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语西橙

【英语/西语渣翻】主产粮:Stony/Halbarry/AM/Napollya/LC/Superbat/Wondersteve
欧美圈微博@Ciela甜饼

【授权翻译/Halbarry/Hal醉酒梗/清水小甜饼】上错床找对郎

Right Side of the Wrong Bed

上错床找对郎

原文作者:kamalakhan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4502583

作者授权:

Summary:

文案:“在一座构造复杂的公寓楼里,Hal住在Barry的楼上,某个晚上他醉酒回家,在错误的楼层下了电梯,然后进了Barry家还以为那是自己家”。随后事情就开始朝着出人意料的方向发展了。

作者说:我终于把这个写完啦!我花了好久才写完这个,请一定要关注啊!我盘算这篇文一个月了,而且这是我第一次写halbarry的同人,所以如果我把他们的性格搞错了一点点的话真是抱歉啦uwu

(下面是一堆感谢就不翻啦~)

译者说:无能力AU,请大家不要嫌弃这个乡村风的译题2333我一看到这个题目脑子里的题目就变成了这个画风....这次的文风也可能会稍微口语化一点儿,总觉得翻译腔和这篇可爱的文不太搭呐~~(还有这真的是清水的,嗯)

正文:

Barry很喜欢Wally来自己家里玩。他真的很喜欢,因为Wally是个特别棒的孩子:可爱又有活力,而且早早地就能看出来这孩子脑子很快,更别提他嘴皮子还利索。七岁的他总是把球丢进Barry的公寓里,然后把他家搞得一团糟--不是用毯子造堡垒就是搞一些所谓的“科学实验”。Barry特喜欢Wally,但如果你隔天早上有课或者真的需要好好睡一觉的时候,事情就不太好办了。幸运的是,Barry领养的姐姐Iris绝对是上帝派来的天使,她刚刚成功地把精力充沛的小家伙赶出客厅(他之前在那儿做实验,想看看在一管牙膏爆掉前他能挤出来多少,结果搞得到处都是牙膏)。不用说,Barry不得不停下手头的工作去处理客厅的乱摊子。

“谢谢你了,Iris,你是来这儿救我的命的,真的。”她笑着在他脸上留下轻轻一吻。

“那就是我来这儿的原因,Barry:拯救生命,收拾怪小孩!”Wally被Iris的表情逗笑了。

“我才不是怪小孩呢,Iris阿姨!怪物是不存在的!我知道的,我可是一个科学家!”

Barry笑着揉了揉Wally的头发。

“关一下后面的门!”

现在,Barry得努力拯救被Wally玩坏了的客厅。

将近半个小时的大扫除结束后Barry已经精疲力竭。Barry走向浴室,迫切地想要洗个澡。已经很晚了,但他真的没办法带着一身薄荷牙膏味儿去上床睡觉。他迫不及待地想要站在温暖的淋浴下。他打开淋浴,以最快速度脱了衣服。当他跳进浴池的时候,他感觉到肌肉慢慢地舒展开,心里尽是满足。在头上涂了厚厚一层洗发香波又洗掉之后,Barry让自己完全放松下来。最近他真的过度疲劳了。他关掉淋浴,在腰间围了一条毛巾。他已经完全准备好美美地睡上一觉了。他走向卧室:那是他的床;宽敞,美丽,柔软,蓬松,然后上面趴着一个性感的棕发男人。

等下,这啥?

Barry像个小姑娘似的惊叫了一声。这家伙是谁?他看起来很眼熟,但Barry想不起来他是谁了。他怎么进来的?一个人怎么可以打鼾打得这么响?Barry抓起电话,不知道要打给谁,不过他知道他确实应该给谁打个电话的。当你的床上出现一个陌生人的时候你应该打给谁?突然间,床上的家伙开始呻吟。

“哥们,你为啥在我的卧室里啊。”Barry床上的家伙嘟囔着。Barry挑了挑眉。

“这是我的卧室,‘哥们’。实际上你在我的公寓里。”床上的那个家伙滑稽地睁大了眼睛。

“噢噢噢shit。全是Ollie的错,都怪他和他那丑陋的大胡子。给,给我一秒钟。”

他立刻听起来不那么像一个醉汉了。他挣扎着坐了起来,屏住呼吸数了三个数,然后站到了Barry身边。然后他就瘫倒了。Barry在他伤到自己之前抓住了他,但他比Barry想的更重一点儿,所以两个人在地板上摔成了一团。Barry床上的那个家伙笑得喘不过气来,这让Barry一下子想起来自己之前在哪儿见过他了。

“你住在楼上,对吧?”Barry之前见过他。那样的颧骨可没法让人记不住。

“的确。我是Jal Hordan。不对,等等。”棕发男人的眼睛集中了焦距。“我是Haldan Jord。”

Barry笑喷了。

“真的吗?”

“嗯.....嗯。”男人的羽扇轻睫紧闭着,Barry这才突然间意识到他们两个正躺在他的卧室地板上,而且他全身上下只围了一条毛巾。由于某种神奇的力量那仍然在保护着他的自尊。仅剩的自尊。感谢幸运女神他没有室友,因为他现在看起来真的一团糟。

“好吧Haldan Jord,这是我们要做的事儿:你要坐在床上,求你发发善心不要醉过去,我要去穿上点儿衣服然后送你回你自己的床上,好吧?”

Barry摇着他想要他给自己个答复,棕发男人的眼睛睁开一条缝儿,目光扫过Barry光裸的胸膛,这让Barry红了脸。然后对方咕哝了一声。Barry就当那个是同意了,他挣扎着把对方扶到了床上。后者没精打采地堆坐在床上。小心翼翼地确认了男人的脸是背对着衣柜的之后,Barry转身穿上了衣服。他刚穿上衣服就听到砰的一声巨响,然后鼾声立刻回荡在了整个卧室里。

“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不你怎么敢!”Barry骂着那个睡在自己床上的家伙,然而他又脸朝下倒在了床上,鼾声如雷。

“这是我的床!我期盼已久的床!我明天还有课呢!”

鼾声依旧。对方显然没有被他歇斯底里的请求所打动。

Barry轻轻摇晃他,然后用力摇晃他。仍然什么也没发生。

Barry强忍着没把对方踢下自己的床,他从衣橱里抓起一个枕头和一条毯子(那本来是为了Wally或者Iris在这儿过夜准备的)。当然啦,最后一个用这个的人是Iris,所以枕套的图案是粉嫩的彩虹小马。当然啦,Iris根本不喜欢彩虹小马,但她坚持每次用这个枕套来烦Barry。Barry想知道过去的几天他到底做了什么惹上帝不高兴的事以至于他要这么作弄自己。好吧,他告诉了Diana,Bruce疯狂迷恋她的事儿。但他们两个已经在一起啦,所以就没事了,不是吗?他呻吟一声。一提到Diana和Bruce,他就想起了自己乱成一团的感情生活。

自从Patty和他分手之后他已经数月没有交女朋友了,男朋友就更别提了。他需要性生活,但他也不想随随便便和人上床。上帝这是因为他许久没有性生活所以在惩罚他吗?这可是雪上加霜啊。

Barry需要和某个人谈谈这个。或许他需要一个治疗师。在他走向客厅沙发的路上,他瞥见了四敞大开的前门。那个混蛋就是这么进来的!他怨声载道地抓起手机拨通了Iris的电话。

“噢我的天呐Barry,你知道现在多晚了吗?”Barry感觉到她听起来疲惫不堪,但他毫无愧疚之情。

“我知道,Iris。我也知道你忘了做的事。”Barry猛地关上门来证明自己的话。他希望电话那头的Iris可以听到关门声。

“我关门了!我发誓,我记得它好像碰巧卡在Wally的玩具上了!”

“所以你实际上没有好好地关上门!”

电话里传来一些窸窸窣窣的响声和说话声,Barry意识到他很有可能也吵醒了睡在Iris身边的Eddie,这让他有一点点愧疚。

“我很抱歉,小熊!一切都还好吗?”Barry强忍住没喊起来。

“不,一切都不怎么好,因为现在有一个陌生人在我的床上不省人事,还打着鼾!他还把我扑倒了!”

Iris兴奋地喘着气,所有的真诚都被她抛在脑后了。Barry第一次开始怀疑自己为什么什么事都要和Iris说。

“听起来像是廉价爱情小说里面的情节。他性感吗?如果他性感的话告诉我一声!噢我的天呐!不,等等,我不相信你的品位,快在Snapchat上给我发张照片。”

“Iris,他的性感不是重点!他现在在我床上!”

“啊哈,所以你承认他很性感了。真有趣。事实上他在你床上才是重点!现在就给我发照片,快点!”

Barry叹了口气,知道自己如果不发照片的话她就会没完没了地说下去。

“我恨你。特别恨你。”他轻声说着,挣扎着走回卧室。对方的鼾声还在调儿上。他给床上的棕发男人拍了张照,给Snapchat上的iris_westie 发了过去。电话那头的Iris吹了声口哨,Barry意识到她截图了。

“Iris!”Barry不满地嘘了一声,“快删掉!”

Iris又像往常一样忽视了他,她似乎十分感动。“真是个完美的屁股!太完美了。但是我看不到脸,你再近一点儿儿儿!”Barry早已习惯了Iris的甜言蜜语,但他还是无法拒绝她。

“好吧,但你要保证不要再截图了!”

“我保证!”

这种沉默的怀疑很难通过电话表达。Barry十分尴尬地爬到男人的脸旁拍了另外一张照片。Iris瞬间截屏了。

“你还记得我刚刚信了你的话吗?”

“你没信,你只不过是别无选择而已。”

Barry哼了一声。

“Bartholomew Allen,如果你不睡了他,我向上帝发誓我会亲自睡了他的。”

“那Eddie呢?”Barry听到了模糊的笑声,“是啊,那Eddie怎么办呢?”Iris也说。“嘘,其实我和Eddie在一起只是为了上床。我的意思是,你看看他啊。”

过一会儿Eddie也说:“重点在Iris这里啊”。本来Barry因为吵醒他还心存内疚,现在都被抛到九霄云外了。确切的说,那扇开着的门就是万恶之源。自己真的是被人诅咒了。Barry抱怨道。

“说真的Barry,你还好吧,不是吗?你想让我过去帮你挪开他或是干点儿什么别的吗?”

“不不,我很好。他住在我家楼上,我之前就注意到了。他真的很性感,而且他之前肯定打量过我了。大体上说就是“我可能看起来很直但我实际上像根面条儿似的”那种类型,你知道的。”

Barry很确定自己是睡眠不足,或者什么别的。他不敢相信这些话真的是自己说出来的。Iris很可能压住了她的尖声大笑。

“我太为你高兴了!真的到了你该找个新伴侣的时候了,你知道的。但你如果要勾引某个人的话,我极力推荐他,因为他真是太完美了。而且从他昂贵的皮夹克来看,你很有可能配不上他呢--开玩笑的!小熊我是开玩笑的--你应该帮他脱了鞋和夹克,让他舒服点儿。”

Barry皱起眉。

“我很确信那有点儿吓人。”Iris咳嗽起来。

“这个你之前从没见过的家伙正睡在你的公寓里,字面意义上的。我想说如果你让他舒服点儿的话,你看起来就没那么吓人了。噢,看看他口袋里有没有钱包,里面会有他的名字!然后我就可以在Facebook上面找到他啦!”

Barry翻了个白眼。

“那就变成诡异的城市跟踪狂了,Iris。不管怎么说,他告诉我他的名字了。哎,我不确定到底有没有‘Haldan Jord’这个名儿。”

“他醉得连自己的名字都忘了?难怪他会走错公寓!”

Barry笑了。

“好吧,太晚了。我猜你明天有课?那不就是我把你从熊孩子的魔爪下救出来的原因吗?”

“我想我明天要翘课了。实际上我不可能按照正点起床了。但无论如何,你是对的。晚安,Iris。”

“有需要的话就给我打电话。然后也给他打电话啊!”

“别说傻话了。我没他电话号,而且他睡着了。在我的床上。”

“嘘,你怎么这么没趣儿。持续向我更新进度,不然我会揍你的!”

Barry翻了个白眼。

“谢谢你了,Iris。我也爱你。”

Barry开始心神不宁地帮对方脱鞋子。把他的外套扒下来是个不小的挑战,而且他在Barry脱到一半的时候又开始乱动,这让Barry的胃都开始翻滚了。他不想被困在那个鬼地方。幸运地是他又倒下去了,Barry帮他背过身去,这让他的鼾声小了一点儿。把对方塞进毯子里之后,床上本来睡着的人突然醒了,这让Barry与那翡翠绿眼睛投来的目光撞了个正着。Barry被抓了个现行。于是两个人就玩起了“大眼瞪小眼”的比赛,没一个愿意先转移视线的。男人缓缓地伸出一根手指抚摸着下唇,眼睛却还一直紧紧地盯着Barry。他舔了一下手指,然后轻轻点在Barry的胳膊上。他随后加重了力道,摩挲声嘶嘶作响。Barry现在对整件事一点儿头绪也没有了。

“见鬼的,你真是太性感了。”

一听到陌生人的这番话,Barry努力憋住了上扬的嘴角。

“谢谢啦,你也是。”Barry真诚地说。他很确信明天早上那个家伙什么都不会记起来。棕发男人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慵懒的微笑,这让Barry有点儿不安。

“不可思议。”

“什么?什--唔唔唔!”

毫无征兆地,床上的陌生人一把拽过Barry的胳膊,将两个人的唇贴在了一起。Barry呻吟着,试图张嘴反抗,但那家伙的舌头趁机溜进了他的口中,而且该死的吻技还不错。Barry开始认真地回吻他,但对方的舌头刚开始探索他的口腔就结束了。Barry蒙了几秒钟。突然间,他意识到男人胸腔里发出了隆隆的鼾声,而且他又不省人事了。真是难以置信。

Barry退回身子,冲着两个人唇间的银丝做了个鬼脸。糟透了。他现在不仅缺了好几个小时的睡眠,还会因此错过明天的课,而且他还和一个男人亲的难舍难分,还该死的因为他而欲火中烧。好吧,无论如何上帝都要对他发火了,再多一点点的罪过也没什么。他把自己锁在浴室里解决了一下后面的事。

 早上一醒来,Barry就意识到了三件事:第一,他真的睡过了。第二,他的沙发真的很不舒服;他真得买个新的了。第三,从他的厨房里飘出了香味。煎锅的声音让他意识到某人在做饭,这让他有点儿担心,但他又想:一个来偷东西或者伤害自己的坏人不会去厨房里做早饭的。因为厨房正对着客厅,经验丰富的Barry很清楚这里的声音厨房会听得一清二楚。他迅速而大声地打了个哈欠,宣告自己已经醒了。令人称奇的是,不知怎么的,虽然他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些什么,但昨晚的那个棕发男人从门外探进了头。

“啊你醒了!听着,昨晚的事我真的很抱歉。我刚刚被人狠狠地甩了,然后我的朋友Oille劝我出去喝酒,结果事情就有点儿不受控了--我发誓我不知道自己在你的公寓里。”

Barry勉强挤出一个笑容。

“没关系,你昨晚实际上提到了Ollie--他和他的蠢胡子?”

棕发男人笑了,那富有感染力的笑声让Barry有点儿感伤。

“那肯定没什么关系的。顺便说一下,我叫Hal Jordan。我能问一下我的骑士叫什么名吗,鉴于他还有着闪闪发光的彩虹小马枕套?”Barry脸红了。Hal的坏笑一如昨晚,就像在他亲吻自己生命的那一刻之前。

“那是我姐姐的!我是Barry,Barry Allen。你昨晚介绍过自己了,但有点儿不一样。”Hal睁大了眼睛,笑出了声。

“噢我的老天,我真的是喝太多了,不是吗?我有做过什么尴尬的事吗?”

Barry露出了一个有点儿邪恶的微笑。

“你是说除了上了一个陌生人的床,然后还怪人家待在你的卧室里吗?也没有什么了,你不过是把我扑倒了,然后在我换衣服的时候醉倒在了床上而已。之后呢你还把舌头伸进了我的嘴里,然后在我们到了最棒的部分的时候又睡过去了。”

他每说一句话,Hal的眼睛就睁得更大。

“还有什么别的我应该知道的事吗?”

“你的早餐要烧糊了。”

Hal突然间闻到了食物的烧焦味,他迅速跑回厨房,嘴里还嘟囔着一堆奇怪的话。Barry笑着走进厨房,看见他正在和一个冒烟的煎锅搏斗。

“我来给你搭把手?”他露出了迷人的微笑。

“不了,我没事。你知道的,我本来要说--”他探过身来好像要说什么悄悄话似的。Barry不自觉地和他凑得更近了。

“喝醉的我品味真是太好了。”打在Barry耳畔的温热气息令他浑身颤抖。他大胆地探过身去,缩短了两个人唇间的距离。Hal几乎是立刻就加深了这个吻,Barry颤抖着闭上了眼睛。事实证明清醒的Hal吻技更好。突然间传来的一声巨响和随之而来的“噢噢噢噢噢噢我的妈啊”迅速令Barry回到了地球上。他意识到Hal刚刚把冒烟的煎锅掉在脚上了。Barry笑得眼泪快要出来了,他把头埋在Hal的肩膀上,而后者正在单脚蹦着想要缓解脚上的疼痛。

“你个笨蛋,噢我的天!”Barry很久没笑成这样了。Hal向他露出了歉意的笑容。

“我可能把早饭搞砸了。”Barry哼了一声,把他拉进另一个吻里。

“没关系。闭上嘴吻我,不然我可不知道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事。”

Hal沾沾自喜地笑了。他拉过Barry,一只手搭在对方的臀部,直到两个人的脸都红了。Barry轻柔地把Hal拉进了一个纯洁的吻中,当两个人的臀部摩擦在一起的时候Barry发出一声轻喘。他决定要主动引导这个吻。Barry加深了力道,直到这个吻变得下流起来,而两个人似乎都迫不及待地想要做点儿更过分的事儿。Barry停下来一路吻到了Hal的锁骨,Hal则摸索着脱掉了Barry的衣服。

“去卧室?”Hal气喘吁吁地问。Barry点点头。

“去卧室。你知道路的。”

Hal差点儿笑趴下了。

【完】

(希望大家喜欢~假期就这么结束了好不甘QAQ)

评论 ( 18 )
热度 ( 154 )

© 梅语西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