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语西橙

【英语/西语渣翻】主产粮:Stony/Halbarry/AM/Napollya/LC/Superbat/Wondersteve
欧美圈微博@Ciela甜饼

【授权翻译/Halbarry/高中AU/清水甜饼】他把我搞晕啦(1/4)

he's got me spinning round

他把我搞晕啦

原文作者:haljordans

原文地址: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6342106/chapters/14530321

Summary:

当meta-humans* 和其他坏人来袭的时候,Barry Allen 就会变身成闪电侠,Hal Jordan就会变身成绿灯侠。虽然经常一起并肩作战,但两个人都不知道对方实际上是自己现实生活中最好的朋友和同学。

作者说:《瓢虫少女》*AU,Barry喜欢他最好的朋友Hal而不是绿灯侠,Hal喜欢闪电侠而不是他的好兄弟Barry。(然而一切都要变了...)

(希望人物不要太ooc?我尽力啦)

译者注:文章一共有四章,已经完结辣,第一章是最长的。我已经向妹子要了申请但是妹子还没有回我,有了授权会在后面的章节补上哒。关于《瓢虫少女》是啥结尾有介绍。设定是Barry和Hal是高中同学,两个人都在中心城。身份梗。还是那句话,原作超级棒,一切奇奇怪怪的地方都是我的错QAQ~

Chapter 1

Barry Allen喜欢当闪电侠。绝不仅仅是因为那种自由自在的感觉和用不完的精力,也因为这个身份本身。当他是Barry Allen的时候,大家都觉得他是那个永远都迟到、说话还结结巴巴的家伙。而闪电侠呢,是谨慎和自信的完美结合,他智勇双全,是打跑坏蛋的国民英雄。

总而言之,他的两个身份是完全相反的。而且Barry觉得,他的暗恋对象(也是他最好的朋友)Hal Jordan,好像没有爱上自己。但至少Hal觉得闪电侠很有魅力,对吧?

现在这个不是要紧的事儿了,因为Barry正在对付有了热浪帮忙的加强版寒冷队长。正常来说,他可以在几分钟之内就轻松地把他们两个抓到监狱里去,但是他现在又饿又困。他可以轻易地躲过他们两个射向他的枪弹,但是却很难把枪从他们手里夺下来,特别是当寒冷队长在地上铺了一层冰,让他结结实实地摔了个狗啃泥的时候。

坏蛋们走得越来越近了,他们的脚步声震得冰面劈啪作响。Barry甚至可以听到热浪的枪加热时的嘶嘶声。

他可能要完蛋了。

“需要点儿小帮助嘛,闪电侠?”

Barry刚一抬头就看到了一个人影猛地扑向坏蛋们并向他们伸出拳头,两个坏人被关在了一个绿得让人睁不开眼睛的圆顶里。寒冷队长和热浪开始猛烈扫射他们临时监狱的墙壁,但却一点儿作用也没起。Barry所在的位置让他刚好能听到坏蛋们的咒骂声。

“你过来串门真是太好了,GL。”他慢慢从地上爬起来,回了一句。

Barry让自己听起来很恼怒,但他和绿灯侠都知道他其实很高兴见到他的搭档。他拍拍手上的灰,疼得脸都抽搐了一下-他很确定身上很快就会青一块紫一块了。

“迟到总比不到好,对吧?”绿灯侠趾高气昂地走向他的搭档。他脸上的笑容几乎像他的戒指那样耀眼了。“我会自己送这两个坏蛋去中城警局,除非你想和我一起来?”

“不了,谢谢你,GL,我还有点儿事。”Barry冷淡地说。如果他再迟到的话,Joe会杀了他的,更别提他还得找个冰袋处理一下膝盖和下巴上的淤青。

他的搭档歪着头,看起来几乎像条小狗了。“呃,你是说你要上学去嘛?宝贝你在哪儿上学啊?”闪电侠什么也没说。绿灯侠挫败地叹了口气。“你就不能告诉一下我嘛?”

“秘密身份之所以被称为秘密是有原因的。”Barry又开始像往常一样给绿灯侠上课了。每当Barry严肃地保密自己的真实身份的时候,绿灯侠总是迫切地想要知道闪电侠的真实姓名,甚至冒着暴露自己身份的风险就为了知道Barry的。“而且我不是你的,嗯,宝贝。”

“真扫兴。”绿灯侠夸张地摸了摸下巴,说这话的时候还操纵着刚刚变出来的圆顶。“我能叫你我的王子嘛?我的穿着闪亮盔甲的骑士?”他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都亮了。“好不好?”

即使隔着制服也可以看出来Barry翻了个白眼。“我要走了,GL。”他摆摆手说了声再见,就像一道红色闪电一般穿过了中心城的大街小巷。

有时候他喜欢像这样漫无目的地奔跑。他喜欢那种风掠过他的制服镂空处裸露的皮肤时带来的那种凉飕飕的快感。但不是今天。Barry Allen得去学校。有时,他真的希望超级英雄是个全职工作。

【barry,你在哪?】

【你庆幸我给你打掩护吧,joe以为你早早地出家门去图书馆了】

【你欠我个人情】

收到Iris短信的时候他刚刚翻过家里的墙和窗户。他从桌子上抓起震个不停的手机,费了点儿劲才脱下来他的皮制紧身衣,并把它嵌入兜儿里的金色戒指中。他迅速穿上一条牛仔裤和一件法兰绒上衣。

Iris的短信还在一直发过来,大概几秒钟就有一条新的。

【大教室的课上完了,所以你最好现在滚到学校来】

他看着短信笑了起来。他真的得快点儿了,因为作为Barry Allen他不能像闪电侠那样赶到学校。

至少每个人都习惯他迟到了。

【barry我知道你在看短信,上面写着‘8:45见。’】

【你最好有点儿负罪感】

【谢谢替我打掩护啦】

【毫无疑问我有啦。现在我已经在赶过去啦】

Iris最后的短信提醒了他要做的事儿。他挠了挠头,转身打开卧室门一路跌跌撞撞地跑下楼梯,锁上门之后几乎是飞出家门的。

当他像正常人那样跑步的时候他的肌肉伸展速度仿佛比蜗牛还要慢。跑过另一条街,跑过图书馆之后他冲进学校的前门。快九点了。Barry想。如果他能在8:55之前穿过走廊的话,他就能正好赶上代数课。

就这么定了。

他飞速跑过走廊,在减速的时候被自己的脚绊住了,跌跌撞撞地进了代数课教室。

“嘿老兄,怎么啦?”

Barry一抬头,正好看见了一脸起床气的Hal Jordan正从窗台爬进一楼的教室。

“没啥。”

事实上,他刚刚以闪电侠的身份跑遍了整个城市,但是Barry知道这不是个合适的回答。“那你呢?”

他的朋友满不在乎地耸耸肩。“我睡过头了。我睡得特别好。”

感谢上帝那起作用了,Barry没让Hal发现什么破绽。“作秀女王。”他开了句无聊的玩笑想表现得随意一些。

“好吧,你是对的。”Hal 不屑地哼了一声。“只有Guy能制住我,可能还有...”在这儿他停了一下,鄙夷地转了转眼睛,“Carol。”

听到Hal提起他的女朋友的时候Barry睁大了眼睛。“...你别告诉我你们又分手了?”

“这不显而易见的事儿么,”Hal开始滔滔不绝(Barry这时候才知道他要听的是一个很长的故事)“我在聚会上和Jillian Pearlman调情的事儿让我成了个渣男败类,但是她呢?她随时随刻都能喝得醉醺醺的然后和陌生人乱搞。所以我就又和她分手了。”

“那太恶心了。”Barry说。他犹豫了一下接着说,“但是,我是说,你是个人渣败类。但是,从 Carol的角度看,她喝醉了。所以你更差劲一些。”

Hal双臂交叉抱在胸前,对Barry怒目而视。“她向我承认他们是自愿性行为,而且她一点儿也不后悔。让我引用一下那句该死的话,‘我觉得我们的关系过时了,我想找点儿刺激。’上帝啊Barry,我不敢相信你居然站在她那一边!”

“对不起,但是你们两个对于彼此而言都太糟糕了,呃,没有冒犯的意思。分手然后再像那样复合真的太不健康了。”他试探性地问了一句。“你难道不想要一段超出性的关系吗?”

这个问题让Hal安静了一会儿。但他并没有回答Barry。他眯起巧克力暖棕色的眼睛扫了眼钟表,想要换个话题。

“现在不是应该开始上课了吗?”Barry不需要回答他的好友;他们都已经知道答案了。“该死的。”

Barry不确定Hal在想什么,但他的脑中飞速闪现过许多种可能性。极速教授*,大猩猩古鲁德*,天气巫师*,镜像大师*,金色滑翔者*-他们都有可能让他的同学们遭遇不测。虽然盗贼画廊*的成员们不会伤害孩子们,但是大猩猩古鲁德和极速教授可没那么体贴。

“我们必须找到他们。”Barry最后说。“可能发生了些不好的事儿。”

“噢。可能是个恶作剧呢。”“或者说,”为了营造氛围他刻意降低了嗓音,“是,嗯,极速教授什么的在高中生里寻找着闪电侠。”

湛蓝的眼睛警觉起来,瞬间瞪大了。“闪电侠是个高中生?你怎么知道的?我是说,如果他真的是的话。”

Hal不屑地哼了一声。“你没听说你姐姐疯狂的闪电侠理论吗?看在上帝的份上,她为闪电侠建了个博客。”

  Barry听说过这个,但是为了保密身份,他总是尽可能温和地奚落Iris他们。幸运的是,多亏了Barry穿制服时变了声,而且完美地演绎了两个身份的性格,Iris从未猜准过。

“不过呢,所有事都围绕着一个观点,那就是闪电侠在我们年级。”Hal接着说,“在Iris看来,每个人都值得怀疑。”

“现在那个不重要。”Barry严肃地说。“我们的朋友可能有麻烦了。我说咱们分头行动吧,你负责二层我负责这层。”

Hal笑着点点头。“放松点儿,他们肯定没事。或者,他们正在一个一个地被瞄准射杀...直到-”

“闭嘴,傻瓜。我们在楼梯那儿见?”Hal明亮的微笑让Barry相信他的同学们没事。“有什么该死的事发生的时候就叫我。”

“你知道的。必须得向别人透露点儿八卦什么的。”

他们肩并肩地离开了教室,在Hal拐弯跑向楼梯间的时候两个人分开了。当那抹暖棕色上了楼完全消失在他的视线里的时候,Barry才急匆匆地跑回代数课教室。

他从兜儿里掏出闪电标记的戒指,并戴在手上。他轻轻按了一下戒指上的按钮,他标志性的红色制服就飞了出来。一眨眼的功夫他已经穿上制服,全副武装到眼睛,准备好要行动了。

现在得去找到那些坏蛋了。

Barry推断绑架高中里所有的学生和老师可能不是一个独立的犯罪行为,但是呢,寒冷队长曾想要偷走一列还在飞驰的火车。这次的事最有可能是极速教授干的,但是极速教授不知道闪电侠的真实身份。

除非...

除非他看了Iris的博客,而且特别想知道闪电侠的身份。那是个公开网站,地球上任何人都能看到。

该死的。

他得找到Hal并确保他平安无事。

Barry迅速穿过一层,在上楼之前在伸头检查了每间教室。在二层他也是这么做的,直到他看到一个西班牙语课教室里充满了奇怪的绿光。

该死的这是怎么回事?Hal在哪儿?

“你的确像闪电一样赶过来了,”绿灯侠向他打招呼。尽管说了个双关语,他的脸上破天荒地没有笑容。他伸出拳头,毫无疑问地在用戒指扫描房间。“我发现到处都是血迹。无论孩子们被绑到哪儿去了,他们肯定顽强抵抗了一会儿。至少是试着抵抗了一会儿。他肯定把一些孩子伤得很厉害。”

Barry严肃地点点头。“我觉得是极速教授。绑架他们一定得像从孩子手里抢糖那样困难。”他十分担心Hal,但他努力不去想这个。他得去找Hal和Iris。大家都会没事的。

“为什么是极速教授?绑架高中生不像是他能干出来的事儿啊。”

“他是个疯子,他什么都干得出来。”Barry厉声打断他。看到搭档畏惧的样子他马上就后悔了。“我们现在得找到他。就是极速教授。我会负责这层剩下的教室,你继续扫描。”

没等Hal回答他就跑出去继续检查其他教室了。但除了血迹一无所获。

“GL。”Barry并没有去找他的搭档,而是伸出两根手指放在右耳处的闪电球上,通过通讯器和他对话。“我什么也没找到,你呢?”

“我也是。我的戒指没有发现任何极速教授的痕迹,也没有发现能知道他去哪里的线索。”

Barry叹了口气。“咱们先会合,然后再一起找找吧。”

“我们应该去体育馆看看,”绿灯侠提议。“电影里面坏人总把孩子们锁在体育馆里,或者货车里。但是没有哪辆货车可以装得下整个学校的孩子。”

“好的,一会见。”Barry的回答简洁明了,因为实际上情况可能不太好,两个超级英雄都明白这一点。Barry叹了口气,想要把坏念头从脑子里赶出去。一切都会好起来的,他赶往体育场的时候自言自语道。

这么匆忙地跑过学校的走廊感觉真的很奇怪-通常来说,Barry不喜欢去上体育课,因为路上挤满了成群的孩子,而且他也不想去,当然也不会有处于危险中的朋友们在等着他。

他几乎可以听到Hal在叽叽喳喳地对他说,凡事都有第一次嘛!他也惊讶地意识到绿灯侠肯定也会这么对他说的。

那么,他应该是十分喜欢棕发男孩咯。当然啦,他对Hal是像恋人间的那种喜欢,对绿灯侠就是纯粹的友谊了。但是棕发男孩好像总是能融入到他的生活里呢。而且棕发男孩们在性格上也很相似。

说到这个,Hal很有可能就是绿灯侠呢。事实上,任何人都有可能。但是Hal和绿灯侠是如此地相似,以至于Barry情不自禁地这样想...但那是不可能的,对吧?

当这一切都结束了,Barry下定决心要仔细调查一下绿灯侠透露出来的关于他的秘密身份的线索,这样他就可以知道真相了。

他在体育馆的铁门外面等了一分钟,绿灯侠这才飞到他身边,缓缓地落在地上。

“所以,作战计划是什么?”

制服下面Barry的眉毛拧在一起。“作战计划?GL,你真的在向我要计划吗?”他的声音有些取笑的意味,“掐我一下,我一定是在做梦。”

“极速教授带走了一个...呃,我很在意的人,我想要确保他平安无事地回来,行了吧?”

他没有让自己往好处想。“我知道了。你扫描教室,我会检查四周。检查完了咱们会合做一个更好的计划。”

“听起来不错。”绿灯侠伸出拳头开始扫描。Barry转身离开,开始四处检查体育馆。

体育馆是独立于学校其他地方的,只通过一条走道相连。这就使得快速巡查更为简单。他已经检查完一半了,这时候绿灯侠从通讯器呼叫他。

“他们在这里。这里的体温热辐射超级高,而且我的戒指发现极速教授在这里。”

“太棒了,别...”

他赶到体育馆门口的时候已经太晚了。体育馆的门四敞大开的,绿灯侠正飘浮在距离穿着黄色制服的坏蛋几英尺的地方。极速教授静静地站着等候着。

“轮到你了,教授。”绿灯侠冷笑一声,径直将拳头对准极速教授。“你为什么要绑架孩子们?”不到一秒钟,极速教授就被关在了一个坚固的箱子状的物体里,这让角落里的老师和学生们欢欣不已。

然而极速教授却得意地笑了。

“绿灯,你得比这个做得更好一些。”极速教授冷酷地说,“只有另一个速跑者才能和我进行真正的较量。”他把胳膊伸到前面,准备打破绿色箱子。Barry从门口加速跑了过去准备好迎击逃出来的极速教授。

然而,尽管极速教授加速震动双手想要推开监狱,他仍然被困在里面。绿灯侠缓缓地飞到他旁边,他专心致志的时候一言不发。

“我可能没有超级速度,但是我可以像闪电侠那样狠狠地踢你的屁股!”

“噢,那你就错了,”极速教授叹息一声,他冷酷的话里带上了嘲笑的意味,“这真的挺有趣的,但不过都是小孩儿的把戏罢了。闪电侠和我还有一场比赛要打呢。”

说着,极速教授完全冲出了绿灯侠的束缚,绿色的箱子也瞬间化为碎片。

“该死的!!!”绿灯侠怒气冲冲地喊着,想要去追极速教授。

Barry朝他的搭档摇摇头。“我去追他,你去帮孩子们。”

他追着极速教授冲出了体育馆。一路跑过学校周围的森林和内城的大街小巷。Barry知道这是极速教授想要的--把他引到城里,因为城里会有更多的人,更多的目标--他试图跑在前面截住极速教授,但是他太慢了。

极速教授和他是两个极端。和他是完全对立的。而且除了这些,他们的步伐也是同频的。解决体育场麻烦的唯一办法就是把他和人群分开然后和他对打。但是要怎么做呢?

“嘿,极速教授,”Barry奚落他。当他们肩并肩一起跑成之字形绕开车辆的时候感觉自己特别幼稚。“我们都知道我比你跑得快。来抓我呀!”

噢上帝,他真是个两岁孩子。一个跑得很快的两岁孩子。

Barry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跑得更快,他截住对方,让他跑向相反的方向。他回头看看,希望瞧见一道黄色身影跟在自己身后,但极速教授仍然继续往市中心跑。

该死的。他全力追赶极速教授,不一会儿就和他只有几步之差了。他再加点儿速就可以再次与极速教授同频了。这时候他听到耳边的通讯器传来绿灯侠的声音。

“闪电侠,你还好吗?”

“我在城里追极速教授,但是没有大碍。孩子们怎么样?”Barry问。虽然他很想聊天,但他得先把极速教授赶出去。

两个速跑者绕过繁忙街道上的车辆,最终抵达了中心城的市中心。而他们的战斗才刚刚开始。

绿灯侠犹豫了一下。“有两个孩子不见了,呃,Barry Allen 和 Hal Jordan。”

噢该死的该死的该死的。

Barry正忙着追极速教授,没有回他。这会儿爬上了一幢大楼。当他们到达屋顶的时候,极速教授以光速向Barry挥拳,击中了他的胃,然后是下巴,然后又是胃。极速教授十分残忍,二话不说就向Barry发动各种野蛮的招式。但是Barry更快,他躲过了对方所有的攻击,在半空中抓住极速教授狠狠还击了他。几乎。

极速教授狠狠打了Barry的脸一拳,Barry痛得嘶了一声,鼻子开始流血。两个人向对方扑去,厮打缠斗着,又踢又踹。

“你是谁?”极速教授问道。他哼了一声,很确信闪电侠猛地踢了一下他的屁股。“你是...Hal Jordan?还是,”他的声音充满了好奇,“Barry Allen?”

Barry什么也没说,而是把最后一击对准极速教授的胃,把对方踢下了大楼,想要把他从市中心引开。

“闪电侠?”绿灯侠重复道,“你还好吗?发生了什么?”

“嗯...他知道我是谁,”Barry说。尽管他十分惊慌,声音却是出奇地镇定。“他把我的身份锁定到了两个人之中。”

他的搭档的声音被一声怒吼(“闪电侠!!!”)打断了。极速教授尾随他到了一个公园的中心,将刚刚那一脚还给了Barry。

Barry倒在公园中间的人行横道上,但是还在努力从地上爬起来。

“这就是你们的英雄!”极速教授夸张地喊道,声音里充满了寒意。“中心城最伟大的英雄!”他嘲笑道。他又一次将闪电侠击倒,同时把手抚上对方的臀部。但是Barry站了起来,行人们恐慌的尖叫变成了欢呼。

极速教授一次又一次地击倒闪电侠,他的情绪也越来越激动。但超级英雄每次都微笑着爬起来。

“闪电侠,”他又踢了Barry一脚。“实际上,”Barry又爬起来了。“只不过是一个低级的-”又一脚。Barry又站了起来。

他并没有时间结果闪电侠了。Barry跳起来把他扔到了地上,狠狠地打着他的下巴和鼻子。

“我永远不会让你威胁到我的城市,我的朋友,或者我的身份。永远都不。”Barry咆哮着说。他走向公园寻找掩护,努力忽略掉耳边通讯器里传来的绿灯侠的耳语(“噢,好性感。”)。

极速教授血红的眼睛空洞无情,嘴角露出一个残忍的微笑。“我真感动。说实话,我快感动哭了。但是除了吼来吼去的,你得做得更好一点儿啊,闪电侠。”

说着,他转过身来开始攻击闪电侠。“你看见了,我亲爱的Barry,还是Hal?无所谓啦,你个蠢小孩,你还不明白吗?我更成熟,更聪明,更强壮。你不可能战胜我的。”

尽管Barry的鼻子仍在流血,当他看到极速教授的伤口时还是挤出了一个微笑。他被打了个乌眼青,被Barry踢过的臀部处的制服也有点儿破了。而且腿上的制服也被撕开了,血正滋滋往外冒--或许他们的战斗并没有极速教授说的那么不公平。

  他推开极速教授,迅速地对对方又踢又打直到对方又还击回来,把他打得飞了出去。为了增加屈辱性的伤害,所谓的教授在Barry落到地上之后又跟了过去,用拳头猛击他的胃。

  Barry倒在地上,极速教授又骑到了他身上。他们互相打斗的时候胳膊又纠缠在了一起。极速教授的目的对于Barry来说很明确了。黄色制服的速跑者想要摘掉Barry的面具,把他带到人更多的场合揭开他的身份,然后杀了他,让他缓慢而又痛苦地死去。

“不是今天,混蛋。”他恶狠狠地说。Barry推开极速教授的一只胳膊,但是另一只朝他的面具抓来,撕开了一个口子。一绺金发露了出来。

  极速教授微笑着,几乎有点儿像个正常人了。“金发?我也是。”他叹了口气,凶狠的眼神又回来了。“多有趣啊,我们是如此地相像...那就是你必须消失的原因。”

Barry转了转眼睛。“我之前听说过那个,所以我来了。”

 “不幸的是,你知道的,”极速教授说,“我已经想了好多种方法杀死你,但是我意识到让你亲眼见到你的家人和朋友死去对你来说是最痛苦的,Barry Allen。”

Barry的表情仍然很平静,尽管内心在尖叫他仍强装镇定。那个真的讲得通。极速教授知道他是金发而Hal Jordan不是金发。上帝啊,可能有个老师告诉极速教授他们不在那里,或者为了保命说了些不切实际的描述。

  “我永远都不会让你那么做的。祝你在Belle Reve监狱*里玩儿得开心,bitch。”Barry说,“但是首先呢,得给你一个分手礼物。”

然后他跑了起来。一圈又一圈,越来越快,直到极速教授完全被红色所笼罩。他停下来稍微摆了个投手的姿势。他抡了两下胳膊然后把一道闪电径直投向对方。坏蛋被击昏了。极速教授0分,闪电侠1分。

绿灯侠从空中落下来,将极速教授困在了一个厚厚的绿色泡泡里。

“Amanda Waller已经为你准备好牢房了,而且是为你量身打造的。”绿灯侠得意洋洋。“咱们走吧。”

“想要我和你一起去吗?”Barry抬头看着他的朋友,问道。“如果他逃跑了你可能会需要一些支援。”

绿灯侠摇摇头。“我很好。有什么事我会呼叫超人的。你好好休息一下吧。”

那是个好计划,但首先Barry要去检查一下学校里的Iris和他的好朋友们怎么样了。休息是次要的。之后,他还要问Hal点儿事情。

老实说,他很惊讶当看到他回家的时候满身淤青和战损,Joe和Iris没有杀了他。当然啦,STAR Labs*的医生们已经尽最大可能处理了他身上的伤处,但是即使对于速跑者而言,身上还是不可避免地留下了青一块紫一块的痕迹。

韦斯特一家显然十分生气。因为极速教授袭击的时候找不见Barry的影子。更糟的是,绿灯侠解救老师和学生们的时候他也没回家。

“我们很高兴你平安无事。”吼了一大通之后Joe总结道。“但是我们得知道,儿子,你去哪儿了?”

  Barry知道他肯定逃不过这个。他不怎么会说谎,但他也不能让他的家人知道他的秘密。他必须说点儿出什么可信的东西。

“我...我逃学了。我在Keystone城,嗯,在滑板公园。”

“Barry,你不可能靠滑板救了你自己的命。”比起不赞同,Joe更像是难以置信。

  他耸耸肩。“嗯,是的,但是那才是重点。我去了然后我才能学习怎么滑那个,然后我摔了很多次。但是我没事。”

  Joe似乎还要说点儿什么,但他停下来看了看手机。“好吧,很好。听着,很抱歉得留下你和Iris两个人了,因为得去我的辖区了。”

“没关系。”Barry说。他伸出双臂抱住了他的养父,感觉十分安心。“我爱你,你知道的,对吧?”

“...Barry,你想要什么?”

“啥也不要!好吧,确实有个事。我能去见Hal吗?我想确认他没事。”

Joe呻吟一声,转了转暖棕色的眼睛。“那个捣蛋鬼?他没给你什么好影响。”

“但是我能去吗?”

Joe又叹了口气。“去吧,晚饭时候见。”

“太好啦!”Barry激动地把胳膊举过了头顶,脸上也因此抽搐了一下。他暂时还觉得有点儿疼。

  Barry并没去Jordan家。他从兜儿里掏出手机,拨通了Hal的电话。他了解Hal的,Hal不可能愿意在家待着的。

Hal没接,所以Barry给他发了条短信。“嘿,Hal,你在哪儿?我们需要谈一谈。”

五分钟后,Hal回他了。

【当然行,老兄。 jitters见?】

【听起来不错。】

【在那儿等你。】

  Barry到的时候Hal已经在他们的小包间里坐着了。他朝Barry挥挥手,像没事人一样满面笑容。两个人里Hal往往是更热情的那个。

“Barry,my boy!怎么啦?”

“Hal,我们需要谈谈。”Barry说着坐到Hal对面。“这事儿很重要。”

Hal疑惑地皱起眉但还是点点头。“好吧,说吧。”

  他可以做到的。他就要做到了。Barry清了清嗓子,有些焦虑地跺着地板。看在上帝的份上,他可是闪电侠!他可以做到任何事!5,4,3,2...

Barry Allen向他桌子对面最好的朋友探过身去,悄声说,“你就是绿灯侠,对吧?”

TBC
*《瓢虫少女》《瓢虫少女(Miraculous Ladybug)》是一部法、日、韩合作的武斗魔法少女动画,以现代法国巴黎为背景,Marinette(玛里内特)与Adrien(阿德里安)两个截然不同的高中生,受选拯救巴黎对抗城市裡的黑暗阴谋。他们的主要任务就是要追捕akumas(阿库玛斯),一个将正常人转变为异能罪犯的生物。Marinette(玛里内特)能够变身为Ladybug(瓢虫女爵);而Adrien(阿德里安) 则能变身为Cat Noir(黑猫诺尔)。两人并不知道对方的真实身分,Marinette(玛里内特)不知道Cat Noir(黑猫诺尔)是她所暗恋的Adrien(阿德里安)。同样的Adrien(阿德里安)也不知道Ladybug(瓢虫女爵)是和自己同一堂课的女孩。

*极速教授: 艾尔伯德.斯旺出生于25世纪的未来,那时超级英雄已经成为了历史,供科学家研究探索。斯旺十分崇拜21世纪的超级英雄闪电侠,为了解开其能力的来源—神速力的奥秘,他废寝忘食的进行研究。凭借对闪电侠的历史与神速力的深入研究,斯旺得到了“极速教授”的称号。即使成为了神速力研究的权威,斯旺仍无法触碰到神速力的本质。此时来自20世纪的一个时间囊坠毁在25世纪的中城,其中装有闪电侠的一件制服。凭借制服上残存的速度能量,斯旺成功将其复制增强。穿上制服的斯旺拥有了超级速度。他将制服染成了与闪电侠制服相反的颜色,成为了超级罪犯—逆闪电。

*大猩猩古鲁德:

古鲁德来自非洲一个隐秘的文明,一个高度进化而极具智慧的大猩猩社会。猩猩城的居民都是爱好和平的,但古鲁德并不满足。野心勃勃的他妄图取代索洛瓦统治猩猩城,更意图率领军队攻击人类世界。对权力的渴望使得古鲁德与闪电侠及正义联盟发生了冲突。古鲁德初登场于Flash V1 #106。为了窃取索洛瓦拥有的思维控制的秘密,古鲁德来到了中城。成功得手后古鲁德控制了猩猩城的军队妄图发动战争,最终被闪电侠巴里.艾伦击败。

*天气巫师:原名:Mark Mardon 已知亲属:Clyde(兄弟,已逝),Josh Jackam(儿子,已逝) 曾加入组织:Blacksmith的无赖帮 现属组织:无赖帮 初次登场:Flash V.1#110(1959年12月-1960年1月)

*镜像大师(Mirror Master):镜像大师初次登场于Flash V.1#105,在与闪电侠交手后,镜像大师成为闪电侠最持久和最强大的敌人之一。他原名山姆.斯卡德,原是一个罪犯。在制镜厂工作时,他不小心在一面镜子中混合了错误的化学物质。本应报废的镜子拥有了连接次元空间的特殊性质。通过对这面镜子的研究,斯卡德学会了创建各种效果的镜像和穿梭空间的能力。获得能力的斯卡德为自己设计了一套服装,成为镜像大师。

*金色滑翔者(Golden Glider) :丽莎.斯奈特是寒冷队长莱昂纳多.斯奈特的妹妹。两人年幼的时候经常遭受他们酗酒的父亲虐待。成年的莱恩纳多成为罪犯后,丽莎离开了家,成为了一名花样滑冰运动员。为了与她哥哥的犯罪记录划清距离,丽莎.斯奈特取了艺名丽莎.斯塔。在她的教练和爱人罗斯科·狄龙的帮助下,丽莎以惊人的高速旋转能力在滑冰界声名鹊起。但她的爱人却有着另一个身份——尖峰人。当尖峰人在与闪电侠的战斗中丧生后,丽莎发誓为爱人报仇,成为了金色滑翔者。--转自闪电侠贴吧

*Belle Reve:Belle Reve Penitentiary (French: "beautiful dream") is a fictional prison and sanatorium in the DC Universe, first appearing in Suicide Squad #1 (May 1987) by John Ostrander and Luke McDonnell.[1] Ironically, Belle Reve is a French mistranslation[2] for "beautiful dream".

*STAR Labs:Scientific and Technological Advanced Research Labs (S.T.A.R. Labs) is a fictional research facility and comic book organization appearing in titles published by DC Comics. It first appeared in Superman #246 (December 1971) and was created by Cary Bates and Rich Buckler.----转自维基百科
(下章Barry表白辣(=^▽^=)~我又修改了一下奇怪的地方)

评论 ( 2 )
热度 ( 110 )
  1. 林乔夕_rcgk[我独怜]梅语西橙 转载了此文字  到 松鼠喜欢收集松果埋起来_Halbarry
    后续请见原po主页!又甜又萌的小文,翻译君辛苦了~

© 梅语西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