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语西橙

【英语/西语渣翻】主产粮:Stony/Halbarry/AM/Napollya/LC/Superbat/Wondersteve
欧美圈微博@Ciela甜饼

【春节贺文/授权翻译/Halbarry/Hal求婚梗/清水小甜饼】你想来点儿薯条吗?

Do you want fries with that?

你想来点儿薯条吗?

原文作者:MechaShizuko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107829

作者授权:

Summary:

Hal和Barry姗姗来迟的晚餐上,恶作剧接踵而至。

作者说:

这篇文章的beta是tumblr上的 dickgrayzon和demonwayne。超级感谢他们无比的耐心。

译者说:嗯,这篇本来想春节的时候发出来,但是最近缺粮就放出来了。本篇清水但有敏感词汇提及,求lof不吞QAQ~提前祝绿红圈的小伙伴春节快乐qwq~~

正文:

“你为什么不把这玩意儿做的大一点而呢?”

Hal看着右边的Barry一边挤进狭小的跨斗里一边问道。两个人都知道Hal实际上可以造出所有运输工具。见鬼的,那次高速沙发之旅Barry还记忆犹新呢,只不过他不必在搭档面前表现得像个熊孩子,但那不意味着他不愿意呀。

“我需要保存能量。”Hal耸耸肩,“在这么劳累的一个周末过后我的戒指已经要耗没电了,所以造出来的东西越小越好。”

“你所做的只不过是在我迅速扫描了瞭望塔所有显示器的时候一部接一部地看恐怖电影。”Hal能看出来恼怒的Barry想要挥胳膊,但是地方不允许。

“好吧,不过我造出来环绕扬声器的时候可没见你抱怨过。”Hal倾身向他男友露出了一个得意的微笑。“我造出手铐的时候你也没--”

“行了行了。”Barry抱住膝盖。“你至少可以走快点儿嘛。”

Hal肆意地笑着,他骑着绿色小摩托和它的小跨斗在宇宙飞驰。他扫描地球的轮廓,然后在戒指的帮助下找到了中心城的坐标。

“好的,我们可以在晚上11点左右抵达你的住处。你明天有工作吗?”

速跑者把下颌倚在胳膊上,看起来像是接受了自己的处境。“没有,我这一周都请假了。”

“很好,那我们就吃点儿夜宵吧。”

在加速赶往目的地的路上,他们见证了日光勾画出的美丽地球轮廓。在地球的暗面着陆不是个好主意,更何况你还要躲避如此多的卫星。但是Hal不会错过和Barry一起欣赏这美丽图景的机会。说起卫星...

“你想都别想。”

Hal从他的座位上蹦了起来。“你说啥呢?我啥都没做!”

Barry皱皱眉。“你还没做呢。我看到你盯着韦恩企业的卫星看了。所以你别想了。”

“嗷,求你了Barry,就轻轻地碰一下它。”

“Hal,严肃点儿。”

“但是Clark曾经--”

“不行!”

“你一点儿意思都没有,你知道吗!”

闪电侠只是得意地朝他笑笑,然后抱着胳膊嘟囔着他的男友是伪君子之类的话。飞行员载着他的男友穿过了大气层,长出了一口气。至少这回没有起火。

他们在一个小巷着陆了,然后换掉了制服。抵达的时间晚于Hal的预料,已经超过十二点了。即使是中心城这样时时刻刻人来人往的地方,大多数商店和餐馆也都关门了。

“那么夜宵是吃不成了。”Barry也没有太生气,因为他们可以在家用微波炉加热点儿什么吃的。然而,他还没提议,Hal就已经走出了小巷。

“你在说什么呢?那儿不就有一家店开着呢。”

“大肚汉堡?你刚刚待在瞭望塔吃了整整一周的垃圾食品!”Barry生气地说。

“那确实。但大肚汉堡家的汉堡可是脂肪最高的。”Hal回过头,嘴快要咧到耳朵根了。“所以,我们就用这个为这周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吧!”

“以我再一次请你吃晚饭这种方式?”

飞行员翻了个白眼。“别担心,自作聪明的家伙,我有办法搞定。”

Barry笑着摇摇头,跟着他进了餐馆。不出所料,这个点儿里面几乎没什么人。只有几个孩子,一位老妇人和店员。他们有充足的空间。

“在这儿等着。”Hal悄声说。

Barry挑挑眉,但还是照做了。Hal走向了收银台。他看到Hal叫来一位年轻的女店员,然后悄声对她说着什么。那声音太小Barry这边听不清楚。Barry决定放任对方施展魅力得到一份免费晚餐。他开始搜寻一个好位置。窗边的那个小桌子似乎不错的样子。

他坐下来眺望远方,想起来一会儿要感谢Jay在自己外出的时候照料中心城。上次瞭望塔值班周过后他不得不回来拯救被无赖帮接管的中心城。

“哎呀,你好帅哥。你介意我坐在这儿吗?”

Barry回头望见Hal手里拿着他们的晚餐,脸上还带着超级愚蠢的微笑。“除非那个双层超大份的Tummy汉堡是我的。”

Hal笑着坐下来。“他们家东西很好吃,但他们得努力起个更好听的名字。”托盘还没放到面前,速跑者就已经抓过汉堡吃到了肚子里。“我放了告束泥人们还狠喜欢那名纸。”

“噢我的妈啊Barry,你小时候没人教过你嘴里都是吃的的时候不要说话吗?”

面对Hal义愤填膺的指控Barry只是耸耸肩,然后又继续迅速往嘴里塞汉堡。(你把它整个儿都吞下去了,你这个怪物!)加奶酪和培根,不要泡菜。像往常一样,Hal按照速跑者的喜好点了餐。他本应习惯了这一切,但难以置信的是,这还是激起了金发男人对于男友的爱意。

“你在笑什么?”飞行员正在往自己的薯条上面挤番茄酱,不经意地瞥了一眼男友的脸。

感谢上帝他有超级速度,以致于Barry不必因为这么一件蠢事脸红。他咳嗽了一下,控制住面部表情,然后指指自己的脸。“你的脸上有--”

“你在说什么--”他的话说到一半就被打断了。金发男人的指头迅速在番茄酱里蘸了一下,然后全抹在了他的鼻子上。

“嘿!”

Barry朝着那张惊愕的脸偷笑着,还尽力想要再来一下。这次Hal当然有所准备,他朝着Barry轻轻扔了一根薯条。但令他措手不及的是,Barry在半空中用嘴刁住了薯条。Hal感觉笑意在自己心中弥漫开来。

“你真是太荒唐了。”

Hal那种吃屎般的微笑似乎柔和了许多。“你喜欢这个。”

“当然啦。如果你没和我一起闲逛还总是像个傻瓜一样的话,我也不会显得那么成熟而有责任心。”

“你这个坏人!”更多的薯条向速跑者的脸颊飞去。“你怎么能这样利用我?”

“呃...不好意思打扰一下?”一个犹疑的声音打断了两个人。桌旁站着那位刚刚应了Hal招呼的年轻女店员。她看起来有些紧张,目光不停地在Barry空空的托盘、洒满桌子的薯条以及Hal涂满番茄酱的鼻子间游移。两个人看起来像是两个手卡在饼干罐里时被发现的孩子。“您想来第二份吗?也是免费的。”

什么?免费的?Hal为了得到这些免费的食物究竟为这个世界做了什么贡献?

Hal也注意到Barry已经吃完了,他冷静下来擦了擦脸,然后对女店员露出了迷人的微笑。“噢当然好啦。就给我的伙伴来一份就好,我这些够了。再来一份双层超大份的Tummy汉堡吗,Barry?”

两个人都热切地注视着Barry。“呃...不用了,那好吧。小一些就好。”他迷惑地答道。

Hal回望那位年轻女士时依然挂着微笑。“那就常规大份Belly汉堡吧。”

“马上就好,先生。”Barry等她离开后,把肘部搭在桌上,目光里尽是谴责。“你做了什么?”

“什么也没做!”Hal双手举起做投降状。“我猜他们对于凌晨的顾客真的很友好。”看到Barry怀疑的目光,他松口道:“嗷,信我就好啦,行吗?”

Barry哼了一声。作为报复,他偷走了一根蘸满番茄酱的薯条,然后无视了Hal的抗议,愁眉满面地大声咀嚼起来。

“所以....这儿有人欠你钱。”

“啥?没有!”

Barry用手支起下颌,继续盯着那对棕色眼睛看。“你可能是向他们保证说会给他们一本超人的自传。”

Hal皱皱眉什么也没说。他决定无视Barry的提问,拿起自己的汉堡咬了一口。

“难道是蝙蝠侠的?”

“为啥会有人想要蝙蝠侠的自传啊?”Hal咕哝道。

Barry咯咯地笑了。“那么...你暴露自己的身份,然后保证说要给这家餐馆联盟的赞助。”

“即使是我也没那么不负责任。”

Barry笑着迎上了Hal的目光,然后撤回身子让赶来的女店员为他摆上新托盘。他向她表示了感谢,然后满意地大快朵颐。

他们平静地继续吃夜宵。速跑者不时地会注意到有几个店员往他们这个方向看,这让他有些敏感。但考虑到Hal正试图用剩下的薯条模仿Oille奇怪的大胡子来让Barry在吃汉堡的时候噎死,他觉得这还是情有可原的。他们确实吸引了许多注意力,更何况店里还没什么人。

直到他们点甜点的时候,Hal的恶作剧似乎越来越受瞩目了。再加上一直向他们这边投过来的目光,Barry真的开始怀疑出了什么岔子。这期间有几个孩子离开了但还有两个待在店里,那位老妇人也还在,而且一直向他们投以责备的目光。或许两个人的薯条战争有些太过了。

“Hal,说真的,你为了免单做了什么?”他指了指自己吃了一半的冰淇淋。

罕见的是,绿灯侠忽然在座位上坐立不安起来。Barry的神经突然间紧绷起来。几分钟之后(对于Barry而言仿佛一个轮回),Hal似乎找到了决心,直直地望向Barry的双眼。

“Barry,我...”一听到Hal严肃的声调,Barry在座位上端正了身体。利用对方不设防的优势,Hal抓住了Barry的一只手。不幸的是,他抓的是Barry握着一勺冰淇淋的那只手。

飞行员心里忍不住骂了一句,他试着用几张薄薄的餐巾纸擦干左袖和桌面。平时的话Barry会帮他的,但他又一次吃惊地发现那位年轻的女店员赶了过来。就好像是Hal花钱雇她在自己身边解决麻烦一样。对于闪电侠而言,这一切都发生的十分缓慢,他本可以阻止的,但Hal的严肃脸让他心情压抑。刚刚发生了什么?

在竭尽可能地清理一番之后,女店员向他们点点头,然后匆匆离开了。她跌跌撞撞地走到了收银台后,那边她的同事们正在正大光明地盯着Hal他们瞧。

“Barry?”Hal又试了一次,努力引回对方的视线。“呃,我...我一直试着找个好机会说这事,而且似乎这不是个好时机。而且我不确定我自己是否真的想要这个。但如果你想要的这样的话。”他用手捋了捋头发。“老实说,当我开始考虑这件事的时候,那个人只能是你,这的确永远都不像我的作风,你知道吗?但是我...”

“Hal。”Barry向桌对面的Hal伸出手,并轻柔地覆上对方的手。“你在胡言乱语。”他努力用微笑来打消男友的疑虑。但他想起来他们现在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时,脸不由得变烫了。

棕发男人捉住Barry的手,然后紧紧握住。“我尽力想说的是我爱你,我也知道你爱我。就像我支持你一样,你也一样帮助我。我总是想那就足够了。我们在一起这么久了,作为朋友还是更甚,似乎都没有关系。只要你还是我最好的朋友和搭档,一切都没问题。没必要担心。”Hal望着他们缠绕的手指。“但再也不是这样了。”

Barry目视着飞行员缓慢地起身,但却并没有松开自己的手。他的心跳得飞快以致于整个人都僵住了。他很确信餐馆里的每个人都听到了自己如雷的心跳声。好似过了一个世纪那般,Hal跪倒在他面前。

“Barry Allen...你愿意嫁给我吗?”

噢。

他忽然觉得世界都已分崩离析,一切都静止不动了。

Hal的唇仍然保持着他讲出最后一个字时的形状,他的脸上仍是那副Barry无法辨认的表情。就像这样,Barry有时间从世界上每一个角度来分析这句话,但他只需要待在这一刻,来把握住这秒永恒。

然而,他唯一想要活着的时刻,就是和他的爱人在一起的时刻。

不再去理会周遭人的目光,Barry的眼眸中只剩下Hal。他感觉自己露出了了有史以来最大的笑容。他现在可能像自己的制服一样红了,而且他觉得自己要喘不过气来了,仿佛刚刚在一天之内环绕了地球八十圈。

“我当然愿意你个傻瓜我不敢相信你在问我我是不是--”

那双紧握着他的手牵着他离开了座位。“哇哦,哇哦,你说的太快了,兄弟。”当Hal的脸凑近金发男人的时候,那笑容放大在他眼前。Barry还没反应过来,两个人的嘴唇只有一吻之隔。“再说一遍,用我能听清的语速。”

“我-愿-意。”

Hal捧住了他的脸悄声说。“自作聪明的家伙。”

当两个人的双唇相遇的时候,Barry可以发誓,整个世界都开始天旋地转。或者说是因为餐馆里剩下的五六个人开始鼓掌。朝他们吹口哨的是那位老妇人?他还没来得及细想他们的观众,就被Hal拉进了一个更深的吻中。这让Barry忍不住抚上了对方的翘臀。明白了。现在是庆祝吻,他有点儿想知道快餐店的店员和顾客们对于两个人订婚的反应。

Barry先推开了Hal。“这真是为这一周画上了一个完美的句号。”

Hal吻上他的左脸颊,唇一直留恋在那里,赞同性地哼了几声。他环住了速跑者的脖颈,Barry能同意自己和他这样亲密接触真是不能再棒了。

“啊,年轻而又相爱的人啊。”

“该死的,这的WIFI信号太差了,我都没办法上传图片。”

“看看他脸红的样子,多可爱啊!”

Barry僵在了原地。他越过Hal的肩头暗中观察,发现那一小撮人在注视着他们,一些人仍然保持着鼓掌的姿势。那位接待他们的年轻女店员正朝他竖起大拇指,而那位老妇人也向他眨眨眼睛。

“哇哦你们大家,谢谢你们。”Hal转向观众们,但他一只手仍然搂着Barry的肩膀,另一只手搭在他的胸口。“你们的支持对我们而言就是整个世界,对嘛小巴?”

 绿灯侠标志性的微笑回来了,而且那微笑现在正向Barry火力全开。他百分百地确定自己的脸肯定红得要命,但那也不能阻止他疯狂地盯着他的男朋友瞧(现在可是未婚夫啦!)。他捏着Hal的翘臀,向大家露出自己最礼貌的微笑,并因为右边传来的大声尖叫沉醉不已。



“嗯,那可真不赖。”

Barry已经成功地稳住了呼吸(该死的神速力),正一脸怀疑地看着他。“我们做‘性交’之后要用这个来当枕边悄悄话的话题,你是认真的?”

“在床上用‘性交’这个词,你是认真的?还有,我说的不是上床辣,傻瓜。我说的是整个...”

他朝天花板甩甩胳膊,心中朝着Barry大叫,不让对方大声说出来。“哈,你知道的,这一整夜。太棒啦。”

他听到Barry调整了一下身姿,抬头看到对方正倚在自己的右肘处。一些吻痕清晰可见。它们不会留很久,但看到自己的努力卓有成效总是很棒的。和一个速跑者约会比他一开始想的更有难度,但不是他在乎的那种挑战。

“你知道的,‘向我求婚’的那一整件事。”该死的,那种无耻的笑容又回来了。

“嗯,是那个。”

他听到Barry笑了,那无忧无虑的笑声也让他忍不住漾起微笑。噢,他真是要陷进去了。

“这不意味着要改变些什么。我是说...这能不能就是一个形式?我们不需要一场盛大的婚礼或是极其惹眼的大聚会。”

Barry的手随意地抚上他的胸口。“怎么,你现在是害怕了吗?我还以为我坏坏的灯侠男友是英勇无畏的呢。”

“我当然是!而且,在这段关系里我害怕的也是可能会失去你,而不是把我自己托付给你。”

“那就是了。”

“哇哦。”

“Harold Jordan,你刚刚想什么呢?”

“闭上嘴,Bartholomew。”

“我真的很欣赏你的浪漫,但你现在起码晚了五年。根据我刚刚听到的话,我们可是订婚了。”

“你说晚了五年是什么意思?什么时候浪漫都不晚。”

Barry的手搭在Hal的心口。“你刚刚在一个快餐店求我嫁给你。”

“那可是我的绝思妙想!你总是吃垃圾食品,因为那个又便宜又快捷,而且还可以给你四处奔跑的能量。我只不过是在你享受乐趣的同时又给它赋予实用价值而已。”

“你当然是这么做的,长官。”金发男人又躺在了Hal身边,偶尔戳戳他怕痒的胸口。“一切都很浪漫,直到 Wellington 女士请大家喝啤酒,还尽力去劝说可怜的店员整夜不打烊来庆祝。”

“正是如此!我不仅赢得了我们两个的免费晚餐,而且还得到了免费畅饮。我敢打包票不论你问谁,他们都对那些恶心的浪漫技巧印象深刻。”真的,他是最棒的。一切应该步入正轨的事情都恰到好处,现在呢,他有一整周的时间和Barry待在一起。好吧,可能不是一整周,金发男人可能请了一周假,但他没有。但是眼下还是有着大把的自由时光--看到Barry的脸时他脑子里一火车的主意硬生生僵住了。

“小巴?怎么啦?”

放在他胸口的手攥成了拳头。“我真不敢相信。”

“Barry?”

“你向我求婚,这样我们就能吃白食了,对吧?”

该死的。

“...我得解释两句-”

“我的天!”眨眼间的工夫速跑者就坐起身来。“你真的那么干了!”

“呃...”

Barry恼怒地盯着天花板。“所以那位女店员在我们需要帮助的时候才一再出现。她是在尽可能帮你!而且所有人都在盯着我们看!他们都知道!”Barry羞耻地捂住脸。

Hal起身坐到他身旁。“他们对于这事儿也很友好,很支持。”看到Barry迅速转过头,Hal赶紧闭上嘴。

“给我一个理由,不然我现在就把你从床上踢下去。”

“事实是那不是一个玩笑。”Hal耸耸肩。“我一直都打算向你求婚。到现在大概得有一个多月了,我只是从没想好过...你知道的,正确的时机。这完全是我搞不来的东西。我还有些期待你会迈出第一步。所以当我们到了中心城的时候我看到了那家店还开着,就想着‘太酷了’。”

Barry十分不屑。“酷?你的语言还真是生动形象啊。”

“在漫长的一周和一顿激动的晚餐过后我刚刚进行了两轮激烈的床上运动,所以让我休息一下嘛。”

速跑者现在倚在Hal的左肩上,正大光明地偷笑起来。“你啊,还真是荒唐。我不敢相信我居然还答应了。”

“嗷,别这样么。这可是一石二鸟。”

“实际上是一石三鸟。我们还喝到了酒,记得吗?”

Hal把胳膊靠在脑后,又躺到了床上。“就是这样!浪漫还没有落幕。我们刚刚打开一扇机会之门,眼前是无限的可能。”

Barry也躺下了,手覆在自己的腹部,“你不是在说我们的关系,对吧?”

“不是。呃,从某种意义上来讲,是的。就只是想象一下我们通过这种方式可以得到的免费食物吧。我们可以去更好的餐馆,就像Coastal Flats,或者是Jackson’s!下次我会随身带着订婚戒指,那一定很棒!或者就用我们的戒指也行?我们小心点儿就好,在一番动人心魄的告白之后搞了一脸红色纤维的话那就煞风景了。”

一个枕头迅速地飞向Hal的脸,十分有效地令他闭上了嘴。但即使Barry使出全身力气想要捂住对方的脸,Hal的笑声还是漏了出来。

【完】

评论 ( 13 )
热度 ( 123 )

© 梅语西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