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语西橙

【英语/西语渣翻】主产粮:Stony/Halbarry/AM/Napollya/LC/Superbat/Wondersteve
欧美圈微博@Ciela甜饼

【待授权翻译/Halbarry/含Kylewally/清水小甜饼】人形抱枕

Pillow

人形抱枕

原文作者:stratataisen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3153743

Summary:

给Dean Grayson的赠文。几周没见到Hal之后,Hal又重回了Barry的怀抱。

译者说:授权申请已发出~日后补上~

正文:

  Barry一只手在男人棕色的发丝里穿梭,另一只手慵懒地划过平板电脑的屏幕。他怀里熟睡的男人不时用头蹭着他的胸口,不知道在嘟囔着些什么。速跑者脸上露出了温柔的微笑:他不介意被当成人型抱枕,即使趴在他身上的Hal开始流口水了。他俯身在男朋友的额头上留下了一个轻吻,然后深深地闻了一下男人的气息。

  已经三个星期了,他已经整整三个星期没有见到过绿灯侠了。三个星期以来,绿灯侠一点儿消息都没有,而且他也无从得知为什么Hal没有在规定的时间内赶回来。Hal之前也出过灯团任务,但从没去过这么长时间...而且这次任务应该是很简单的。至少,无论如何,Hal是这么对他说的(“一周就能回来”)。但当一周变成了两周,之后又变成了三周的时候,Barry就开始忧心忡忡了。毫不夸张地说,他简直极度紧张,几近歇斯底里;他很确定自己快要把Wally逼疯了。

  幸亏他的侄子同情他,让Kyle去看看发生了什么。很显然当最优秀的绿灯侠在OA的时候,守护者们霸占了他的时间,又给他派了另外一个耗时更多的任务。据Kyle从Kilowog那里得到的消息称,Hal对于加班这件事一点儿也不满意,以至于他在赶往第二项任务地点的时候一直像个孩子似的噘嘴生着闷气,这让外星人感到十分好笑。Barry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也笑了,因为这意味着Hal并无大碍,而且很快就要回家了。

   几天之后Hal终于落在了他们公寓的小阳台上,他筋疲力尽,但至少还活得好好的。他一进客厅就瘫在了Barry身上,累到连卧室都去不了了,甚至连制服都没脱。

  男人挑了一个好地方,就趴在他身上睡着了。虽然说速跑者很确信他的腿马上就要麻了,而且当他最后站起来的时候后背肯定会抽筋。灯侠把全身的重量都压在了Barry身上,金发男人后背的上半部分抵在沙发扶手上,右腿也卡在Hal和沙发之间动弹不得。

Barry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检查了一下灯侠的状况,以确保他安然无恙。确信Hal不需要疗伤之后他就开始在对方身下挪动身体。他不想弄醒精疲力竭的男人,但至少他得让自己稍微舒服一点儿(如果他们要这么待上好一会儿的话)。他把卡着的右腿抽了出来,轻轻地压在了Hal的腿上,又把垂在沙发腿前面的左腿落在了地面上。

  Barry可以感觉到Hal开始在他的胸口晃动,并轻轻地在他身上挪动身子。几分钟后灯侠抬起头,开始打量公寓的四周。Hal试图阻止自己打哈欠,但他失败了,而且这还使他的哈欠声比平时高了几个调。金发男人的笑声吸引了他的棕发爱人的注意力。

Hal把下颌抵在Barry的胸膛上,微笑地望着他。“嘿,你在呀。”

“嘿。”Barry再次把手指插进Hal的发丝里。“你感觉怎么样?”

棕发男人轻轻哼了一声,对Barry的服务表示满意,然后又把头贴在了速跑者的胸口。“比我之前好多了。虽然我还是感觉有点儿累。”

“你看起来的确比之前好多了。你刚刚踏上地面的那一刻就好像是要散架了一样,不过在那之前你就瘫在了沙发上。”

“我几点回来的?”

“四点左右吧。”

“现在几点了?”

Barry看了一眼手表。“差十五分钟八点。”

Hal抬起头望着Barry,一脸懵逼。“我睡了四个小时?”

“差不多吧。”

灯侠看了看他们现在的姿势然后又瘫在了速跑者身上。“你一直都没动地方吗?”

“差不多吧。”

“抱歉啦。这真是不能再舒服了。”Hal弱弱地说。他支起身子想要坐起来,但Barry把手搭在了他的肩膀上,阻止了他。

“没关系的;我不介意被你当成抱枕。我只是有点惊讶于你趴在了我的上面....”Barry的声音越来越小,脸也红了。Hal的唇边露出了一个邪恶的微笑。“我不是那个意思。”

“噢真的吗?现在吗?”Hal语调轻快,暗示性地挑了挑眉。“或者说你就是那个意思。”

Barry的唇边绽开了一个小小的微笑。他拉过Hal,使对方与自己额头相抵。“我好想你。”

“我也是。”Hal轻轻蹭着他的鼻子。“我-”

“啊啊啊啊我的眼睛!我的妈啊!”

沙发上的两个人迅速弹了起来,猛地望向门口。Wally正站在那里使劲地捂着眼睛,一脸生无可恋。他的男朋友正站在他的身旁摇着头,嘴几乎要咧到耳朵根了。

“你是认真的吗,Wally?这就把你整疯了?”Kyle幸灾乐祸地说,“他们可还穿着衣服呢。”

“那不是重点!如果你看到你妈妈这样你会做什么呢?”

“我会猜到的,而且也不会在这时候来拜访他们。”黑发青年抱着胳膊倚在门框上。“他们三个星期没见面了,不然你觉得他们还会干什么呢?猜字谜吗?你知道他们会做的。”

“啊呀!你别说了!我不想那么想!”Wally移开手捂住了耳朵,眼睛闭得紧紧的。“Barry是我的叔叔...该死的,Hal也像是我的叔叔!我真的不想去想象他们做...啊啊啊你懂的!”

“做爱?‘跳曼波舞?’*滚床单?”

Wally一头撞在了旁边的墙上,发出一阵哀号。这是他给Kyle唯一的回应了。

【完】

* Doing the horizontal mambo:也是have a sex的委婉说法

 (啊我也需要一个Barry牌的人形抱枕!最近失眠好痛苦啊啊啊!....如有错字请见谅,已经困得睁不开眼睛的我...QAQ滚去睡了...)

评论 ( 7 )
热度 ( 155 )

© 梅语西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