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语西橙

【英语/西语渣翻】主产粮:Stony/Halbarry/AM/Napollya/LC/Superbat/Wondersteve
欧美圈微博@Ciela甜饼

【授权翻译/Halbarry/普通人AU/肉末小甜饼】情缘一哨牵

The dog Whistle

情缘一哨牵

原文作者:42isRobin (mari_gomes)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245417

作者授权:

Summary:

Carol为了恶搞Hal送给他一个狗哨作为礼物。Hal根本没想到这东西会起作用,也没想到会遇到一只狗追他,更没想到狗的主人会是如此地可爱。他想他一点儿也不后悔。本文参加Halbarry同人文挑战。

作者说:我想要感谢我自己的Oliver Queen:Chalu,如果不是你耐心忍受我关于这篇作品的唠叨,而且还在我的写作过程中给我提供帮助的话,这篇作品永远都不会完工。我也想感谢 HalBarry作为我的beta。我在Tumblr上的账号是42isrobin。

译者说:这篇里两个人都是普通人,而且副cp是Kyle和Guy,Wally是Barry养的一条狗狗~还有一些红绿的情节(介意的小天使现在走还来得及!)文里出现的其他人都是神助攻,大家为了帮助小情侣也是操碎了心~(啊希望不要被lof吞文~~)

正文:

  一切都起始于Carol那个恶作剧般的礼物。Hal在想要么埋怨她一辈子要么送她一个果篮。可能这还不够,没准两样他都得做。她太过分了。Carol给他买了一个愚蠢的狗哨,他留着这个很大程度是想用它来激怒Gardner。后者和Hal合居却从来都不付房租,而且经常取笑Hal。Kyle觉得这个很有意思,Guy也极其纵容他的男朋友。所以这一年的大部分时间它都待在Hal的钥匙链上。现在他快要后悔死了。

  好事儿是这个哨对Gardner一点儿作用都不起(他甚至都听不见那玩意儿),所以这就成了某种管理:Guy会做些蠢事儿,Hal会朝他吹哨,然后Kyle会像个疯子一样嘲笑Guy。Hal曾经也想过要感谢Carol,但随后她又变得令人无法忍受了。

  一天下午,Hal和Guy在公园散步;Kyle这次没和他们在一起,所以这儿没人嘲笑Guy愚蠢的行为。像往常一样,他觉得钻进鸭塘是一个不错的主意。Hal吹了声哨。他根本没指望会被一只兴奋的大型拉布拉多扑了个正着,而且后面还有一个非常可爱的家伙在追狗。

  可爱的狗主人惊讶地看着Hal,Guy和他的狗掉进了鸭塘,然后狂笑不止。Hal惊讶地发现自己是多么喜欢那笑声。一定是因为那是一个带着酒窝的饱满微笑,他辩解道。那微笑太可爱了以至于他想要再听到一次。

“狗的事情我很抱歉,我没想到它会出现。”可爱的狗主人笑了(Hal需要知道他的名字,如果够幸运的话或许他可以当面叫对方的名字)。

“没关系,不管怎么说应该是我的狗把你推到了池塘里。”

“我是Guy,这是Hal,他愿意请你喝点儿咖啡。”一如既往地,Guy还是不懂什么时候应该闭嘴或者什么时候不再给Hal和可爱的狗主人牵线搭桥。或许这是个好主意,但更有可能是一团糟。就像Guy之前所有的那些“好主意”一样。

“他会吗?”对方红了脸。Hal刚刚还觉得这个人不能再可爱了,现在看他真的是大错特错了。

“当然啦,但是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Hal露出了他的招牌微笑(Carol常常说他这么笑的时候一脸的“我这么可爱就听我的吧”)

“啊,我叫Barry。”他又露出了那种带酒窝的微笑,这使得Hal想要去品尝它。“所以,去喝咖啡吗?”

“当然啦,但是我得先把自己弄干,所以我们晚点儿再约?”

“当然当然,我会给你我的电话号码,然后你可以告诉我时间和地点。”

  Hal从未如此感激过自己曾经一时冲动买了个防水手机,还得再感谢一下Carol,他想。他把手机递给Barry,看着金发男人在他的手机上打了几个字,给狗狗照了张照片,然后又把手机还给了他。

“我之后会给你发短信详细说。”

“你发短信吧,我会去的。”Barry又挥了挥手,就和狗狗(之后Hal得记得问问狗狗的名字)离开了。Hal和他道过别,然后在Barry的身后对Guy做了一个“我要杀了你”的手势,后者笑着比口型对他说“以后记得谢我”。他从池塘里站了起来(他没意识到自己仍然待在那该死的地方),然后也把Guy拉出了池塘。

  Guy又开始用那种眼神看着Hal。Hal知道自己肯定又要忍受至少一个星期了,在这期间Guy会不停地给他和Barry牵线。或许Hal可以去Carol家或者什么人的家里,因为他不久前又和Carol分手了。或许把Guy赶到Kyle家是个好主意,但那只会给Guy带来更多的主意。馊主意。至少Barry看起来更值一些,他那头乱糟糟的金发,那双婴儿蓝的眼睛和他那完美的颧骨。

------

  Hal不会给他发短信的。Iris已经提醒过他了,但他不相信她。他本不应该不相信她的,毕竟,Iris West总是对的。他们以那种方式相遇,无论如何他都不能把Hal想得太坏。Barry总是会抱着Wally看粗糙的科幻电影,然后吃着满是狗毛的冰淇淋。Wally到处掉毛,甚至它没去过的地方也满是它的毛。

  工作周一眨眼就过去了。Barry牵着Wally去咖啡厅和Iris闲聊。他喜欢和她待在一起,她是他最好的朋友之一,就像他的亲姐姐一样。他们约好在当地的一家冰淇淋店见面(Barry真的很喜欢冰淇淋,别用这个评价他)。他们正在讨论Iris最近的升职,直到Barry的手机提示他有新短信。是Hal的。那是一个有时间和地点的约会,是在距离公园不远处的一家咖啡厅。Barry不禁十分期待。

  咖啡店在公园里一个舒适的小角落里。而且据Hal说,那儿的咖啡就好像是上帝送的一样好喝。咖啡师是个好看的男人,一进门他就向Hal挥挥手,然后开始做一种看起来很复杂的咖啡。他的名签上写着大大的“KYLE”。

“Hal!这个美人儿是谁呀?”咖啡师又向Hal挥了挥手。后者对咖啡做了个贪婪的表情,然后在罐子里留下了一笔可观的小费。“顺便说一下,我是Kyle Rayner。你想要哪种咖啡呢?”

“黑咖啡就好,谢谢啦。”Barry现在肯定脸红了。Kyle正打量着他,仿佛他是一个新鲜玩意儿。而Hal就坐在他身旁,看起来志得意满。“我是Barry,Barry Allen。”

“很高兴见到你,Barry Barry Allen。”Kyle对Barry笑了笑然后开始做Barry的咖啡。他小声嘟囔着一些关于复杂的咖啡和愚蠢的飞行员的话。“给你的咖啡,Allen先生。这次免费。”

“谢谢你啦,Kyle。”Barry笑着在罐里放了20块钱小费。然后Hal把他拽到了角落里的一个位置。

“嗯,你的狗叫什么来着?”

“他叫Wally。说真的这是你想问我的第一个问题?”Hal耸耸肩,脸红了。

“我一整周都被这个问题困扰着,以致于Carol这周不得不敲了我的头好几次。我猜这就是和前女友一起工作的特殊待遇吧。”Hal的肩又垂下去了一点儿,就好像他在担心Barry会因为他的工作安排而起身离开一样。相反地Barry想要听听他的解释,所以Hal开始解释他和Carol之间的复杂故事--他们的分分合合,还有他在Carol Ferris航空公司的工作。

  Barry也谈起了他的工作--他是法证专家。他还谈到了他最好的朋友兼室友Iris是如何求他帮忙得到罪证和调查结果的--因为她是个记者。他也谈起了自己是如何收养Wally的:他在公寓附近的一个箱子里发现了被抛弃的拉布拉多犬。

“Iris本来不想养狗的,但她只是看了它一眼心就化了。然后她就同意我养狗了。”

“我也会的,可怜的小家伙。我不敢相信有人竟然会抛弃这么可爱的小家伙。”

  金发男人不敢相信自己的好运气:他找到了一个帅气高挑、黑发碧眼的男人,而且他还有一个挺翘的屁股。只不过自己无法和那个家伙来一发,因为他显而易见地爱着他的老板。从Hal谈起他们的关系时闪闪发光的眼睛Barry就可以看出来这一点。

-----

  Hal好像有点儿恋爱了,这都是Barry的错--金发男人幽默、善良而又可爱。他们在咖啡厅里聊了好几个小时,大多都是生活中油盐酱醋的小事。Barry谈到了大学。这次金发男人讲的故事大多都是和Patty Spivot有关的,后者似乎总是给Barry带来许多麻烦。Hal谈到了他的旅行、工作和假期。他喜欢认识新朋友,并了解不同的文化。

  当Guy来接Kyle的时候他们打算要离开咖啡店了。Guy还是像往常那样大嗓门而且孩子气。Hal想和Barry再多过一会儿二人世界。Kyle肯定意识到了这一点,因为Guy正要往他们桌去的时候,Kyle把他拖到了厨房。Hal觉得这可能是个战略撤退的好时机。

“那是我的室友Guy,他是那个咖啡师的男朋友。”

“那天他和你一起掉进了池塘。”

Hal笑了。“上帝啊,我还指望你忘了那事呢,那太尴尬了。”

“拜托,我可能会需要一个失忆器来把那事忘了。”

“我觉得你可以在eBay上买一个试试。”

  Barry的笑声欢快且极具感染力。他又露出了那种带着酒窝的一千瓦笑容,而且笑得全身都在抖(花枝乱颤,并不)。那是Hal所听过的最美妙的声音之一,所以当他们肩并肩一起走向公交站的时候,他决心要竭尽所能再听听那美妙的笑声。

“你说你有车但更想坐公交是什么意思?”

“我不喜欢开车,因为我总是很容易就跑神了。”

“我都没发现呢。”

他们互相看了几秒钟,然后爆发出一阵狂笑。Hal从没想到他会遇到一个能get到他笑点的人;Guy和Carol肯定不会。公交车来的时候,他们已经约好下次再见了。

-----

Barry忍不住又看了看手机。Patty朝他挑了挑眉毛。过去几天他和Hal一直在互相发短信。咖啡店见过面之后,Hal一开始问他对于《侏罗纪公园》的看法,后来他们的对话就升级成了这样:“你更愿意和谁打架:J特工还是尤达?”,“你更喜欢哪个,《僵尸启示录》还是《热核启示录》?”Hal也会随机给他发一些Carol、Guy和飞机的图片。Barry的短信里更多是Wally的照片,他的工作,还有警匪片里的一些错误(尤其是C.S.I)。比如,如果他把自转速度调到3000转每分钟的话,那台老旧的离心机就会发出吓人的噪音;再比如,改吃素食让Patty变得有些喜怒无常。

“你知道的,Barry,你应该约他出来一次然后一切就都解决了。”Patty的目光越过Barry的肩膀,看到了Hal的一条短信(“CAROL想让我明天早上五点钟就起床”)。

“总有一天,我会去某个尊重我隐私的地方工作。今天还没到那一天。”Patty只是无动于衷地看着他。“他爱着Carol,Patty;我不能那样做。”

“Barry Allen,我们在这儿一起工作的一小时里你和这个男的至少互相发了30次短信。他喜欢你。”

  有时候,就像现在,Barry几乎后悔告诉Patty警察局在招人的事情了。她十分聒噪,而且大多数时候都不会让他侥幸糊弄过去什么事。Barry真的很高兴她没有和Iris勾搭到一起,因为后者会不停地用“Hal那件事”来取笑他;她甚至会在空中把那个引号打出来。Barry死都不承认,但Iris就会让他看他自己的短信记录,而那里面有他和飞行员所有互相发过的短信。

  他和Hal在周末的时候又见面了。这次两个人约在了公园,Barry还带去了Wally。那是美好夏日中的一天,天空晴朗,万里无云。Wally和Hal成了好朋友,Barry一眨眼的功夫,他们两个就绕着公园跑起来了。之后Hal还带Barry去吃了冰淇淋。

“Wally是一条特别棒的狗。”说这话的时候Hal正挠着狗狗的耳后,而Wally则在慵懒地摇着尾巴。“是的,而且他真的很喜欢你,Hal。”飞行员笑了笑,继续挠着Wally的耳后。“他从未第一眼就这么喜欢某个人,说真的;Patty和Iris来我公寓好几次之后他才允许她们靠过去。”Hal的笑容黯淡了一点儿,但转瞬即逝。

“这都是因为我的魔哨啦。”深发男人挑了挑眉,这惹得Barry又笑了起来。他从没遇到过像Hal这样搞笑的人。这让他想要把自己所有的秘密都吐露给飞行员。

“我小时候经常和父母一起来逛这个公园。我妈妈很喜欢这儿的景色。”

“发生什么事了,Barry?”

金发男人朝他露出了一个悲伤的微笑,然后望向随风摇曳的树丛。Hal奇怪地望着他,而Barry从未见过这种奇怪的表情。

“我十岁的时候她因车祸去世了。她被一个酒驾司机迎面撞倒了。”

“听到这个我很抱歉。”Hal揽过Barry的肩膀。知道Hal在认真倾听自己的话让Barry心里好受了一点儿。

“那是很久以前的事了,Hal。”

“我知道,但我也知道失去父母是什么感觉。”Barry迷惑地看着他。“我小的时候我爸就去世了。他是一个飞行员,他驾驶的飞机由于机器故障坠毁了。有时候我还是会很难过。”

Barry和Hal一起坐了一会儿。他们紧紧地依偎在一起望着树丛,Wally则围着他们身边欢快地跑着。

“你爸爸的事发生之后,你怎么还会成为一个飞行员呢?我是说,我妈妈去世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不敢靠近任何车辆。”

“一开始我也很害怕,但后来我想起来他是多么地热爱飞行。当我说自己也要成为一个飞行员的时候,他的笑容又是多么地灿烂。”Hal笑了,他似乎真的想起来了一些美妙的回忆。“所以,当我在飞行的时候,我感觉我是在通过这种方式纪念他。”

“我也因为我妈妈而成了一个法证科学家;他们一直都没有抓到杀害我妈妈的凶手。我希望这种事永远都不要再发生在别人的身上了。”这次,Hal圈住Barry,拉近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距离Hal是如此之近以至于Barry觉得自己要无法呼吸了,或者更糟的是,他会忍不住在这儿就亲吻对方。他得走了。

“我可能得带Wally回家了,他很快就该累了。”

“好的,我也该走了。我明天还有早班。”

“再见,Hal,一路顺风。结束了给我发短信。”

“拜拜,Barry。我会的,别担心。”

-----

“他是直的,Guy,我和你说过了。他有女朋友的。”Guy给了他一个有史以来最冷漠的眼神。   

  Hal不明白Guy是怎么想到那里去的。他正穿着短裤在看网飞公司的愚蠢综艺节目(我没看《全美超模大赛》,闭上嘴,Guy。),直到闯进房间里的Guy打断了他。

“他可能是双,你知道的。”Hal恼怒地盯着Guy,他只不过是想花一整天看看 Tyra Banks*而已。(如果可能的话再看看电视里面天真烂漫的年轻姑娘们)但事与愿违的是,他的舍友现在冲进他的卧室,直勾勾地盯着他,想要和他聊聊Barry的事。

“他有女朋友,Gardner,他是不是双不重要。”

“这是有英格兰姑娘的那季吗?”

  这就是Hal如此喜欢Guy的原因--他知道什么时候应该穷追不舍,也知道什么时候应该适可而止。所以他们两个就坐在沙发上开始看电视里的模特互相撕逼抹眼泪什么的。他们看了大概不到一个小时,这期间时不时地也会聊一聊,像是关于Kyle的漫画啦,Guy在学校的工作情况啦(他是一个老师),Hal的工作啦...他们甚至还谈到了Barry。公园那天之后,他们开始更加频繁地发短信,而且内容也更加私密。Hal甚至发现自己谈起了从军队退伍的事情。

  总决赛看到一半的时候Hal收到了Barry的短信。他以为是一张搞笑但的图片或是Barry在上班时听到的某个笑话,又或是Patty又做了什么让Barry抓狂的事儿。当他看到短信的时候,他的血液仿佛凝固了。Wally病了。拉布拉多误食了某种致病的东西。

“Hal?”Guy轻声的问询让飞行员更紧张了。“你还好吗?”Guy的声音里满是担忧。Hal只是摇摇头表示否定。

“我得走了,Guy,如果你想的话你可以待在这儿,但我得走了。”

“说什么鬼话,我会和你一起去的。你这样可开不了车。”Hal看了看自己的手,真的抖个不停。“我会开车送你去你要去的地方。在哪儿?”

“兽医诊所。Barry的狗病了。”

------

  Barry想了一会儿,觉得最可怕的部分就是等待。理智告诉他,Wally活下来的几率比死去的几率大得多,可是看着痛苦的狗狗真的令他难受极了。狗狗叫声是如此凄厉以至于Barry感觉他的心都要碎了。一个名叫McCabe的女医生带他去检查了,她看起来经验丰富。他给Hal发了短信;金发男人明白那是个坏主意,但他真的需要有人陪在他的身边。而飞行员令他心情舒畅,且有着可以使他大笑的超能力。他需要有人来分散他的注意力,不然他会一直担心病着的Wally。

  他本不指望飞行员真的露面,但Hal和一个红发宽肩的男人出现了。Barry认出来后者是那个他们相遇那天和Hal在一起的人。飞行员一看到Barry就径直走向他并坐了在了他的身边,一把揽过他的肩。

“嘿,Barry,你已经认识Guy了。”红发男人稍微挥了挥手,坐在了不远的地方,然后立刻就开始给某人发短信。“他开车送我来的。”

“没关系,我只是希望有人能陪在我身边。”Barry竭力想要微笑,但Hal的表情让他意识到自己并没有笑出来。“我很担心,Hal。Wally看起来真的佷糟。”

“我保证Wallly会没事的。他是个可怜的小家伙。”

“我知道,Hal,但看着它受苦我真的很心疼。”

“的确,但医生会竭尽所能救他的。”

“谢谢你。”Barry向他露出了一个小小的微笑,那让Hal的心稍稍好受了一点儿。

  医生一进等候室就径直走向Barry,而后者起身把女医生拦在了半路。之后她请他去办公室一趟。医生的办公室里满是小猫小狗的可爱照片、励志海报和动物解剖图谱。金发男人现在真的开始担心他的狗了。

“Wally没事了,他今天就可以和你回家了。”医生声音舒缓,她的消息更是令Barry放下了心。

“发生在他身上的这事,我是说,要是晚一分钟他就不在了。”

“看起来他吃了什么不好的东西,所以我们给他洗了胃。你可以带他回家了,不过要小心地看着他,而且别让他碰巧克力和糖。”

“太感谢你了,医生。”

“我的荣幸,Allen先生。Wally真的是条特别棒的狗。”医生挠挠Wally的头,他的尾巴翘起来了一点点,但看起来仍然兴致不高。“他还得再恢复一段时间,所以今天要格外小心地照顾他。”

----

“你应该去亲他,嘴对嘴的那种。”Barry和McCabe医生一进办公室,Guy就坐到了Hal的身边开始了他“真男人应该勇敢地站起来然后去强吻”的演讲。“他可能会为了你甩了他的女朋友呢。那就是我和Kyle之间的故事。”

“你们两个认识的时候Kyle已经和 Soranik分手了,Gardner。”飞行员瞪了Guy一眼。“Barry还有女朋友,我不能这么做。”

“你确定Barry有女朋友?我是说,我那天和Carol聊过了--”

“你和Carol聊过了?”Hal从座位上蹭地一下站了起来,惊恐万分。“你不能和Carol聊这个,我死定了!”

“你们两个上次分手过后我就和Carol谈过了。你们不打算复合的时候有一次她来了公寓这边,我在煮咖啡,所以就招待了她。顺便说一下,她人超棒。不过...”Guy做了一个“安静听我说”的手势:“我们聊天的时候她说你只是通过Barry谈到Patty的样子就觉得他有女朋友;但这其实是和常识不符的,Harold。”

“我后悔和你说过那事了。”Hal的肩膀垂下了一点点。他害怕面对Barry对于自己表白的反应。“不管怎么说,你是对的。我应该告诉他。”

Guy微微一笑。“你知道的,我也很害怕。Kyle是一个那么优秀而且有创造力的人,而我呢,呃...”

“你说得对,我都不知道他是怎么看上你的。”他们彼此撞成一团,Guy开玩笑地打了Hal一下。

“和他说吧,Hal。最糟的情况是什么?”

“他可能会一拳打在我的脸上,然后再也不和我说话了。”

  Guy双手举向天空,摇了摇头,然后继续给Kyle发短信去了。他显然觉得自己的工作已经完成了。

“谁会一拳打在你的脸上,Hal?”当然啦,Barry这时候正好出现了。Hal望向Guy寻求帮助,但后者只是眨了眨眼睛然后又缩到手机里去了。飞行员回过头看着Barry,他能感觉到自己脸红了。“Hal?”Barry看起来有些担心他。Hal正在做激烈的心理斗争--到底是听Guy和Carol的话呢(前者总是给他带来一堆麻烦,后者给他带来的麻烦倒没有那么多)还是听他自己脑中那个绝望的小声音呢(那个小声音总是说他不可能得到美好的东西)。望着Barry那张诚实而善解人意的脸,Hal决定去追求自己的幸福。

“是你,Barry。”Barry看起来很迷惑。

“我为什么会揍你?你什么也没做啊。”

“我得和你谈谈,Barry,但不是在这儿。”

“好吧,我已经打算带Wally回家了。我们为什么不一起回去呢?”

----

  他的公寓一团糟。这周他一直忙于工作,而且Wally还病了,所以他根本没有时间收拾屋子。他的公寓是一个带阳台的一居室。Barry很喜欢在阳台上俯瞰街道。夏天的时候,阳台就成了Wally的卧房。Hal似乎全程都十分紧张,一句话也不说。现在他站在门口,看起来想要逃得远远的。Barry快要崩溃了。

“所以,你到底想说什么?为什么我要打你?”

“求你别打我,这只是一种可能。”Hal看起来就像是一只被车灯照了个正着的鹿,脸上红云密布。金发男人从没见过飞行员脸红,他觉得可爱极了。“求你不要讨厌我。”

  Barry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讨厌Hal。大概五秒钟后,飞行员吻了他:那是一个轻柔的吻,就好像Hal在享受这一刻。金发男孩吃了一惊,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Hal就已经结束了这个吻。Barry不想让他这样做,所以他揽过Hal的肩吻了对方。刚开始只是一个轻柔的吻,但很快就变成了一个充满欲望和渴求的吻。Hal一只手搭在他的腰间,另一只手把玩着他后颈处的头发。当他们最终彼此分开的时候,两个人都快要喘不过气来了。可爱的红晕爬满了Hal的脸颊。

“你看吧,我没打你。”Hal笑着又吻了吻Barry,Barry也热情洋溢地回吻他。他们之后又在Barry家的客厅和厨房里腻歪了好一会儿。

“你都不知道我现在有多开心。”Hal的微笑是Barry所见过的最美好的东西了,他的微笑仿佛可以点亮整个房间。“我以为你会讨厌我的,小熊。”

“首先:我为什么要讨厌你呢?”Hal看起来有点羞愧。“其次:小熊?你是认真的吗?”

“我以为你有女朋友呢。”Hal稍稍搂紧了他的肩膀。“小熊听起来和你的名字很像,而且你确实像一个巨型金色泰迪熊。”

  两个人站在那里,紧紧相拥。Barry希望他的后半生都是如此。那怀抱是如此温暖而舒适--至少在Wally钻到他们两个中间之前是这样的。

“嘿,狗狗,我猜你在看着我们呢,对吧?”

“我们看看电影然后我做点儿爆米花怎么样?”

“我怎么能拒绝你呢,小熊?”

----

  电影并不怎么样。那是一部新出的恐怖电影,全片逻辑不通,还采用了廉价的CGI技术。Hal和Barry在看片子的时候一直在嘲笑女主(一个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的女人),然后像小情侣们那样腻歪在一起。电影结束的时候(顺便说一下那是一个很乏味的结局),Hal站了起来。或许他该走了。

“留下来吧,Hal,求你啦?”他不能对Barry充满希冀的脸说不,所以他同意了。然后两个人一同去了Barry的卧室(电影中途的时候Wally就跑去阳台睡觉了)。Barry关上身后的门,然后把Hal压在了门边上。两个人就这样互相亲吻直到气喘吁吁。Hal觉得自己现在就要射了。

“小熊,如果你现在不停下来的话,我们就没法儿在床上做那事儿了。”

“或许我就是不想在床上做呢,Hal。”

他们又吻在一起了,这次,Barry将Hal引向床边。Hal终于到了床上,不过他的衬衫和裤子已经阵亡在途中了。

“小熊,你也得把衣服脱掉。我想看你一丝不挂的样子。”

“别急啊,Jordan。”Barry笑着说。Hal伸手抓住他,脱掉了金发男人的衬衫和裤子。

“我现在就剩两个脑细胞了。”

“我们来看看两个脑细胞能干点什么。”Hal随手拽掉了两个人的内裤,然后贴心地给Barry展示了一下没有呕吐反射而只剩两个脑细胞的时候还能干点儿什么。Barry起身把安全套扔进了垃圾桶里,然后用床单裹住了已经消汗的自己和Hal。最后两个人终于睡着了。

-----

“培根和鸡蛋:给勇士们的早餐!”

Hal站在厨房门口,全身上下只穿了一条短裤,头发还乱糟糟的。但Barry从未见过比这更帅的人了。

“早安,Hal。”Hal走过去,从背后环住Barry,轻吻他的后颈。

“早安,小熊。我醒来后发现你不在那儿。”

  Barry回过头微微一笑。他是如此欣喜于两个人身高相仿,因为他可以轻而易举地像这样回吻Hal。

“得有人做早餐和照顾Wally呀。”

“那我呢?我要是醒来后需要你的话该怎么办呢?”

“我可以之后补偿你。”Hal把唇压在了Barry的唇边。

“我觉得你肯定会的。”Barry笑了。

“等一会儿的,现在我们先吃饭。”他指指自己做的培根和鸡蛋,然后开始往餐桌上摆盘子。“勇士们的早餐,就像你说的。”

  Hal朝他笑了笑,然后开始往他的餐盘里添食物。两足的咖啡壶正好在这时烧开了,Hal伸手取了过来。早晨的大部分时光他们都是这样度过的:吃饭,喝咖啡,享受彼此的陪伴。

  早餐之后,他们带Wally出去遛弯了;Hal穿了Barry的衣服,这搞得两个人差点儿把剩下的晨间时光都耗在卧室里。拉布拉多犬兴奋地跑出公寓,在周围自由自在地撒欢儿。Hal和Barry则手拉着手跟在他的后面。对于两人一狗来说,这都是一个美好的早晨。Hal真的希望未来许多个美妙早晨都会就此开始。

【完】

* Tyra Banks:泰拉·琳妮·班克斯(Tyra Lynne Banks)出生于1973年12月4日,是一名来自美国的非裔前超级名模、演员、歌手、电视制作人以及脱口秀主持人。现为《全美超级模特新秀大赛》的主持人及评判。过去亦是高级内衣品牌“维多利亚的秘密”的模特。泰拉亦有“超级名模之母”的美誉,并受到了观众的认可。

                                                                  --------来自360百科
(感谢阅读!!!感谢大家的喜欢~~)

评论 ( 12 )
热度 ( 89 )

© 梅语西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