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语西橙

【英语/西语渣翻】主产粮:Stony/Halbarry/AM/Napollya/LC/Superbat/Wondersteve
欧美圈微博@Ciela甜饼

【春节贺文/授权翻译/AM/现代AU/双向暗恋/清水甜饼】温柔本色(1/3)

This Cold December Night

温柔本色

原文作者:kim47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815123

作者授权:

Summary:

新年前夜的派对上Arthur从一位戴面具的陌生人那里得到了足以铭记一生的吻。在Morgana的帮助下他决心再次找到那人,何况那人还可以帮自己克服对于最好的朋友那种不适感...

作者说:题目来源于Michael Buble的歌。

译者说:译名取自该歌曲专辑名。保洁圈小伙伴春节快乐!春节期间肯定会更完后续的!qwq(拖延症晚期没救了...)

正文:

Arthur没精打采地靠在墙上,手里拿着一杯酒,目光不住地在房间里四处打量。他恼怒地瞪着手里的酒。

“如果我知道你脾气这么差的话,我就不会非得让你来了。”Morgana走到他身边。她夺走了他的酒,小酌一口。Arthur忍不住迁怒于她。

“不,你会的,你就是喜欢看着我受罪。”他说。

“那倒是,”Morgana说着,从她精致繁复的裙子里面某个隐藏口袋里摸出了手机。她抓着手机,突然给Arthur照了张照片。“噢,Merlin会喜欢这个的。”

Arthur半真半假地试着把手机从她手里抢下来,但她从他身边优雅地离开了,显然是在发短信。

“听着,”她把手机塞回厚厚的裙子里,“我知道你不喜欢这些派对,但对你而言在这类派对上露面是很重要的。这有利于激励公司员工的士气,而且会让你更好地融入团队里。人们喜欢这样。”

“所以你就没完没了地和我说这些。”Arthur说着,把手里的酒一饮而尽。“爸爸从来不会来这种派对。”

“所以这家公司十年来一直萎靡不振,”Morgana反驳道。“是时候来点儿新东西了--是你一直在说这些话的。”

Arthur叹了口气。他知道Morgana是对的,而他讨厌她总是说到点子上。

“我只是不明白Merlin为什么不用来。”他转而抱怨道,努力博取最后一丝同情。他的紧身衣真的很不舒服。“他在公司里和我一样重要。”

“你知道他去看他的妈妈了,”Morgana说着翻了个白眼。“你给他派过那么多活儿他只不过是回去看看她,而且看在上帝的份上,今天是新年前夜啊。”

Arthur很感激她没问自己为什么如此想让Merlin待在这儿,所以他又开始一言不发地打量会场。每个人都在礼服上费尽了心思,而且至少还有一半人仍然戴着他们在门口领到的面具。Morgana告诉他花销的时候他差点要得动脉瘤了,但她坚持说他们付得起的。他不得不承认,那面具做工精美,繁复素雅,而且每一副都是独一无二的。Arthur戴了五分钟就痒得难受,就随手把它扔到了会场里的一张高脚桌上。

Morgana也摘下了她的面具,她说不想剥夺大家欣赏自己漂亮脸蛋的权利。

“Arthur!”一只胳膊搭上了他的肩,一股古龙香水和酒精的混合香气飘了过来。他立刻就认出了来人。

“你好,Gwaine,”他说着,放弃了从对方怀里钻出来的打算,那只会让Gwaine变本加厉。

“兄弟这派对真不错。”Gwaine语调轻快,又递给他一杯酒。

“都是Morgana的功劳了。”Arthur推拒道。Gwaine向Morgana举杯示意,后者点点头。

“我尽力而已。”她谦虚地说。“嗯,不过几乎每次我都会成功,”她补充道。典型的Morgana风格。

“为了成功,”她直直地望向他的眼睛。Arthur知道她说的不只是这次派对,还有这两年他们一起打拼出来的一切。

“为了成功,”他赞同道,然后他们举杯一饮而尽。

*

到11:30的时候,Arthur已经有种飘飘然的感觉。现在是他最爱的时刻:酒精的量足以使他感到放松愉悦,但他明晨也不会因此而后悔。音乐很悦耳,他正和一个人力资源部的人共舞,但那人的名字他暂时记不清了。他几乎都要忘了Merlin把自己扔在派对上然后和他妈妈待在家里的事儿了。几乎。

“好了,王子,”他的右侧传来一个声音,一只手抚上他的腰,揽着他转了个圈。他及时伸出手搭在了Gwaine的胸口以防两个人双双摔在地上。他眯着眼睛瞪着Gwaine,皱了皱眉。他讨厌对方高于自己的事实。“该轮到我和Percy跳舞啦。”Gwaine说着,松开Arthur,对他笑笑。“你知道我可是等了一个晚上。”

Arthur翻了个白眼,退到一边。他看着Gwaine款款走向 Percival,而后者看起来又惊又喜(就像大多数人在面对Gwaine时那样),但Arthur注意到Percival紧紧地揽住了Gwaine的腰,而且两人间的距离更近一些。Arthur感到了一阵嫉妒,但他随即厌恶起这样的自己。他叹了口气。

“新年前夜别这么多愁善感嘛,”Morgana说着,把另一杯酒递到他肘边。“你又不是来给我的派对添堵的。”

“新年前夜正是多愁善感的好时机,”Arthur争辩道。他啜饮一口他的新酒,“你知道的,就反思过去,认真忏悔之类的。”

Morgana翻了个白眼,但她望向他的时候目光柔和了许多。

“现在后悔也只能怪你自己,”她说,“要是你让他来的话他就会来了。”

“不,他不会的,”Arthur答道。这些话他们已经聊过好几百次了。“而且,我永远都不会要求他的。”

“这就是为什么说你们两个是宇宙白痴。”

“Morgana--”

“我知道我知道,”她说道,“我之前全都听过了。但如果你想下什么新年决心的话,就由此开始吧。”

还没等Arthur列出所有Merlin不可能知道自己尴尬可怕小想法的理由来反驳她,Leon就过来环住了Morgana的细腰。

“Leon,”Arthur点点头,Leon对他笑笑。

“玩得开心吗?”他无视了Arthur,无辜地问Morgana。就仿佛没听见Arthur和Morgana的半截对话似的。

“比我想象得有意思。”Arthur极不情愿地说。Morgana笑着把她的酒一饮而尽。Leon搂紧她的腰,亲了亲她的脸颊。

“Morgana真的很会撮合他们俩。”他赞许地说着,看向他们。“Gwaine呢?我想问问他下周的事,我们要去踢球。”

Arthur朝舞池点点头,Gwaine和 Percival正在忘我地亲吻。Leon笑了。

“我看,他们忍不到午夜了。”他说。他回头看着Arthur眨眨眼。“那么你又会在午夜时分亲吻谁呢,Arthur?”

Arthur耸耸肩,啜饮了一口酒。“我只会和这玻璃杯相依为伴了。”他说着,试图追随灯光,但却也因此错过了大部分打光。Leon看了看Morgana。

“你知道的,”他刚一开口Arthur就呻吟起来。

“上帝啊,不是吧你也...在这个派对上我一秒钟都没开心过!”

“好吧好吧,我不说了。但是你不会在午夜亲别人纯粹是出于固执。我就想说这些。”

“才不是--”Arthur刚开口Leon就拍了拍他的肩。

“说真的,兄弟,我们没必要再聊这事了。”

Leon牵着Morgana进了舞池。Arthur看着他们开始旋转起舞。他嫉妒他们之间的那种简简单单的柔情蜜意,那正是他心心念念的。他和Merlin之间很接近这一步了,但要真的把自己和Merlin推到这样的境地,他很难忍受。

差五分钟到午夜的时候乐队停下了伴乐。所有人都聚集在了小舞台前面。要放烟火表演的屏幕已经搭好了,这个时候大家都习惯性地吵吵嚷嚷起来。所有人都聚集起来,或者和恋人或者和朋友们在一起欢快地交谈。Morgana和Leon在他的左边,他们的胳膊彼此环绕。鬼知道Gwaine跑到哪里去了。如果非要他猜的话,可能是和Percival去衣帽间鬼混去了。Morgana环住Arthur的手臂,笑着对他说:“你今年表现真的很棒,Arthur,”她轻轻地说。“我为你感到骄傲。”

Arthur惊恐地发现他的胸口仿佛被紧紧地攫住了,他的眼角像针刺一样疼痛。

“谢了,”他生硬地说。他低下头,抽出自己的胳膊。“你也是。”

当时钟显示还有三十秒钟到零点的时候,Arthur突然感觉到右边有人撞了他一下,貌似是拥挤的的人群把两个人踉踉跄跄地撞到了一起。他本能地扯住对方想要保持平衡。

“你还好吧?”他问道。

那个男人点点头。他的制服是一件全黑的可笑斗篷,上面还点缀着银色和紫色的星星。Arthur忍不住想要嘲笑他。他仍然戴着他的面具,那是最繁复精细的面具中的一副。向前倾斜的面具稍稍遮住了他的眼睛,他的半张脸几乎都隐藏在面具后,Arthur甚至无法看清他的眼睛。男人稍稍有些气喘吁吁,好像他刚刚极其放飞地奔跑或者跳舞了似的。Arthur并未认出对方。

他开口想要说点儿什么,虽然他不确定人们从何时开始倒数,又为何而倒数。他抬头望了望钟表。

“十,九...”

那人的手仍然搭在Arthur的胳膊上,当Arthur回望他时,他似乎在盯着Arthur的嘴唇看。Arthur的目光自然而然地落到了男人的唇上,他情不自禁地注意到那格外诱人。

“六,五...”

那人走近了,毫无征兆地,Arthur的心怦怦直跳。那柔美的红唇和半掩着黑色面具的苍白脸颊令他无法移开目光。

“二,一...”

会场里爆发出人群的欢呼声,但Arthur几乎什么也没有注意到,因为这个陌生人在吻他。他的唇轻柔地压在Arthur的唇边,带着些许地犹豫。但见Arthur没有回应自己的时候,他又稍稍加重了力道。他的手紧紧地按在Arthur的胳膊上,Arthur本能地倾身向前,毫不犹豫地回吻对方。他环住对方的腰,撬开他的唇,完全忽略了周围的人们。

那是一个美妙的吻。

那人抛开了起初所有的犹豫,捧住Arthur的脸颊,温顺地仰起头凑向那完美天神。他的灵舌轻柔地描摹着Arthur的唇瓣,每一次轻吻都更深一步。不去管周围的音乐和焰火,和他正享受着一个生命之吻的事实,他真的对于自己刚刚弄出的声响很尴尬。但Arthur还是抛却了自己所有的暧昧与惊慌,热切地回吻着对方。他们唇舌交缠。男人黑色的金属面具抵着他的脸颊,这是这个吻唯一美中不足之处了。Arthur伸手捉住它的边缘,只想把它拽下来不再碍事,那样的话他就可以畅通无阻地亲吻这个男人了。

但那人猛地推开了他,喘得更厉害了。虽然Arthur看不见对方的脸,却可以感受到他浑身上下每一处都高度紧张。神秘人的嘴唇张成了一个完美的O型,他迅速抽回抚在Arthur脸上的手然后转身拨开人群全速逃开了。

Arthur站在那儿愣了十秒钟,手指无意识地摩挲着唇瓣。Morgana拽住他的胳膊,领他转过身来。她和Leon都一脸难以置信。

“Arthur,是谁--”

那使他从恍惚中惊醒,他跟着那人穿过人群。他不确定如果找到对方他会说些什么--或许他会礼貌地询问一下对方给了自己一生中最棒的吻之后又跑掉的原因,又或者自己只是揪住他然后吻他--但他知道自己必须得说点儿什么。

那人只比他早出发了几秒钟,但Arthur到处都寻不到他。他不在酒店休息室,不在盥洗室,也不在外面的街道上。他追到半路才幡然醒悟到那已无足轻重。

那场邂逅就像是寒冷雪月天里的一场美梦,除却他依然酥麻的唇瓣,他还能感受到对方的手黏在自己臂膀时的美妙质感。

他回到酒店,Morgana正站在休息室里。他刚进去她就冲了过来紧紧地攥住他的胳膊。

“Arthur,这是在搞什么鬼?”她一脸震惊。

“Morgana,”他答道,“该死的,我一点儿头绪都没有。”

*

“哪种人会亲一个陌生人然后跑掉呢?”Morgana陷入沉思。她正坐在Arthur套房的沙发上,蜷缩着双腿靠在Leon的怀里,而后者已经沉沉睡去。

Arthur又回到了派对上,又是提词又是闲聊地过了一个小时。人们逐渐离开会场,要么回家要么赶去下一场派对。一旦只剩下几个人的时候,Morgana就准许他离开了。Arthur飞快地逃回了酒店楼上。他那极富远见的姐姐早已给他订了套间,她知道Arthur不会愿意午夜后赶回他的公寓的。

他脱下了那件可笑的王子制服,换上了宽松的运动长裤和T恤。有人来敲门的时候他正在给自己倒酒。有那么一瞬间他以为是派对上的那个男人来解释原因,但他的理智否决了这个选项,告诉他那可能是烦人的Morgana。

Arthur呻吟一声把头埋进了枕头里。他上楼后喝的两杯酒并没有理清他的思绪。

“我不知道,但是我恨他,”他说,“那是我这辈子最美妙的一个吻!我再也不想见到他了。”

Morgana摇摇头。

“找到他没那么难的。如果他在会场里,那么他就是公司的人,或者他的朋友是公司员工。我们可以先筛选宾客名单,然后再进一步缩小范围...”

“但是他跑了,”Arthur否定道,“如果他想让我知道他的身份的话,他就不会这么做了。”

“他可能只是吓到了。”Morgana不屑一顾。

“那他要是我的员工怎么办呢?我不会因为一个吻就去追查我的雇员,更何况他们还不想让我知道他们的身份!”

“嗯,他们在亲你之前就应该想到这一点。除此之外,Arthur,”Morgana倾身向前,握住他的手。“你刚说那是你这辈子最美妙的一个吻。你难道不想知道那是谁吗?”

Arthur的确想知道。他疯狂地想要知道那人的身份。他几乎可以说服自己称这只不过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不然的话这个秘密会一直折磨他。但事实是,那真的是一个难以置信的吻。他想要更多。

“好吧,”他说,“好吧。”

两人沉默良久。漫长的一天所带来的疲倦迅速席卷了全身。最后Morgana起身推醒了Leon。她和Arthur道过晚安,就推着Leon回了两个人在隔壁的套房。

Arthur关灯上了床,愣愣地盯着天花板。他搞不清自己的感觉,或者自己应该有什么感觉。他拿起床边的手机,开始浏览消息。他略过了午夜左右收到的消息,突然间,一条消息映入眼帘。他的胃开始翻滚。

Merlin (12:21) 新年快乐,Arthur!

他盯着那条消息,恼怒地发现自己开始情不自禁地微笑。该死的Merlin。他解锁了手机。

Arthur (03:17)新年快乐!你真的错过了一个超棒的派对...代我向Hunith问好!

他盯着屏幕愣了一分钟,然后找到联系人列表,点开Morgana的对话框开始打字。

Arthur (03:19) 求你别告诉Merlin。

Arthur把手机扣在床头桌上然后睡了。

最后他终于睡着了。

*

“我有一个计划,”1月3号的时候Morgana轻快地走进他的办公室,大声说道。她坐在了窗边的沙发上,向Arthur挥了挥自己的平板电脑。

“早上好,Morgana。”Arthur说。

“我拿到了派对的登记名单,而且把我认出来的在场宾客都排除了。当然那些太矮或者太女性化,以致于不能当你的神秘吻者的人也被我排除了。我们马上就能找到他啦。”

“嘘,”Arthur从办公桌后起身关上了门。“你能不能别让全公司都知道这件事啊?”他坐在她身旁,接过平板。

“名单上还有60人呢。”他浏览了一下。

“那就是你派的上用场的地方了。我知道你没认出来他,但是你肯定可以确定这里面有一些人不是他。你看到了他的嘴唇,所以你可以知道他有没有胡茬之类的。”

Arthur的脑海迅速闪现出了那双唇:他只是瞥了一眼,但他记得那饱满鲜红的唇瓣,和那刀削般的下颌。

“好吧,”他说,但却把平板递回到Morgana手上。“但是我不能在工作时间干这个。”

“Arthur,这里又没有别人,我们大部分的客户都直到下周才会出现;你还有什么别的事儿急着要做呢?”

“那不是重点,”Arthur坚持道。“这种行为太不专业了,我不想在这儿干这个。”

Morgana正要张口反驳,一声“呃”让两个人猛地抬起头。看到疑虑重重的Merlin站在那里,Arthur的心开始痛苦地怦怦跳动。

“你们两个想干什么?”他的目光在两个人间游移。

“啥也没有!”Arthur迅速答道。他像个白痴似的起身回到了办公桌旁。

“Arthur,我们稍后再说。”Morgana说着走向门口。“Merlin,”走之前她漫不经心地向Merlin点点头。

“好吧,那一点儿也不可疑。”Merlin说着翻了个白眼。

“老实说,Merlin,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总做最坏的打算。我们只不过在谈论一些家里事,”Arthur在屏幕上随意乱点,但其实什么也没干。

“好吧,你们的确在谈家事。”Merlin莽撞地说。他现在正站在Arthur的办公桌前,双手揣兜。他还像以往那样蠢得令人心醉,但Arthur不能直视他。他不敢确定这是因为他和Morgana千百次的对话,还是因为几个月以来首次被人亲吻所带来的惊诧。真的,Arthur觉得自己特别没经验。

“你有什么想喝的吗?”他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回击Merlin的嘲笑。(Merlin会说他这样是不达标的)

Merlin皱起眉。

“咖啡?”说着他看看表。Arthur叹了口气。他们每天早上都去拐角处的咖啡店买咖啡,而且正好是在Arthur到岗的一个小时之后(每天早上7:55整)。在Arthur看来,那咖啡不怎么样,但Merlin坚持说他们家做的拿铁奶茶是全伦敦最好的。而且平心而论,Arthur真的很好糊弄。

他站起身。“好吧,”他的语气就好像这不是他们的日常,而是在纵容Merlin一样。他从桌后抓起大衣,然后把自己的围巾扔向Merlin。“咱们走吧。”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84 )

© 梅语西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