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语西橙

【英语/西语渣翻】主产粮:Stony/Halbarry/AM/Napollya/LC/Superbat/Wondersteve
欧美圈微博@Ciela甜饼

【授权翻译/Halbarry/清水小甜饼】此心安处是吾乡

i know my kingdom awaits

此心安处是吾乡

原文作者:hes_made_of_gold (how_fickle_my_heart)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314564

作者授权:

Summary:

Hal很久没回家了。

作者说:感谢各位阅读!本文首发Tumblr,搬运至此。顺便说一下,我的Tumblr账号是 cherryflamed。

译者说:失踪人口回归辣!看过一遍之后发现自己的文风好像变了?(不,我根本就没什么文风...)原文用词极其考究,这也是翻译难产的主要原因(前前后后加上考试等原因拖了一个多月)。说起来也是我2017年第一篇绿红呢quq~授权申请已补~

正文:

“你...你想进来喝杯咖啡吗?”

 黑夜中Barry声音微弱却清晰可闻。他倚在门框上,灯光洒在门廊里,仿佛在牵绊着Hal的衣角,牵引着他走进去。屋前的草坪上长满了Hal记忆中并不存在的杂草。房门被重漆成绿色。如果Hal动动脑筋,就会发现这和他的灯戒幻化出来的物体是同一种颜色。他试图不去这么想。

“好,”他犹犹豫豫地答应了,几近失声。两个人几乎都畏缩不前。比起自己,Barry把情绪隐藏得更好。Hal不记得是对方的性格使然,还是速跑者使用了神速力。

 房子里几乎一如从前。厨房里熟悉的柠檬黄墙纸令Hal想要一头扎进去,就像一块烤面包扎进黄油里那样。咖啡机也待在厨房吧台的老位置,而且也和原来型号一致。当Hal意识到自己已经记不起咖啡的味道的时候,他努力吞下那股席卷到喉咙的巨大负罪感。

Barry转过身去,过分积极地整理着橱柜,糖还有什么别的东西。两个人都尽全力避免对方的视线。 

Hal环顾房间四周,发现厨房正对着客厅,而花园就在不远处。客厅里他睡过的沙发还在。那时候他总是起得很迟,然后急匆匆地赶去上班。他会在这里待上一周,有时候他的生活会忙得一团糟,但他们却是幸福地拖着那些事儿,然后什么也不做。Barry教过他怎样做高难度煎蛋,而Hal差点因为这事儿把自己毒死,所以后来的时间就贡献给外卖了。

房子没怎么变。为什么会这样呢?他思考着。才四个月而已。Barry不是那种随意重装房子的人。

沙发上散落着一些翻开的书。Hal转过头眯着眼睛盯着其中的一本封面瞧。是关于理论物理的一本书。它旁边是一本菜谱,上面压着一本厚厚的建筑学书。

沙发上还散落着几个空咖啡杯。沙发对面的桌上也有一些。

Barry有个坏习惯,他总是喜欢乱放东西。

这些小细节慢慢渗入了他的心,这种家的感觉盛满了他的靴子,让他收获了一种踏实感。在广袤无垠的宇宙里,他一直把闪电侠作为指引迷途的明灯,他把自己所有的爱和思念都倾注在了红色速跑者身上。他会把Barry置于圣光之中,出于本能描绘出希望的图景。

那是谬误,也是不公平的,而且Hal真的不想把他最好的朋友描绘成圣人,但当他的理智和他那想要描摹英雄的欲望搏斗的时候--好吧,他选择活下来。他既能记起道德高尚的闪电侠,也可以记起平凡普通的Barry。

在寒冷的太空中爱上一个英雄是轻而易举的。

“Hal?”Barry问道。Hal眨眨眼睛,望向站在厨房对面的男人。他感觉现在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比他在深空里的时候还要遥远。

他接过Barry推到两个人中间的杯子,往里倒了一大堆糖,并捕捉到了Barry怀疑的目光。他情不自禁地笑了。“我缺糖。”他随意地解释道。

Barry埋头喝起了自己的咖啡。或许他是在隐藏一些纠结的情感,又或许他是在吹去咖啡表面的那层水雾。 Hal不明白。他已经深陷外星礼仪文化太久了,以致于他的人类知识仿佛被侵蚀掉了。区区四个月就会变成这样,多么有趣啊。

“我很抱歉,”他轻轻地说。那杯咖啡就像是他脚下的一片巧克力深湖,他根本不敢移开目光。

可能并没有注意到Hal灼热的目光,Barry不得不以自己的方式和他搭话。“你的确应该这么想。”他的回答镇定自若,正是他平时强颜欢笑的那种方式。没有遇到意料中的怒火令Hal十分紧张。

“我知道的,但我不能,”他猛地摇摇头,搁在桌上的手握成了拳头。“我不能道歉。”

“你本来能的,但那现在也没用了。”很好,Barry胸中的怒火爆发了。继续吧那就。把火都发在自己身上吧。Hal瞥见一缕金色的发丝,但他随即又把目光黏在了吧台上。当Barry再一次开口的时候,他的声音轻柔了许多。“你可以先看看我。”

这不是个好主意,Hal想,然后他又大声重复了一遍。Barry一言不发。Hal抬起了头,他当然会抬起头,自从踏入这栋比他自己的公寓还要熟悉的房子他就在挣扎着想要这么做。

Barry仍然一头金发,仪表堂堂。他的眼神仿佛是在询问Hal在搞什么鬼,但话到嘴边就变成了感谢上帝你还活着。(Hal可能还在思考,那应该是显而易见的)速跑者的头发短了一些,正兴致缺缺地倚在岛式橱柜上,而他的小臂则抵在吧台上。Hal正坐在其中一个摇摇晃晃的高凳上,两个人处于可以互相平视的状态。灯侠胳膊上的肌肉紧绷着。

Hal从未有过机会。

他迅速起身,轻而易举地跨越了两个人之间微弱的距离。接下来他不容分说地猛地贴上了Barry的唇,灵巧而又优雅。他不合时宜地想,嘴唇能不能亲肿。如果他把Barry的嘴亲得足够肿的话,那么Barry就没办法吸入氧气了,那么血红蛋白就会被阻塞然后变蓝。(你看,Hal在上学的时候真的很认真。)

Hal强壮的双手抚上对方的短发,他们的鼻梁狠狠地撞在一起,以致于Hal可以感受到眼部的刺痛。上帝啊,抚在他发间的是Barry 的手,而深陷在他的脖子里的是对方的指甲。两个人还都没能张开嘴,因为他们彼此之间使的劲儿实在是太大了。

那不是吻,那更像是唇与唇的战争。

Barry的手垂到了吧台边缘。很显然,两个人都不会让步。他放弃了反抗。但Hal却没有迷惑地停在那里。他顺势倒在了他们身后的橱柜上,双手揪住了自己的头发,拙劣地模仿Barry刚才的轻抚。

 两个人都气喘吁吁。呼吸声充斥着整个厨房。

“该死的,”Hal靠在木质橱柜上剧烈地喘着气。他透过自己的刘海和手指看到Barry正全神贯注地盯着天花板看。Barry紧紧握着他的咖啡杯,以致于Hal开始担心它的安危。一分钟之后它飞向了对面的墙,并因此壮烈牺牲。Hal不禁庆幸自己对它没有太过同情。

Barry坐在吧台前,用手捂住了脸。“该死的。”他赞同道。但Hal却并没有从这句话中听到任何满意的成分。

“我说过这是一个坏主意了。”Hal嘟囔着。他转过身,瘫在了Barry身旁的座位上。他又把头靠在了桌上,下唇懒洋洋地压在岛式橱柜的木纹上。

“我只是让你看看我。”

“你在说谎。”他从容地答道。气氛又变得像之前那样剑拔弩张了。

 “你离开了。”Barry突然开口道,他的指责快如闪电。

Hal把脸埋得更深了。“嗯,我知道。我在那边。”时间滴答流逝。每一秒对Hal而言都仿佛隔世。Barry一定是淹没在他的呼吸声里了。“我之前也离开过。”

“不像这次。”Barry的声音更沉闷了。那不正是问题所在吗?Hal逃避自己的问题,去解决别人的问题。

“我没有逃避。”他试图辩解。至少这次不是。“我知道我的前科让你很容易这么想,而且我的前科也真的很多。但,但这次不是那样的。我向你保证。”

“我下班回家后你已经走了。”Barry说。那是事实,千真万确的事实。但Hal从未如此迫切地想要否认某个事实。

“我也不想的。”

Barry把手摊在了桌上,露出了脸。他直直地望着Hal,目光穿透了对方的暗色刘海。“那我又怎么能知道呢?这和你每次带女孩子上床之后用的伎俩一模一样。”

Hal还能说什么呢?他也不想总是离开他们的--女孩们和Barry。他内心里是有点儿想留下来吃早餐,或是和他们一起慵懒地沐浴在微弱的晨光之中。那对于Barry来说会不会更有吸引力一些?Barry是不是那个最重要的人?Hal只记得那天中午11:08的时候他被一阵强光弄醒了。当他看到戒指上的消息的时候肾上腺素飞速飙升。如果他有机会和Barry一起睡觉的话,他是不会有一分钟的犹豫的。

 “我想你了。”他转移了话题。

“难道我们就要无视那个问题了吗?”Barry问道。他们仍然在互相凝视。Hal叹了口气。

“那你想怎么办呢?”在这方面他更相信Barry一些。

“你走了很久。”

“那是我的工作。”

Barry啜饮了一口咖啡。“我那时真的很生你的气。”

“那现在呢?”Hal弱弱地问。

“那是你的工作。”Barry一本正经地说,嘴角勉强扯出一个微笑。

“离开是你的工作。”Barry摇摇头,想打消一些恨意。“不论是当时还是现在,给我发条短信你会死吗?”

Hal哽住了,这不仅仅是因为他在来找Barry之前吃了个油腻的汉堡。“我很抱歉。”他可以整个晚上不停地重复这句话,但Barry还是不会真正明白Hal的意思。

“我想你了。”Barry 的眼睛蓝得发亮,紧紧地盯着他。Hal见过广袤无垠的宇宙,他是方圆千里唯一一个生命体,但他的紧张感却并非来源于此,而是来源于那份仍然在撕扯着胸膛的孤独感。

“我很高兴我到家了。”Hal静静地说。Barry笑了,那笑容纯洁而又美好,或许现在情况会暂时好转一些了。

【完】

(下一篇大概是春节小甜饼辣~)

评论 ( 6 )
热度 ( 90 )

© 梅语西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