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语西橙

【英语/西语渣翻】主产粮:Stony/Halbarry/AM/Napollya/LC/Superbat/Wondersteve
欧美圈微博@Ciela甜饼

【春节贺文/授权翻译/AM/现代AU/双向暗恋/清水甜饼】温柔本色(2/3)

上一更:1/3

译者说:授权申请在第一更里,戳上面链接就好。本更更像悬疑小说了2333....Arthur和皇姐追查神秘人qwq希望大家观文愉快哟!

*

“所以酒会怎么样?”在等着上餐的时候Merlin问道。Arthur心里一惊,但他努力让自己放松下来。

“不怎么样,”他说。“我的戏服是我不幸穿过的最不合身的东西,而且 Gwaine还不让我和别人上床。”

Merlin结结巴巴地说:“他...他什么?”

“好吧,我开玩笑的,”Arthur说,“Percival特别完美但我对他可没那意思。但我本来有机会的,可Gwaine 彻底把我支走了。”Arthur抱怨道,因为他知道这会引来Merlin的笑声。

Merlin真的笑了,但他的大部分笑容隐藏在Arthur的围巾后面。那围巾还裹在他的脖颈上。那是一条大红的围巾,照亮了Merlin因寒冷而变得通红的苍白脸颊。Arthur移开了目光。

“我觉得他还在Percival家,真的,”Merlin说。“他昨天给我发了一张裹着高雅床单的 Percival的屁股,还有大概数不清的淫荡emoji表情。”

Arthur皱皱鼻子。要没有这么不检点的话就不是Gwaine了。

“还有什么别的趣事儿发生吗?”Merlin语气随意,但却紧紧盯着Arthur。Arthur怀疑自己要是没发誓求Morgana的话,对方早已告知Merlin一切事实。他耸耸肩。

“没什么事。面具精美,酒水充足,音乐也不糟。我去过比这更差劲的酒会。”Arthur知道自己听起来很不自然,但他突然间想到要是Merlin那天也在,看着自己和那个神秘人乱搞的话,他就内心一阵痛苦尴尬,不知道再说什么好。

“那好吧。”Merlin说着,不再盯着Arthur看了。“我希望你玩得很开心,但看起来你没太放得开。”

“我放开了,”Arthur本能地反驳。他想了想,“有那么一会儿。”

Merlin不屑极了,但他仍然没有与Arthur对视。

“Merlin!”前台传来一声呼唤,Merlin走过去取他们的饮品。

“干杯,Pete,”他向咖啡师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对方也回以笑靥,整张脸都羞红了。Merlin莫名地受欢迎。

他回到Arthur身边,把咖啡递给他。然后两个人挣扎着踏进了寒风中。

“你的新年怎么样?”Arthur问道,“你妈妈怎么样?”

“她很好,”Merlin说,“她说谢谢你送的酒,你怎么知道那是她的最爱呢,而且她还说你很可爱。”

“她肯定是喝多了。”Arthur笑着说。

“肯定是。”Merlin赞同道。Arthur撞了他一下。“嘿!这可是热饮!”Merlin抗议道。

“但那天真的很棒。”不一会儿他继续说。“我总是很愧疚,自己不能时常多去看看她,她也总是说她理解,可是...”Merlin叹了口气,吹吹自己的热饮。“我们喝了酒一起看电视,她不停地向我狂轰滥炸一些关于我的爱情生活的问题。嗯,那真是太自然了。”

“听起来很可爱。”Arthur真诚地说。

“你肯定无聊得无所适从。”Merlin说。

“我确实是。”Arthur开玩笑道。Merlin只是耸耸肩。

“不管怎么说,我下周末要回去看她。所以周五我可能得早点儿下班。”

Arthur停下来瞪着他。

“你下周末不能去!”

Merlin回瞪他。“Arthur,你知道周末的时候你不再是我的老板了吗?我可以随心所欲的。”

Arthur翻了个白眼又继续向前走。

“下周末我们本应和 Gwaine ,Leon一起出去的。”

“噢靠,”Merlin说,“你是对的。我得...”他目光呆滞,仿佛在努力回忆自己的日程,但随即放弃了。他伸进兜儿里摸出手机。但戴着手套他又操作不了。

Arthur从Merlin手里夺过手机,把他推进公司大楼。

“那你就下下周末去吧。”他说着点开Merlin的手机,翻出日程表递给对方。对于Merlin这个所谓的电脑天才,提到网络安全的时候他就头疼了。

“下周六有那个恐怖的技术会议。”Merlin说,“不过我猜我可以派Mordred去,大概不会得出什么建设性的成果。”

“成交。”两人步入电梯。Arthur刷了自己的通行卡,按下46层。“我会亲自和Mordred说,所以这看起来是一项光辉而又充满责任感的任务,而不是临时起意。”

“你真是我的英雄。”Merlin朝他眨眨眼睛。通常Arthur会翻个白眼,然后说“该死的,好吧”但今天不知怎么的,他不能。沉默应对并不突兀,却更显亲密。

Arthur需要振作起来。或许他可以找到那个神秘人,这样的话他就有了转移注意力的目标,而不会一门心思全在Merlin身上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或许吧。

*

Arthur刚到家20分钟,Morgana就拖着Leon和Gwaine进来了。Arthur平时都极其反对这种入侵行为,但今天他虽不怎么欢迎,还是礼貌地迎进了他们,还提供了饮品。

“啤酒。”Gwaine说。

“红酒。”Morgana说。

“我是来围观的。”Leon说着举起双手投降。

“我听说你有个秘密仰慕者。”饮品到了之后Gwaine调戏道。

“我不确定是否应该称之为‘秘密’,”Leon反对道,“那家伙在好几百人面前光明正大地亲了Arthur一口。”

“但他还有着秘密身份呢。”Gwaine挑挑眉。Morgana翻了个白眼打开平板电脑。Arthur浏览了一下名单,初步肯定地排除了一些人(有交往对象的,直的,或者不敢过来亲自己的)

“那人不一定非得单身的,”Morgana说,“或许这才是他落荒而逃想要保密的原因。”

“如果那人不是单身的话,那我也没兴趣知道他是谁。”Arthur尖锐地说。Morgana举手投降。

“好啦,我也只是说明一种可能性罢了。”她望着Arthur递回来的名单。“这里还有25个人呢,而且大多数我都不认识。”她说,“他们大都是卡梅洛特公司员工的亲友。”

“我可以四处打听一下,”Gwaine自告奋勇道。“反正他们也觉得我是个爱管闲事的混蛋。我看看有没有谁的朋友或者兄弟在酒会上乱泡别人。”

Morgana点点头,“很好,”她说。“那可能管用。”

Gwaine转向Arthur,罕见地若有所思。

“你确定关于他,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吗?”他问Arthur。“你对他就没什么感觉之类的吗?”

“他肯定会有感觉的。”Leon悄声说。

“没有...”Arthur缓缓开口。“那就只有30秒。他比我高一点点,但我又看不清他的眼睛,而且他穿了一身黑。他的嘴唇特别好看。”他补充道。那双唇惹得他昨晚来了一发手活。

“你说过了。”Morgana冷冷地说。

“成,”Gwaine说,“那我四处打听一下有没有谁的亲友嘴特别俊的。”

“你说他穿个披风是么?”Morgana问道。Arthur点点头。

“一件上面满是紫色和银色星星的黑披风。”他说,“他看起来像是个做作的巫师。”

Leon不屑一顾,但Morgana似乎若有所思。

“我之前没见过那身打扮的人,而且我很确定,至少酒会上每个人我都见过。”她说。“他到的时候起码得11点了。”

“确实,”Arthur缓缓地说。“他看起来气喘吁吁的,就好像刚刚跑了一路似的。”

“噢!”Gwaine说,“或许他就是来亲你的,王子殿下!”他俯身在Arthur脸上啾了一口。

“有可能。”Morgana说。Arthur推开Gawine的脸,而后者正一只胳膊揽着他,想要把他挤到沙发下面去。Gwaine比Arthur壮一些,但Arthur更灵活。最后他成功地制服了Gwaine,把对方脸朝下按在了沙发坐垫上。

“你们两个幼稚鬼!”Morgana嫌弃极了。但Arthur可以听出她语气里的宠溺。

“那好吧。”他放开Gwaine,后者立刻起来整理发型。“或许这招能行。”

“当然能行。”Morgana信心满满。“这周末我会从摄影师手里拿到照片,那样我们就可以看看能不能从照片里找到他。到那时候,你再使劲试试能不能想起来别的有关他的事儿。”

就好像这两天Arthur不用绞尽脑汁想似的。

“行行行,Morgana。”他翻了个白眼。Morgana不悦地望着他,然后新一轮争论又开始了。神秘人的话题就这么悄悄消失了。

*

三天后,Arthur推掉了所有的托词。周五下午的时候他在桌上的屏幕上翻看酒会的照片,而Morgana在旁边看着他。照片差不多有300张,已经看了143张了,他们还是一无所获。

“这张真不错。”Morgana喃喃道。Arthur停住了。照片上只有他和Morgana。而且从照片里你根本看不出来戏服快要闷死他了。Arthur想着要好好打印下来这照片,然后在Morgana生日的时候送给她。

“又是你们的家里事?”门口传来Merlin的声音。Arthur强忍住没立刻关上页面,那样看起来极具负罪感。

“我们就看看酒会的照片。”他随意地说。

“到处都是你的照片,不是吗,白马王子?”Merlin说。“就好像水边的那喀索斯*又出现了一样。”Arthur恼怒地一声没吭。Merlin走过来越过Morgana的肩膀窥探一番,这意味着他们的工作现在得等会了。

当然啦,Merlin只看了30秒就说自己对此没什么兴趣。

“点个午餐什么的吧。”Arthur说。Merlin精神一振。他从桌上抓过Arthur的手机鼓捣起来。

“Merlin,你自己有功能完善的手机。”

“是的,但是你付钱买的午餐总是更好吃一些。”

“我知道你喜欢我就是因为能蹭饭。”

“我也没假装过不是啊。”Merlin欢快地说着,拿着Arthur的手机径直走向沙发。他舒舒服服地坐在那里开始点餐。Arthur看不见Morgana的脸,但他知道她肯定在翻白眼。

“好好享受你们的午餐吧,小伙子们。”她说着撞了下Arthur的肩膀,走向门口。“我要去我自己的办公室里干点儿正经活了。”

“比如说看酒会照片吗?”Merlin笑着问。

“比如说搞清楚我们为什么赚钱。”她答道。“毕竟钱才是我的工作。”她回头看了一眼Arthur。“晚上见?”

“嗯。”Arthur的注意力现在全在Merlin放在玻璃茶几的脚上了。Merlin继续玩他的手机,而Arthur又回过头来看照片。

他看完的时候饭也到了。很不幸,每张照片里都没有那人,何况Arthur还看了两遍。他叹了口气坐在了Merlin身边,开始拆包装。

“泰餐?”他皱着鼻子说,“还来?”

“别那么刻板嘛。”Merlin说。他热情地埋头吃起来。两个人静静地吃了一会儿,完全沉浸在食物温暖的味道里。

“我很高兴你们两个不再互相打仗了。”Merlin突然说。他的嘴里还塞着一大口面条。

“啥?”Arthur一脸懵逼。Merlin用下巴朝门口示意,Arthur这回明白了。

“噢,你是说Morgana吗?我们两个现在还打架啊。”

Merlin摇摇头,咽下面条。

“你们现在那叫吵嘴。”他纠正道。“你们互相唠叨,但不像之前那样打架啦。”

Arthur想了想。Merlin是对的,他猜。他倒是没多想,但这18个月以来他和Morgana的关系确实改观不少。想到这真是苦乐参半。

“嗯。”Arthur不一会儿说。“你是对的,自从爸爸死后...”他耸耸肩。“我猜我们争吵的焦点不再重要了。他把卡梅洛特留给了我们两个,所以我们只是尽力合作罢了。”

“我真高兴,”Merlin又说了一遍。“你开心多了。”

这股突如其来的甜蜜感令Arthur心跳加快了。

“我知道通常来说你不喜欢一年的这个时期,”Merlin继续说。Arthur叹了口气。但Merlin又说:“但我只是想说,我觉得你做得更好了,而且我很高兴,因为你本应快快乐乐的。”

Merlin专心致志地盯着面条看,耳尖变粉了。Arthur突然想到他们从没谈起过三年前发生的事。那时候Gwen离开了自己,说是爱上了别人。而Merlin是那个收拾残局的人。局势真是一团糟,特别特别棘手。

“谢谢啦。”Arthur尴尬地不知道说什么好。他真正想做的是捧住Merlin的脸吻他,然后对他说自己现在根本不会再想Gwen了,因为Merlin才是自己的心头爱。

“我确实做得更好了。我今年都不会再想她了。”他补充说。这是事实。在酒会和那个吻的双重压力之下,他根本想都没想三年前那个灾难性的新年前夜。

“很好。”Merlin果断说。“很好。哦对了,我和Mordred谈过了。”他迅速转移了话题,这让Arthur吃了一惊。“他说他可以在下周末的时候让新密码运行起来,所以我们最快两周内就可以进行第二轮测试了。”

Arthur很高兴话题向安全的领域转变。一听到这话他更是兴奋地蹦了起来。他不停地向Merlin询问着关于更新时间线的事情,脑子也转换成了工作模式。那显然是一个更舒服的相处模式。

但他胸口的温暖持续了整个下午。

*

Arthur的周六日常安排十分完美。他睡到了九点,早餐是半个羊角面包和一杯咖啡(Merlin说他是早餐白痴)。他去体育馆健身一个小时,然后又在网上闲逛了至少一个小时,同时又吃了一个羊角面包。他在 Buzzfeed*上做了一半意面测试,突然间灵光一现。他抓过手机给Morgana发短信。

Arthur (10:47)酒会在instagram上面的tag是什么?

Morgana的电话过来了。

“好主意!”她说,“我都震惊了。是#camelotNYE2k17。”

“我想他既然不在那些照片里,那么我们可以假设他只是在午夜前后出现的,”Arthur说着又塞嘴里一块点心。“不过我不确定这是不是管用。”

“缩短时间范围很重要的。”Morgana说。Arthur不屑地哼了一声。

“你听起来就像是你爱看的那些蹩脚节目里面的某个侦探。”他说道。她哼了一声。

“我看电视的品味可是独一无二的。”她说。“我五分钟之内就过来。你看照片之前等等我。”

Morgana就住在楼上。Merlin和他说或许他和Morgana住得太近不利于关系健康发展,但Arthur只是耸耸肩。Pendragon家本来也没有健康的家庭关系,他说。Morgana也没否认。

Morgana像往常一样看起来无可挑剔。她自觉地倒了杯咖啡,又吃了一块点心。

“那我们来看看吧。”她说。

Tag下面只有50张照片,大部分是他的员工和自己亲友的模糊醉酒自拍。有的是在快照亭拍的,有的是他们自己拍的。一想到每个人都玩得很开心,Arthur就心满意足了。但他很确信他的神秘人不在里面。照片里有各式各样的礼服和王子,还有几个流行角色,但就是没有巫师。

Arthur猜还有一些照片在私密账户里,所以自己看不到。他还在想着问Merlin有没有办法黑进那些用户里,但又意识到他还得把这一切向对方解释一遍。那是不可能的。而且那某种程度上是在侵犯雇员的隐私。太过了。

“很不幸,”看过了所有照片后他承认道。“难道他是我臆想出来的吗?”

“如果我要是没亲眼看见他的话,我也会觉得他是你喝醉了之后产生的幻觉。”Morgana说。

“我没喝醉。”

“我知道。”

Arthur绞尽脑汁地想有没有什么别的方法可以追踪到那人。他有主意了。

“你知道的,”他缓缓地说。“在他进酒店戴上面具之前,他会被安全录像拍下来。”

Morgana若有所思。“你是对的,”她说,“虽说找到人帮忙不容易,但我确实知道有个人可以帮忙。”她用指尖在手机联系人上一扫,轻声说:“还有很多人欠着我人情呢。”

她电话都打了一半了,Arthur才明白过来自己在干什么。他疯狂地向Morgana打着“停下来”的手势。Morgana停了下来。

“上帝啊,”Arthur说道。Morgana这时已经挂了电话,奇怪地望着他。“Morgana,我不想麻烦你去求人拿到安全录像,然后再找到那个亲我的神秘人了。这太疯狂了!”

Arthur有些歇斯底里。

“我是彻底疯了吗?”他又说了一遍,捂住了脸。

“或许你是对的。”Morgana承认道。

“我觉得我不应该找到他,而是应该接受那个吻,对吧?那确实是一个很棒的吻,很了不起。”他耸耸肩。“又或者那也还好了。”

“那应该意味着什么呢?”Morgana咬了一口点心,在厨房流理台上落下了一行饼干渣。她听起来很恼火。

“我不知道...但或许你留有一个完美的吻,然后永远地记住它更好一些。而不是强求一些不可能的事。”他说。“谁知道要是我找到他又会发生些什么呢?很有可能之后就会闹得很不愉快。而且我只是在追逐一个吻,我可以得到的,呃..”他无力地挥挥手。

Morgana翻了个白眼。“老实说,”她说道,“你的逻辑真是糟透了。我承认调监控录像有点儿太过了,但你说的那话根本算不上不再调查的理由。我知道Gwen伤害过你,但是--”

“别说了,Morgana,”Arthur威胁道。

“我很抱歉,但那是事实。我知道她伤害过你,你也需要时间来恢复,但那不是你不再和别人约会的理由。”

Arthur叹了口气抹了把脸。他本来只想过一个轻松的周六上午。

“我不是这个意思,”他说,“我和她已经结束了,真的。我只是不知道我是不是真的应该被这个陌生人搞得心神不宁。那你为什么又这么关心这事儿呢?”他问道。

Morgana耸耸肩。

“不管你怎么想,我只是关心你。”她说。“我想让你快乐。”

“你觉得这个神秘人会让我快乐?”

“他妈的我要是知道就好了。”她答道。“那也比看着你死死追着Merlin不放却从来不抬屁股做点儿什么强!”

Arthur的脸瞬间变得苍白。Morgana不禁心软了。“听着,我很抱歉,我知道你不想谈这个。但是那会一直折磨着你,所以或许别人可以帮你继续向前看。”

Arthur没办法从她的逻辑里挑出错,因为他自己也这么想过。

“假谦卑不适合你,Arthur”,她说着,拍拍他的胳膊。“别想多了,你在追Merlin这方面有点儿令人心疼,但还是有机会的。”

但Arthur却不那么确定。

TBC

*那喀索斯:那喀索斯(Narcissus),源自希腊神话,是河神刻菲索斯与水泽神女利里俄珀的儿子。也有水仙花,自恋者的意思。这里Merlin在嘲笑Arthur自恋。

*BuzzFeed:是一个美国的新闻聚合网站,2006年由乔纳·佩雷蒂(Jonah Peretti)创建于美国纽约,致力于从数百个新闻博客那里获取订阅源,通过搜索、发送信息链接,为用户浏览当天网上的最热门事件提供方便,被称为是媒体行业的颠覆者。 7年时间里,BuzzFeed借助最拿手的猫猫狗狗榜单图让自己的内容风靡社交网络,并发展成为一个盈利的内容网站。

 (下一更就真相大白辣!qwq)

 


评论 ( 3 )
热度 ( 60 )

© 梅语西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