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语西橙

【英语/西语渣翻】主产粮:Stony/Halbarry/AM/Napollya/LC/Superbat/Wondersteve
欧美圈微博@Ciela甜饼

【春节贺文/授权翻译/Stony/清水小甜饼】黏住你

Stuck on You

黏住你

原文作者:Sineala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108737

作者授权:

Summary:

经验之谈:冬季别在户外亲钢铁侠。

作者说:这都是 Teyke的错,我正在写那篇 Canadian Shack h/c,然后我让她帮我想想Steve和Tony为了表达爱意可能做出的一些甜蜜的小事儿。我没想写亲吻,因为Tony穿着盔甲,而且外面还在下雪。结果后来不知怎么的就变成这样了。

Beta:Robin_tCJ 和 Teyke。

译者说:提前祝盾铁圈的小伙伴春节快乐啦~~qwq

正文:

Steve不是不知道外面现在是20度*。他做工优良的制服有隔热的功能,而且通常在战斗中他都有别的事儿要关注而不会去管天气--但有时候情况也会恶劣到他不得不去注意天气。

今天就是那种特殊情况。雪至少不是现在下的,但之前肯定是下过了。可以看出来雪化后又重新冻了起来。他每在冰面里走一步就会陷入五英尺厚的雪块里。天空灰蒙蒙的,冷风迎面吹来,即使是AIM新研发的那批激光束也没能照亮天空。

或许下一次,他想着,击退了另一个beekeeper,AIM会把基地建在别的地方,至少别是布法罗*了。最好找一个不会受大湖效应下雪的地方,或者找个什么人来管管这大雪也好啊。即使是Logan看起来脾气也更差了,虽然说很难看出来。

超级遗憾的是Ororo现在在度假,Steve想道。他看到三十英尺高的Jan在狠狠跺脚。Ororo肯定能对这鬼天气做点儿什么。

“和这些精神控制卫星说再见吧!”Jan叫着,然后向巨大的天线接收器投出一截树干。树干霎时间四分五裂,天线接收器的一块也凹了进去。

如果这就是解决方案的话,那么得用好多树才能搞定这个。

之后Tony俯冲而下,火力全开,把整个接收器融成了一大块难以辨认的废金属。最棒的是,空气也变得更温暖了。虽说只是暖和了那么一点点。

上帝啊,他爱死Tony了。

AIM的科学家们见到这局面瞬间萎了。

接下来的半个小时就是打扫战场的时间了。Peter把一部分能动的敌人都黏住了--另一部分不能动的也被黏住了--接下来唯一需要做的就是站在冷风中瑟缩着等待神盾局的到来。Steve让每个想要待在美妙暖和的昆式战斗机里的人都进去了。但当然啦,在最后一批AIM科学家被运走的时候,总是要有人看防的,那个人就是他。Tony也当然自愿陪在他身边。

他站在一个小山顶上俯视AIM基地的残骸。那堆废金属曾是一个卫星,但现在却变成了残雪下的尘埃。Jan巨大的脚印赫然在目。

在他身后是一行熟悉的轨迹,伴着金属靴子踩在雪上咯吱的响声。

“刚刚真是干得漂亮。”Tony走近的时候Steve回头望道。

“嗷,那不算什么。”即使是穿着盔甲Tony看起来也有点儿害羞。

Steve冲动地倾身吻了他--为什么不亲亲他的甜心呢?--他把唇贴上冷冰冰的金属面甲。然后--

啊-哈。

他试图推开Tony但是失败了。

他黏住了。

他又试了一次。

还是黏住了。

他没想过自己会甩舌头。但是--好吧,可能加了那么一点点舌头。那显然就是他黏住Tony的原因。

“Steve?”Tony好奇地问。“我不是介意你亲我,不过你得在这儿站上一会儿了。”

Steve痛苦地闭上眼睛,希望Tony不要试图乱动。

“嗯嗯嗯嗯呜呜呜嗯嗯嗯嗯呃,”他说。

他睁开眼睛,在自己的全部视野范围里几乎只能看到Tony的面甲后的眼睛在望着自己。

“噢我的天呐。”Tony的声音听起来又心疼又想笑。“Steve,你的舌头是不是黏在了我的盔甲上?”

他甚至都不能给对方一个语义清晰的回答。“嗯。”

“上帝啊。”一声可疑的轻笑从声音系统漏了出来。“那真是--上帝啊。我很抱歉。”

“嗯嗯嗯!”Steve恼怒地说,因为很显然他没法说出‘我很高兴你觉得我的痛苦十分搞笑’这句话。

他努力转移重心,这很难办,因为他不想冒身体后仰的风险。他喜欢自己原来的舌头。

几声颤抖的呼吸声响起--Tony稳住了自己的情绪。“我很抱歉,真抱歉,一点儿都不好笑。真的。”

Steve尽可能地盯着近在咫尺的Tony瞧。“唔唔唔唔唔。”

但是Tony搂住了他,虽然冷冰冰的,但那是Tony呀。他觉得好受点儿了。

眼前突然一亮。Steve知道头盔里的Tony正在使用平视显示器。

“我在联系昆式战斗机,”Tony说,“一秒钟就好,我在问他们有没有人可以出来送点儿热水什么的。我猜你不想让整个队伍的人都出来。”

“嗯哼。”Steve赞同道。最好把尴尬控制在最小范围。

求你了,别是Logan。他想道。

还真是Logan。

Logan花了整整十秒钟嘲笑他,然后自告奋勇地提出可以帮忙挖下来一块Tony的面甲--Tony是十分拒绝的--但Logan带来了一桶热水,那么Steve的舌头不久就可以重获自由了。

“走你,小家伙,”Logan说。Steve几乎要庆祝对方终于要放过自己了,但Logan咧嘴笑着又补了一句,“然后我们到家的时候就可以看《圣诞故事》*了。”

比起被嘲笑更可气的是Steve还get不到笑点。那听起来也不像是他醒过来以后看过的某部电影。

“Logan,”Tony的声音里渗出的寒意比天气更甚。

“那背景可是设定在1940年的!”Logan说,“队长会喜欢的。”

Tony轻轻打开面甲--可能吧--Steve想着,--所以这样对方就可以看到他的面部表情了--他那张‘嘿我可不是闹着玩’的严肃脸。“不行。”

“随你便。”Logan说着,昂首挺胸地转身回了昆式战斗机。

“那是一部圣诞经典影片,”Logan走远后Tony说道。因为他知道Steve肯定不知道这个。而且他有本事告诉Steve这个梗,以防对方因为被蒙在鼓里而难过。“是80年代拍的。”他顿了一下,“那孩子把舌头黏在杆子上了。”

噢。Steve叹了口气。“嗯,”他赞同道,“一点儿也不好笑。”

他的舌头疼死了。

“嘿,”Tony有点儿尴尬地说,“我很抱歉我刚刚笑了。我知道那不是--我不是故意要--”

当然啦,他刚刚是有点儿不高兴的。但他也能看出来这事儿挺搞笑的。而且Tony爱自己。他知道的。更何况Tony还在Logan面前维护自己。那真的意味着些什么,而且很显然意义非凡。

“没关系的,”Steve说,“我还爱你,你知道的。”他凑近对方。“我能再来一次吗?”

Tony的鼻尖因为严寒变成了淡粉色,他的呼吸在面前化为一片雾气。但他笑了。“我不知道,队长。你是想在这儿把命搭在我手上吗?”

“搭在你手上?”Steve说,“随时都可以。”

他倾身过去--碰到面甲边缘的时候他瑟缩了一下,这惹得两个人都笑了。

“过一会儿再来怎么样?”Tony提议道,“我们可以回到家,关上门,然后你可以随便亲我。没有头盔,而且温度是零度以上。”

“天呐,Stark先生,”Steve眨眨眼睛,“你真是很会宠坏一个小伙子啊。”

“还会有一个很棒的热水澡。”Tony笑着继续说,“然后我们裹在毯子里。再加上一杯热巧克力。”

Steve用他的冰手套摩挲着下巴,假装在考虑Tony的提议。

“还有棉花糖。”Tony补充道。

“那就这么说定了。”Steve说着,牵过Tony的手。两个人并肩走回昆式战斗机。

好吧,美国队长已经吸取了教训:下次,少甩舌头。

【完】

*华氏温度,大约为零下六点七摄氏度。

*布法罗:布法罗(Buffalo),又称水牛城,是美国纽约州西部伊利湖东岸的港口城市,纽约州第二大城市(仅次于纽约市)。布法罗位于尼亚加拉河南口,西与加拿大伊利堡隔尼亚加拉河相望。都市区包括8个县,面积为4058.5平方公里。地处湖滨平原,平均海拔146米。冬季寒冷多雪,平均气温在0℃以下;夏季暖热,平均气温超过20℃。年降水量约900毫米。

*《A Christmas Story》: 圣诞经典,讲原作者1940年儿童时代的真实故事。充满温馨和童趣,适合全家人观看。1994年的续集叫做《我的夏日故事》(My Summer Story)。 影片完全是四十年代美国中产阶级温柔梦乡的生活。影片以从孩子的视角来看世界,讲述男孩的执着和成人的荒唐举止,从而获得温和的幽默和辛辣的讽刺效果,夹带了淡淡的愁绪,构成影片独特的魅力。(B站有资源)

(感谢阅读!)

评论 ( 16 )
热度 ( 82 )

© 梅语西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