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语西橙

【英语/西语渣翻】主产粮:Stony/Halbarry/AM/Napollya/LC/Superbat/Wondersteve
欧美圈微博@Ciela甜饼

【授权翻译/Halbarry/灵魂伴侣梗/清水小甜饼】灵魂宝石

灵魂宝石

原文作者:serenityabrin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611678

作者授权:



Summary:

从一次漫长的太空任务中回来之后,Hal的行为举止十分滑稽。Barry决心搞清楚真相。

作者说:

赠给Themisto

这个故事发生在JLA: Year One之后的某个时期。

译者说:考完试我又回来啦!这篇也算圣诞贺文辣,毕竟在板鸭1月6号圣诞节才结束quq~本文有些慢热,不过心理描写十分细腻,嗯,不好吃都怪我。【文中有一些敏感词汇提及,不过基本是清水】(lof抽风...重发一遍...不知道为什么tag里找不到这篇文QAQ)授权申请已补~

正文:

“Hal,你的手腕怎么啦?”

Barry无辜的问题引起了Hal触电式的惊恐反应。Hal刚刚正捂着他的手腕,这时候像被烫到了一样松开了手,然后迅速把整条胳膊都藏在了身后。

“没有,当然没有。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

Barry还没搭上话,Hal就顺着走廊飞走了。Barry望了望坐在电脑显示器前面的J'ohn。“多奇怪,不是吗?”

J'ohn耸耸肩,一脸冷漠。“Hal一直都不走寻常路。他刚从一次漫长的太空任务中赶回来,我敢打包票他需要一些时间来调整回这儿的生活节奏。”

J'ohn的话似乎很有道理。但是Barry不敢确定。自从回来以后Hal一直鬼鬼祟祟的,Barry却搞不清楚原因。他甚至都逮不到Hal。

Hal不在的六个月是如此的漫长。直到他离开Barry才意识到自己的生活里满满的都是Hal。近两年来,在Barry的生活中,Hal逐渐变得越来越重要--直到他离开的时候,Barry都不知道怎么填满自己的生活。


所以看到Hal回来他十分激动,但Hal已经回来两周了,Barry还是感觉和以前一样孤单。

“这儿呢。”

Barry抬起头,看到 J'ohn正拿着一大叠文件。“麻烦你浏览一下这些文件,看看有没有还没输入到电脑系统里的信息。”

Barry拿过文件,发现那是一些有关星系里不同外星文化的枯燥报告。通常看到这些文件Barry会很开心,因为他喜欢学习新东西。

但今天他的心思真的不在这上面。但他也确实没有什么事情可做,而且如果手上没有活儿的话他肯定又会因为Hal反常的举动而心烦的。

所以他点点头,决定把时间花在J'ohn给他的任务上。


 


 


********


整整半天,Barry都在忙着看各个地方的奇怪文件。他回了中心城好几次,去取一些东西来让他们的总部看起来更舒适一些。但想了一个更好的主意之后他又把它们放了回去。


他真的尽力了,但他就是不能集中注意力。Hal回来之后发生的事一直在占据着他的脑海。而且他越想这些事,他就越觉得Hal在完成任务的时候肯定发生了些什么。


Hal比往常安静多了。没有值班任务的时候他礼貌地拒绝了Barry向他提出的所有一起出去的邀请。事实上,最近两周他们都没有在一起值班过,Barry觉得他肯定是故意的。因为黑金丝雀和绿箭侠正在俄罗斯处理任务,联盟里只有J'ohn, Arthur, Hal和Barry,而且Arthur的时间通常都很有限。


自从Hal回来之后Barry每次都是和J'ohn 一起值班。


Hal是在躲他么?Barry不得不承认这个想法比预想的更伤人。过去六个月里他逐渐意识到Hal对于他而言十分重要。他不想失去Hal的友谊,所以他不能用余生来思考自己究竟做了什么导致Hal疏远自己。


结论是一定发生了什么事情。Barry意识到Hal在他生命中的存在是因为自己急切地期盼对方回来,但有可能他想得太多了。或许J'ohn是对的,Hal只是需要一些时间来调整。


这个想法听起来一点儿也靠不住。自从Barry认识Hal以来,他已经出过许多次守护者派给他的长期任务了。根据Barry的记忆,Hal需要的集中精力的方法不过是再次待在飞机里罢了。Hal曾经说不靠戒指飞行会给他自由自在的感觉。


自从回家以来Hal有充足的时间可以去飞行,但他仍然十分安静。不,他在出任务的时候一定发生了什么事。Barry觉得身为Hal的朋友他有义务搞清楚真相。Hal会和周围的所有人聊得热火朝天,特别是当话题是他自己的时候。但Barry知道要让Hal开口说一些实质性的东西是个相当艰巨的任务。


Hal显然经历了一些事情。他从未主动提起这些,但如果他想要接受它的话就必须得聊聊那些事。


Barry觉得作为Hal的朋友他有职责说服他谈谈那些事。


 


********


事实上Barry紧张地直打颤,所以他花了整整一分钟才发现Hal正待在他们公司的衣帽间里。时候不早了,那儿静悄悄的。Barry意识到Hal即将去夜间飞行--Barry知道他靠这个来缓解白天的疲劳。


衣帽间的门没关,Hal正穿着T恤和牛仔裤,所以Barry闯进去的时候也没觉得有什么奇怪的。


不到一秒钟Barry就看清楚了一切。Hal正坐在长凳上,边上是他没怎么动的飞行服和头盔。他弓着身子,手肘抵在膝盖上。他的右手紧握着左手手腕,似乎正忙着查看它。


他看起来是如此专心以致于Barry也想看看发生了什么。Barry仍处于他到达的那一秒--他仍在加速寻找Hal--在Hal发现速跑者之前Barry有充足的时间看清楚Hal手腕上的绿色小字。


看到Hal手腕上亮绿色的“Barry Allen”的时候,他惊呆了。“你的手腕上为什么会有我的名字?”或许Barry应该再思考一分钟的--或者再好好想想--而不是像这样没头没脑地问出来。


Hal吓了一大跳,他像之前那样迅速把手腕藏了起来。“Barry,你在干什--”


他还没问完,Barry的思维就迅速得出了答案。说来也奇怪,他又想起了今天下午J'ohn给他的报告,心不由得一沉。“我是你的敌人吗?你...你不信任我吗?”


“你在说什么?”Hal问道。听起来他真的很迷惑。


“我刚刚在 J'ohn给我的文件里读到了Efrnie'ied。当有人做了对不住 Efrnie'ied星人的事--就是那种会引发不信任,愤怒,伤害或恐惧的事情--为了将那个人公之于众,他的名字就会出现在当事人的身体上,然后那个人就会被流放。我知道你曾经用你的戒指和外星生物联结过,所以有的时候你会沾上一些他们的特质。是因为这个吗?你是不是--”


“不是的!”Hal坚决否认道,试图向Barry伸出手,而且伸的是左手,他这时又想起了左手手腕上还写着字,就迅速垂下手尴尬地站在那里,似乎有些不知所措。


“不是那样的。我没去见Efrnie'ied。我没有不信任你、讨厌你、害怕你或者什么别的。你是我的...朋友。”


他说出朋友之前犹豫不决的样子并没有对Barry起到安慰的作用。“那么你去哪儿了?你最近为什么这样疏远我?在宇宙中发生了什么事?”


“我...”


Barry有些恼怒地径直走向Hal盘问道:“你去哪儿了?”


“我去了Delonth。守护者们说--那儿有一场Novedion族人之间的争端,他们想让我去解决。那是纯粹的政治问题,和你无关。”Hal朝他露出了一个紧张的微笑。


Barry仍然不满意。“那为什么你行为举止这么奇怪?为什么我的名字会出现在你的手腕上?”


Hal向后退了一步,一只手拨弄着自己的头发。他不停地向Barry投去紧张的目光但却始终没有直视他的眼睛。


Barry抱着胳膊等着他的下文。


“争端发生在Novedion族人中的三个派别之间:崇敬四月亮的人,追随太阳的人和倾听水晶的人。”Hal最后说。“那真的只是件鸡毛蒜皮的小事。来自四月族的一个年轻人发现了一件具有魔力的遗物。那件遗物对于他而言太过强大了,在受控之前它引起了很多毁灭性的灾难。那件遗物是太阳石,来自古代太阳族。宝石来自 Novedion历史上的蛮荒时代,它们在很早以前就被法律明文禁止了,而且本应该被销毁掉的。”


在解释事情经过的时候,Hal一直在盯着Barry右肩上面的一个地方看。缺少眼神交流令Barry十分不安。到现在为止这听起来还像个正常的任务,所以Barry不确定Hal为什么如此不安。


Hal继续说:“水晶族受该遗物的影响最大。他们最大的城市几乎被夷平了,还有几个人也因此而死。他们呼唤公平,要求赔偿自己的损失。四月族把过错推到了太阳族身上。他们说那个发现遗物的年轻人只是个无知的傻瓜,他不小心陷入了自己都无法理解的麻烦当中。太阳石并不为人熟知,所以他怎么能知道自己拿到了太阳石呢?那块石头最后还害死了他。四月族指出太阳族没有像他们一样销毁太阳石,但太阳族说他们都不知道太阳石的存在。他们说太阳石是在四月族的领土上发现的,所以他们不可能把它用做武器。而且太阳石的年代太过久远以致于历史上没有可信的记载。他们的争论持续升温,看起来可能要开战了。”


“所以,守护者们派你去解决争端。”Barry说。


Hal点点头。“这是最为复杂但却不是最费脑子的情况。Novedion族人已经把血腥暴力封存在了几个世纪以前。他们很珍惜现在和平共处的关系,而且没人真的想要打起来。他们的确想清楚了自己的立场。我只是去那儿确保事情正常进展,让他们待在谈判桌前罢了。这样他们在事情进展不顺利的时候可以朝我这个局外人嚷嚷或者泄愤。总的来说,这不是守护者们派给我的最难的外交任务。”


Barry皱了皱眉。“那和我的名字出现在你的手腕上有什么关系?”


Hal又开始紧张地用手指拨弄头发了。“呃,你看...和平进程的一部分是...他们在Delonth有国王和女王。所以,你知道的,也会有公主和王子。已经定好的一件事是四月族的公主要嫁给太阳族的王子。那也算是一件大事,然后...那不是我的错!”


“什么不是你的错?你做了什么?”Barry怀疑地问。


Hal咬着嘴唇,看起来极度自责。“我真的没意识到她对我有意思,真的。我专心于谈判,而且还急着回家。但是,呃,她总是在我身边转悠。她看起来真的很年轻,对于即将到来的婚礼十分紧张。这我也能理解。她似乎没个可以说话的人,而且看起来很孤独,所以我很同情她。我就偶尔和她打个招呼--再看看她在做什么。然后,呃,她误会了我的举动。”


“你让公主爱上了你?”Barry翻了个白眼。典型的Hal作风。


“我没让她做任何事。我没想让她爱上我。”Hal辩解道。


Barry摇了摇头。“你什么都没做?真的吗?继续说,Hal。”


“真的,我是一个完美的绅士,一切都照常进行。你会为我感到骄傲的。我知道我...我是说我明白你为什么会觉得呃...会觉得是我的错。但是,我没说谎。我向Novedion族人证明了。我这次真的没想过要勾搭任何人。在这个时候就更不会...”


Hal瞥了一眼他的左手手腕,又迅速地移开了目光。Barry感觉到Hal说出了他本不想说出的话,但他又不清楚那是什么。


“在哪个时候?”他问。


Hal看起来仍然很矛盾:“没什么,那不重要。啥也没有,Barry。我保证。”


“不,这还不够。”Barry说。“我的名字出现在了你的手腕上,那和 Novedion公主又有什么关系呢?在Delonth发生了什么?你怎么就不告诉我呢?”


Hal什么也没说。Barry可以看出来Hal又开始自我封闭了。Barry之前就见过他这样了,而且Barry知道这样的话,自己就永远都得不到他的答案。


Barry只好选择了那个屡试不爽的方法:搜索。他在一秒钟之内跑回了正联瞭望塔,找到了Novedion的文件,浏览了一遍,然后回到了更衣室。


一秒钟之内,他的世界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因为报告中藏着这么一段:


Novedion族人将会在25岁的时候迎来性活跃的时期。同许多地球文明一样,他们实行短期或是伴随一生的一夫一妻制。他们相信“灵魂伴侣”的说法(两个或是多个Novedion族人拥有一种灵魂纽带)。在Novedion有两种灵魂伴侣是合法的:柏拉图式的和罗曼蒂克式的。研究表明,大约有3.8%的伴侣们被认为是天然的柏拉图式“灵魂伴侣”。大多数伴侣都是罗曼蒂克式的。然而,在那些携手度过一生的伴侣当中,拥有灵魂纽带的只占19.6% 。没有灵魂伴侣似乎也没什么好羞耻的,但Novedion族人的确更偏爱那些有灵魂伴侣的人。


Novedion的独特之处在于“揭示联结”。灵魂伴侣和灵魂纽带渗透到了Novedion族文化的骨髓之中,且具有重要意义。同样地,他们的科学家和宗教领袖发明了灵魂宝石。通过它 Novedion族人可以“揭示”灵魂伴侣间的联结。联结的“证据”会以名字的形式出现在男孩或女孩的手腕上。银色表明两个人是天然的柏拉图式灵魂伴侣。绿色表明两个人是罗曼蒂克式的灵魂伴侣。


灵魂宝石的原理人们无从得知,但有证据表明它不止对Novedion族人起作用,也适用于其他具有情感的生物。关于灵魂宝石的可信度只有野史作为证据,但到目前为止还没有相反的论断证明灵魂宝石会在揭示灵魂伴侣时出错。从表面上可以看出来灵魂宝石高效合理地完成了它的使命。


Barry打量着Hal的手腕,想要证实他现在知道的事实。“我们是灵魂伴侣?”


他脱口而出。


Hal惊讶极了:“你是怎么--”


“我在J'ohn的报告里读到了这个。”Barry说。


Hal整整呆住了一分钟。“有报告?”他的震惊变成了怒意。


“要想知道些什么的话那真的十分有用。”Barry生气地说。


“Hal...”Barry仍然因为刚刚读到的东西而头晕目眩。他的心跳得飞快,竭尽全力不让自己操之过急。会有一个合理的解释的。Barry不想欺骗自己。


但那个想法现在已经在他的脑海里扎根了。Barry很愿意承认他珍惜Hal。因为Hal的存在,他接受了另一个男人对自己来说非常重要的想法。他还没有进行下一步的逻辑分析--他还没能成功面对自己真实的想法--但刚刚揭露的事实令一切都可以用新的眼光来看待了。


对他而言,Hal看起来真的很不舒服。他一直把自己的手腕藏在身后,就好像不让Barry看到它,就能阻止Barry知道这件事似的。


“那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意味着我们是好朋友--”


“报告上说绿色意味着联结是天然的罗曼蒂克式的,”Barry尖锐地说道。有部分原因是他不喜欢别人对他说谎,而且他得承认他也不想让Hal逃避这个。


Barry意识到他希望这是真的。


Hal似乎呆住了片刻,但转瞬即逝。“那上面当然这么写了,有什么是那上面没写的吗?”


“Hal,严肃点儿。”Barry的语调十分平静。Hal叹了口气。


他弱弱地问:“我们就不能忘了这事吗?”


“不,我不能。那就是你想要的吗?你想聊点别的事儿吗?”Barry尽力了,但他声音里的痛苦还是显而易见。


Hal看起来十分挫败。“Barry,不是...我没有...”他的话戛然而止,整个人看起来像是断了线的木偶一般崩溃。


他重重地瘫在了长椅上,叹了口气。他痛苦的样子令Barry不知所措。


漫长的一分钟过去后,Hal又开口了。他一直盯着眼前的储物柜看,一次也没有望向Barry的方向。他的声音毫无起伏,听起来绝望而又心碎。


“公主向我表明了她的爱意,三族的人都火冒三丈。一切都陷入了骚动之中。太阳族已经准备好要完全退出谈判了。他们说他们不再认为我是一个行为举止值得信任的公证人。一些人甚至公开质疑守护者们不是派来我赢得皇室公主的芳心的,而是来在Novedion族人里为绿灯侠们取得立足之地的。Delonth地区宇宙能量丰富,过去许多有权势的人都曾对此表现出兴趣,所以 Novedion族人理应保持警觉。他们本以为守护者们不会有这等意图的,但现在他们开始动摇了。”


Hal叹了口气,低下头盯着自己的脚。“我辩解说守护者们没这么想过,我也没有娶公主的打算。我只是对于被作为政治筹码的她表达了关切之情,而她可能是理解过头了。或者说我好像是唯一一个把她看成人,而且还真心挂念她感受的人。 Novedion族人并不接受这个说法,尤其是太阳族的。”


“但是水晶族的人却犹豫不决,开始考虑这种可能。他们承认公主可能是爱上了我或者是被我迷住了,而我却一无所知。他们提出了举行婚礼的可能,四月族和太阳族也同意了。然而重点是我声称对于公主一点感觉都没有,而且...”


“而且?”Barry静静地问道。Hal什么也没说。


他的肩垮了下来。“当他们第一次指责我愚蠢地围着公主打转的时候,我说我不会爱上公主的,因为我已经爱上了别人。我没意识到他们有一个测谎仪可以确切地指明两个人的联系。要是我提前知道就好了。”


Hal的声音现在染上了痛苦的颜色。


“但是他们的机器真的管用,而且如果我能证明我绝望地爱上了别人--到了灵魂联结的程度--他们就会推断出我没有被命令去做任何不合适的事情。我猜那是他们文化中的某种规定。”


他听起来十分不快,Barry的心不禁沉了下去。“你知道谁的名字出现了吗?”


“我知道。”


“你希望是别人的名字?”Barry能想出来解释Hal的反应的理由只有这个了。


但他的话似乎吓到了Hal。他最后抬起头,直视Barry的眼睛。“不,我当然没有。你为什么会那么想?”


“为什么不能是我?”Barry生气地说。“你已经躲了我好几天了。让你说出真相就好像是在拔你的牙一样,而且有我这样一个灵魂伴侣,你听起来就像是要被推上断头台了似的。”


“好吧,当你知道你爱上了一个不会回应你的人的时候,你还能做出什么反应呢?”Hal不甘示弱。


“谁说我不会回应你的?”


Hal想要开口反驳--很显然他希望Barry会说出什么不一样的话--但Barry的话真的闯进他的大脑的时候,他整个人都呆住了。他花了一分钟才理清自己刚刚听到的话。


对于Barry而言仿佛过了一辈子。他本没打算要说出来自己的想法的。他陷入了和Hal的争执当中,不假思索地说了出来。现在,他焦急地等着Hal的回应。他的心跳得越来越快,时间在他周围缓慢地流逝。在站着不动的时候他实际上是在加速,因为他没办法克制住自己。


等待是一种煎熬。


“你是说...你是在说...你也和我的感觉相同?”Hal最终开口问道。


Barry开始痛苦地自我辩解。“呃,我不知道这件事是因为你都没有告诉过我你的感觉。你什么都不说。我怎么能知道你的脑袋里想了什么呢?”


Hal只是无言地望着速跑者。Barry马上后悔自己说了那些话。他本能真诚一些的。他知道Hal在坦诚心迹这方面不太灵光,而让Barry成为第一个“投降”的人也不会要了他的命。他们将会围绕这个话题谈谈戒指的事儿,但Barry的确有点确定了Hal的感情。而且,即使他搞错了,他也相信Hal。Hal不会因为他的感情而伤害他的,而且把这种话大大方方地讲明白总是没什么错的。


但Barry不想选择那条路,而且现在他想要收回自己的话重新开始也很困难。


Hal突然笑了。他伸出手把Barry扯进了一个怀抱里,吓了速跑者一跳。


“我们是一对,嗯?”Hal说。


Barry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一分钟之后他在Hal 的怀抱里完全放松下来。被抱着的感觉真是太棒了。


Hal望着Barry的眼睛,开口道:“我很抱歉,你是对的。我干了蠢事儿,而你值得更好的人。我只是...我猜我做了最坏的假设。Delonth上发生的一切逼迫我去面对我还没准备好面对的事。公主说她爱着我的时候我完全被打了个措手不及,而且我意识到我本应该注意到她对我有意思的。如果这事儿发生在一年前,我可以打赌我可能还会掺和到这段关系当中。


但我想的全是我是多么想待在这里,是多么地想和你待在一起。当Novedion族人提出这个事情的时候,我不假思索地说自己爱着别人。后来我才意识到那些话应该是有一些可信度的。 进入揭露室的时候我十分担心我的手腕上什么东西都不会显示出来--那我就不得不装疯卖傻地说我爱着别人,这让我没法向公主表达爱意,但那人也不足以成为我的灵魂伴侣--之后你的名字就出现了,我一点也不意外。事实是我一直都没意识到这个秘密在我的心里跳动了这么久。再次看到你在这里,我不知道想些什么好...我意识到要是你的感受和我不同的话,那该有多伤人。”


“‘灵魂伴侣’意味着两情相悦。”Barry安静地提醒道。


Hal不屑地哼了一声。“嗯,就好像过去几天的事儿可以用逻辑解释似的。”


Barry笑着把脸埋进了Hal的肩膀。“我也是这么想的。当你不在的时候,我意识到我们在一起度过了数不清的时光。没有你在身边的时候我十分寂寞,而我希望你会回来。”


Hal搂着他的胳膊收紧了。Barry抬起头,落入了Hal盈满爱意的目光中。他不假思索地把Hal拉进了一个意外的吻中。Hal的回应比他期待的还要饥渴。


Hal的手指滑进Barry 的发丝间,轻抚着他的头。他用极富技巧的吻撬开了Barry 的双唇。Barry从未经历过如此激烈的吻,而他自己也比之前预想的更为兴奋。


他推开Hal,喘了口气,想要说些什么。Hal似乎很乐意换个地方,他衔住了Barry耳后的一块皮肤吮吸起来。


“你知道的,我仍然很孤独。”Barry试图让自己显得有点儿生气,但他急速的呼吸声出卖了他。


但那确实起到了预期的效果。Hal放开他,露出了一个好奇的表情。“你的意思是?”


 “嗯,即使是你回来之后,我也很难和你一起待上两秒钟。现在我可以把两秒钟延长到比你们正常人多得多的时间,但那还是很难令人满意。而且你答应过我回来之后要陪我一起看比赛的。”

Hal向他投去了一个怀疑的目光。“我觉得今晚上好像没什么比赛。”

“我确定现在在海滨城有一个饭馆正开着呢,”Barry坚定地说。虽然他特别想和Hal滚到床上去,但他想要一些更为实质性的东西。他不会心急的,他只是把自己一分钟之前想的东西说出来了而已,而且在和Hal的这段关系中,他永远都不会拒绝他想要的那事儿的。

不,在那事儿真的发生之前他和Hal应该好好谈谈。

Hal很可能也是这么想的,因为他叹了口气点点头。“嗯,离这儿一公里的地方有一个你可能会喜欢的下流酒馆,虽说他们不会穿成那样给你上菜。”

Barry微笑着把他的制服收回到戒指里,露出了他的常服。Hal草草地扫了他一眼,目光里充满了感激和赏识。“我不确定事情是否会变得更好。”


“那你就得另选个餐馆啦。”Barry轻松地说。


Hal把飞行套装塞进旁边的储物柜的时候全程得意地笑着。Barry知道他只是在试着惹恼自己。


他尽可能冷漠地说:“所以,那个会永远地印在你的手腕上吗?”


Hal翻了个白眼,领着Barry出了大楼。“嗯,我觉得会的。你的名字永远刻在了我身上。”


“所以,那就像纹身一样。” 


Hal皱起眉,向Barry投去了一个怀疑的眼神。“为什么这么说?你也想要一个?”


Barry笑着牵起了Hal的手。“不是,我只是在想我们应该去纹身店,然后再在上面加上‘独有’两个字。”


Hal望着他的目光是弥足珍贵的。


【完】


 (中间的一些译名有不妥的地方欢迎指正!)


评论 ( 12 )
热度 ( 122 )

© 梅语西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