外听起来都像是一种折磨。但Arthur一直觉得自己是个绅士,而抱住Merlin就啃这种行为不像是一个绅士应该做的。

Merlin家据他家只有15分钟的路程。所以他还没想明白就到了。他胡乱停了车然后冲了出去,心里暗骂自己没带手套和围巾。他拨了Merlin家的公寓号,然后蹦蹦哒哒地想要让自己暖和点儿。

扬声器响了。

“怎么啦?”Merlin听起来很迷惑。

“Merlin是我,让我进去。”

“Arthur?我是不小心带走了你的东西吗?”

“Merlin,我在这儿冻得蛋要掉了。”

“噢好吧,进来吧。”

门叮地一声开了。Arthur冲了进去直奔楼上Merlin的公寓。他到的时候Merlin正站在门口,看起来呆头呆脑的。他已经换上了自己的睡衣,头发湿漉漉的。Arthur觉得那睡衣可爱爆了。

“嗨,”他进门的时候尴尬地说。Merlin奇怪地看着他,但还是让他进来了。

Merlin的公寓又小又不起眼。他还是很讨厌别人说他有钱想住哪儿就能住哪儿。他宣称自己过得很舒服,也看不出搬家的必要。

“啊,怎么啦,Arthur?”Merlin说着坐在了沙发上。Arthur瞥了一眼电视发现对方在看奈飞公司*的会话节目。

“没什么。”Arthur条件反射地脱口而出。他坐在了沙发的另一头。大概过了十秒钟他不再绞手指了,急切盼望着自己可以再想出点儿什么话。他停住了。

“很显然,”Merlin哼了一声,“我是不是不小心带走了你的东西?”

“没有,不是这事,”Arthur说着转向Merlin。“听着,我要告诉你一件事。”

Merlin僵住了。

“我保证,不是什么坏事。呃,有可能是,我猜,那取决于你怎么--那不是重点。”

上帝啊,他现在把这个搞得更乱了。他咬着唇看着Merlin直挺挺地杵在那儿,他又害怕又期待自己能表现得一脸绝望。

“Merlin,我--”

“等一下!”Merlin从沙发上窜了起来,惹得Arthur害怕地往后缩了缩。Merlin看起来和他一样一脸破釜沉舟之色。“就等一秒钟,好吗?”

“啊?”Arthur十分困惑。

“我马上就回--”Merlin小跑着赶到自己的卧室。

Arthur马上就要给Morgana发短信说这是一个馊主意,我恨你之类的话了,Merlin回来了。他的手背在身后,看起来像是面对校长的小学生。

“Merlin,怎么--”

“Arthur,我很抱歉,好吧?我不是故意让你这么--我只是,我很抱歉。”Merlin急急忙忙地说。

他从背后抽出手,Arthur盯着他手里的东西,一头雾水。那是一副黑色的面具,精美繁复。就是神秘人在新年前夜戴的那副。Merlin紧张地把玩着面具的边缘。当Arthur抬头望向他的脸时,Merlin的脸也很吻合。

“Merlin,什么?”

“我很抱歉,我只是--”

“这是个玩笑吗?是有人逼你这样做吗?”

Merlin皱着眉走向前去,把面具丢在了沙发上抓住了Arthur的胳膊。

“一个玩笑?见鬼的你在--你是说你没有--”

Arthur根本想不明白这个。

“呃,Merlin,我不知道,”他话里充满讽刺意味,“你根本不在来宾名单上。”

他开始思考那个吻:那压在他唇边的完美柔唇,那种令他目眩神迷的吻技。那夜亲吻自己的是Merlin--是那个自从九年前他不再想掐死自己的时候他就想亲吻的那个Merlin--是那个近两年自己一直爱着的那个Merlin--这令他呼吸一滞。

“即,即使你想要打断我的话,我可能还是会继续说,”Merlin吼道,然后他深吸一口气。

“我...我有一个计划。”他说。

“一个计划。”

“对。”

他停住了,恳切地望着Arthur。即使Arthur现在恼羞成怒而又迷惑不解对方的不信任之举,他仍然像个傻子般痴迷于那目光。

“我要去酒会,在午夜时分亲吻你,因为你如果不在新年做这事的话,还能有什么机会呢?”

随时随地都可以啊。但Arthur却并未说出口。Merlin仍然紧紧地抓着Arthur的胳膊,他凑得更近了。Arthur的心开始怦怦直跳。

“但我找不到戏服,而且又堵车,所以差点没赶上。我不是故意撞到你亲你的,但时间不赶趟了,我又那么想成功。”

Merlin现在满面羞红,目光里满是乞怜,希望得到Arthur的信任。

“那你为什么要跑呢?”Arthur问。他有一肚子的疑问-为什么Merlin要先亲自己,为什么他在伦敦而不是两个小时车程以外的胡妮斯家,为什么他什么也不说--但这个问题先脱口而出。

“我害怕了。”Merlin咬着唇移开了目光。“我很抱歉,我简直差劲极了,我只是--你看起来特别诱人,Arthur,而且那个吻--”

“棒极了。”Arthur接过话头。

“棒极了。”Merlin赞同道。“我完全崩溃了。我盼这个很久了,我就...害怕了。所以我跑了。”

Arthur有太多东西需要反应以致于他不知道从何开始。除了---

“你一直都惦记着要亲我?”

Merlin羞红了脸,但还是点点头。

“很多年了。”他承认道。

Arthur吻了他。他不能不吻。一想到这些年Merlin想要亲自己,想过要亲自己,就像自己想要亲他那样,他就难以自持。

Merlin的惊呼很快淹没在Arthur口中。他探身紧紧搂住Arthur的腰,沉浸在这一吻中。他的唇就像是新年前夜那般美味;或者更甚,既然Arthur现在知道了那是Merlin的嘴唇。

“但你后来为什么啥也不说呢?”分开时Arthur问他。他确实更想一直亲Merlin,但他得搞清楚一切。他要合理地行事。Merlin叹了口气抽出身子。他搂着Arthur坐到沙发上。

“我以为你知道那是我。”他说。Arthur眨眨眼睛。

“啥?”

“我当时穿了个巫师的衣服,Arthur。而且你是如此了解我。我从没想过你不知道那是我。所以你一点儿都没提起过这件事...”Merlin耸耸肩。“我以为你只是想假装这一切没发生过。我什么也不知道直到Gwaine说漏嘴说你不知道那人是谁。”

Arthur回想起两周前,那么Merlin的一些奇怪行径就说得通了。

“艹。”

“是啊。”Merlin赞同道。

Arthur俯身又衔住他的唇。Merlin揪住他的肩膀直到两人躺倒在沙发上。Merlin的嘴唇有毒,Arthur每次不亲个五秒钟以上根本不想停下来。

“等一下,”十分钟之后他气喘吁吁地重新坐了起来,努力拽拽裤子。“这不只是--我不能--”他结结巴巴地说不清话,而后深吸一口气。

Merlin摸摸他的脸。

“注意用词,Arthur,”他调笑道。

“我爱你,”Arthur说。大声说出来这话令他胃里一紧,而且他说出来的时候不敢看Merlin。他想过,他知道,他在这有个好机会,而且Merlin也不止想要一个吻或是一团乱,但大声说出来还是感觉很下流,而且会把自己的属性暴露无遗。“我想让这个变成..更实际的东西。”

Merlin那混蛋翻了个白眼,但说话声十分轻柔。

“我也是。”这次他吻了Arthur。他紧紧揽住Arthur的头,就像是他们的初吻那样。Arthur浑身颤抖但却没法阻止自己搭话。

“等一下,我对你掏心掏肺的你就回我一句‘我也是’?”

Merlin爬到他的双腿间,根本不让他把那四个词说完整。Arthur让步了,因为接下来的一个小时,会是一场公平的交易。

*

之后他们躺在Merlin的床上,Merlin在看手机,而Arthur在看他。

“你回伦敦就是为了在午夜的时候亲我?真的吗?”他的手指游移到Merlin的腿侧。

“如果我说是的,你那个膨胀的脑袋就得炸了,”Merlin说,“不过确实是这样。”

“你爱爱爱爱爱我,”Arthur唱着歌似的说。他觉得自己高兴得要冒泡了。

“真遗憾,确实是这样。”Merlin赞同道。

“这些年你的蠢主意不少,”Arthur沉思道,“不过这个还真是能得奖了。”

“喂!”

“你为什么从来都没和我说过呢?”

“那你为什么不说呢?”Merlin迅速还击。

“我今晚来就是要和你说的,但你抢了我的风头。不过像平时一样,我可以补充。”Arthur谴责地补充了一句。但他的手正在Merlin的屁股上揉圈,所以他或许是在假装发火。

“我以为你来和我说你知道那个人是我了,然后你再也不想见到我了。”Merlin说。

Arthur坐了起来。

“啥?”

“我以为Morgana告诉你那人是我了。”Merlin解释道。他还在看自己的手机,就好像对两人的对话无动于衷似的。

“Morgana知道?”Arthur想了想她的电话和今天下午那些神秘的短信。他又躺了回去。“Morgana当然知道是你。你告诉她的?”

“我吓坏了,”Merlin承认道。Arthur努力忍住即将脱口而出的调戏。“所以我以为她会说出一切然后你会因为我吻了你还害得你花了两周去找那个人而生气。然后你就会大吼大叫说我不专业,之后怒气冲冲地离开。”

“我才不像那样呢,”Arthur抗议道。

“你确实没有,”Merlin赞同道。他放下手机又躺回床上。“但是Morgana说你对此也有很多感觉,但我没成想会这样--”他指了指床上的他们两个。

“对于一个天才而言你真是蠢爆了。”Arthur说。

“哎。”Merlin说着揽住Arthur的腰,把他拖到自己上面。“好吧我确实是。”

Arthur仍然能感受自己在杞人忧天--Merlin会改变心意再次让自己心碎受伤。但Merlin的吻落在了他的脖颈上并一路下移,他的双手虔诚地揽住了Arthur的肩膀。Arthur承认这绝对值得自己冒这个风险。

【完】

*皮革爸爸(leather daddy):喜欢穿皮革,戴皮饰,喜欢玩SM的中老年gay,也有leather men,leather boys

*六华氏度,约为零下十四摄氏度

*急性焦虑症,又称惊恐发作(panic attack)。突然出现强烈恐惧,伴有植物神经功能障碍为主要表现。患者突然恐惧,犹如“大难临头”或“死亡将至”、“失去自控能力”的体验,而尖叫逃跑、躲藏或呼救。可伴有呼吸困难、心悸、胸痛或不适、眩晕、呕吐,出汗,面色苍白、颤动等。每次发作持续几十分钟,一月可数发,间歇期可无明显症状。

*奈非公司:奈飞公司(Netflix)成立于1997年,联合创始人和首席执行官为里德·哈斯廷斯(Reed Hastings),公司总部设在加利福尼亚州洛斯加托斯(Los Gatos)的公司,以在线订阅模式开展的电影DVD租赁业务风生水起、惹人注目。公司采用费用包月制,消费者可以无限次租借影片,而且不收延期归还滞纳金。

 (感谢阅读!qwq )


评论 ( 11 )
热度 ( 76 )
  1. 星驰天下梅语西橙 转载了此文字

© 梅语西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