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语西橙

【英语/西语渣翻】主产粮:Stony/Halbarry/AM/Napollya/LC/Superbat/Wondersteve
欧美圈微博@Ciela甜饼

【待授权翻译/Stony/双向暗恋/治愈小甜饼】睡前聊一聊(一发完)

Pillow Talk

睡前聊一聊/枕边夜话

原文作者:FestiveFerret

原文链接:https://archiveofourown.org/works/13521117

Summary:

Steve花了好久才发现这事儿已经成了惯例。多少次冒险旅途都以两人被迫同床共枕作结。有时候,那是一张上好旅馆里的豪华双人床;有时候,则是丛林里的一顶不起眼的小帐篷。

但是他和Tony总是会同床共枕。

作者说:

感谢beta ashes0909 <3

译者说:授权申请已发出,日后补上~养生翻译回归啦,因为漫威十年所以打算一口气翻十篇这位太太的盾铁文章,这是第一篇,一万字一发完~~

正文:

Steve花了好久才发现这事儿已经成了惯例。多少次冒险旅途都以两人被迫同床共枕作结。有时候,那是一张上好旅馆里的豪华双人床;有时候,则是丛林间的一顶不起眼的小帐篷。

但是他和Tony总是会同床共枕。

**

他们第一次同床共枕和神盾局一点关系都没有。

Tony邀请Steve和他一起参加一场环游意大利的Stark工业慈善晚会。美国队长的助阵显然是个看点,而他们卖出去的票越多,捐给慈善机构的钱就越多。然而Steve要是老实承认的话,他很高兴自己可以无所顾忌地畅游欧洲,而不用干掉什么人。

“酒店已经订满了。”Steve爬上飞机的时候Tony开口道。Steve的行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被拿走了,穿着紧身制服的空姐一边把他往座位那边推,一边喋喋不休地报出了一堆食物和饮料的名字。“我在举行晚会的地方订了房间,因为我喝醉的时候一般连电梯都找不到,更别提是另一栋不一样的楼了。我可以在街边给你定一个房间。”

Steve想要开口说他不介意,方便就好。反正他又不会因为喝醉而找不到自己的酒店。但不知怎么的一杯水和一块奶酪突然空降在了他的面前,而且他还试图和自己的安全带搏斗。所以他实际上忘了回答Tony。

“或者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可以和我睡在一起。我的房子可能是一间套房。我不知道,因为是我的新助理负责订房。通常来说是一间套房。你想打赌吗?我们可能会同睡一张双人床。”

Steve终于扣好了安全带。他抓过了那杯水,以防轰隆作响的飞机把水洒出去。“好啊,我不介意,方便就好。”

Tony笑了。“好吧,那你就和我睡吧。那我也不用担心你会被某位美丽的意大利女人拐到她家里,然后就此人间蒸发了。”Tony顿了一下,“除非你想要这样。你想自己住一间房然后找点乐子吗?我不会妨碍你的,cap。”

“呃,不用了谢谢。我不想被拐跑。你不想-呃-找乐子吗?有一点...那种空间?”

Tony不屑地挥挥手。“不了。自从--我就不去找乐子了。”他敲了敲胸前镶嵌的玻璃反应堆。“我会胡扯,会喝酒,会去宴会,然后在非常昂贵的床单上昏睡,把口水流在同样非常昂贵的枕头上,补充我所缺少的大量睡眠。你明白了吗?”

Steve笑了。“听起来很棒。”

看起来似乎是很棒。Tony登记入住了房间,然后扔给Steve一张房卡和一个房间号码。他们刚刚换了机,甚至还没有把行李丢给酒店服务员就赶到了大厅。Tony讲了几句风趣的话,听起来即沾沾自喜又谦虚有度。他向大家介绍了Steve,美国队长发现自己只不过需要笑一笑,然后和很多人握手就好了。

晚餐棒得没话说,而且似乎没有尽头。Tony也没有像自己说的那样喝那么多酒。总的来说,这是Steve很长时间以来最棒的一晚了。而且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流逝,他开始期待Tony许诺的昂贵床单和枕头了。

“嘿,Cap!”Tony来到他身边,拍拍他的肩头。“你看起来准备好要昏迷不醒啦。现在我们该体面地离开了?”

Steve点点头。“我觉得该走了。如果你不想走的话,就留下来吧。我可以自己上楼,而且也不会独吞你枕头上面的硬币的。”他微笑着说。

Tony也笑了。“你会的,而且你还会说根本没多少钱。因为你虽然是美国队长,但有的时候也有点混蛋。别以为我不知道呢。好了我们走吧。我已经和客人们保释过我们啦。”

“谢谢你了。”

Tony把Steve推进了电梯里,一路上躲开了几个最后时分的握手。半靠在Tony的边上,Steve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要在电梯里面打盹睡着。电梯停在了十一层,走廊尽头的房间是1125号。

那不是一间套房。

甚至都不是一张双人床。

那是一张单人床。

“该死的,”Tony咒骂着拉开了衣橱,就好像一间不存在的奇迹房间会凭空出现似的。“我很抱歉。我会去看看我们能不能换个房间,我会去调一下。”

“你说过房间都被订满了。”Steve贪婪地望着那张床。他只想瘫在上面。

“嗯。”Tony瞥了一眼手机,显然在想补救计划。“我会在街边给你订个房间,我敢打包票他们还有房间的。”

“我觉得我可能坚持不到那边了。”Steve坦白道。

“那我去。”

“我不会把你踢出你自己的房间的,Tony。”Steve靠在墙上,以便支持摇摇欲坠的自己。“我不介意和你同睡。这是一张特大尺寸的床,我们可以在自己这边建一个小王国,而且永远都看不到彼此。小时候,Buck和我总是住一张双人床。”

Tony咯咯地笑了。“说句良心话,那时候你占的地方也不太大。你确定你不介意吗?因为我已经准备好在倒在地板上打鼾了。时差真是要了命。”

“当然不了,我习惯了。你不介意吧?我看到有好几次,你和Rhodey一起睡在你工作室的沙发上。所以我觉得你应该不介意和别人同睡。”Steve露出了一个顽皮的微笑。

“一个男人和他的小甜果在他的私人复仇者沙发上做什么可是他们自己的事儿。”Tony油腔滑调地说道。“但是我真的一点都不介意。不过我得先警告你,我晚上像八爪鱼似的。要是我的军队入侵你的领土了只要在心口给我一肘子就好啦。”他通情达理地望着Steve。“老实说,你的肘击可能会打断我的肋骨。所以或许你可以温柔地推我一下?”

Steve大笑着走进了浴室,胳膊上还挂着他的睡衣。“都听你的,Tony。”

Tony在他之后进了浴室。Steve躺在了左边,但他不太确定Tony想要睡在哪一边。他缩进被子里,头倚在了枕头上,然后,上帝啊真的是太舒服了。柔软,但又没有那么柔软。被子的重量刚刚好,既不会太热也不会太重,是舒服的感觉。他正要沉入梦乡的时候Tony走了过来。

“舒服吗?”Tony问道。

“太舒服了。”Steve没忍住发出了一声呻吟。

Tony笑着爬上了另一边床铺。他朝Steve露出了温柔的微笑。“谢谢你今晚上陪我来。”

“谢谢你带我来。”Steve真诚地说道。

Tony关了灯。Steve立刻就睡着了。

晚上Tony没有入侵Steve的领地,又或者他过来了但熟睡的Steve没注意到。隔天清晨Tony在他身边轻柔地呼着气。或者说,他的黑头发在被子外面支楞着,被子下面那个肿块一定是他在缓缓地呼吸。所以Steve猜自己是对的。

他们已经说好了,早起的Steve会出门四处逛逛,而Tony会独自沉睡在这没有闹钟、机器人、复仇者、JARVIS和灭火器(只有那么一次,而且Clint非常非常抱歉)吵醒他的美妙房间里。

虽然熬到了很晚才睡,但Steve觉得自己睡得很好。而且他也很享受在意大利的时光。和Tony同睡并不尴尬,虽然他们也不怎么谈起来这件事。Tony是他最好的朋友,这事儿也没啥奇怪的。

但之后这事儿一直在发生。

有一次任务结束后,他们被大暴雨困在了圣基茨岛*。Steve和Tony不得不躲在岛上的一个小屋里等待雨停。屋子里有一张小床,上面盖着一张被虫蛀过的暖和被子。Tony满不在乎地解除了盔甲,只穿着一条短裤就爬上了床。他拍了拍身旁的床垫,然后Steve就躺在了他旁边。他们没怎么睡着,因为雨点打在金属屋顶上的噪音恼人得很。他们就那样躺着聊天,最后那一晚也不算糟。

之后的另一次酒店同住是拜神盾局所赐。

接着就是北卡罗来纳那次糟糕的任务。他们一整晚都被困在密室里,彼此背靠背以寻求温暖和依靠。这实际上不算是同床共枕,但Steve的头一直倚在Tony的肩膀上,半梦半醒地度过了好几个小时,所以也差不多是那个意思了。

然后是因弗内斯*的藏身房。除了不在地球的Thor,小队里的其他人都参与了这次行动。他们帮Bruce变回了原形,然后一起逃到了神盾局的藏身房里。大家躲进藏身房之前,Nat一直在用无线电联系他们。外面倒不是特别冷,但是狂风的吹拂使得小农屋瑟瑟发抖,摇摇欲坠。

“十八个小时之后我们才能脱身。”无线电里传来Nat安静的声音。

Steve搀着Bruce到了厨房的餐桌前,扶他坐好。这间屋子非常小,连沙发都没有--只有一间小厨房(里面有一张桌子和四把椅子),一间浴室和--

“只有三间卧室。”Clint关好门,过来说道。“我和Nat要住最好的那间。”

Steve很确信他们没在一起,但他从没见过关系如此亲密的两个人,而且他也知道Nat经常在Clint的房里过夜。

“我和Steve可以住一间。”Tony轻声说道。Steve吃了一惊。他以为Tony会想要和Bruce住在一起。Tony肯定发现了Steve很吃惊,因为他补充说道:“Brucie在变成绿胖之后需要好好睡一觉。”

Steve想那确实很对。在变成Hulk之后Bruce通常会萎靡不振10-14个小时,而且他睡眠质量越低,他所需要的恢复时间就越长。但他也很清楚Tony几乎是不假思索地提出来和自己同住。很显然,Steve是他的默认舍友,而且...说真的,这感觉有点棒。当然啦,他们最近同住的次数有点多,但就和意大利的酒店那次一样,都是巧合罢了。而且...这真的有点棒。

Steve因为自己的想法而羞愧,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好像没人注意到他。虽然打在松散窗户上的雨点已经注定了他们今晚的糟糕睡眠,但没人熬夜到很晚。Bruce花了几分钟吃了一点小厨房里的包装食品之后就迅速消失了。他走进了卧室,然后关上了身后的门。这对于大家而言是最好的:厨房里只有四把椅子,而Steve已经累得站不住了。

漫不经心地玩了几个小时的扑克之后,Nat和Clint也去睡了。Steve清理了食物包装纸,而Tony把扑克牌装回了牌盒里。他们一言不发,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回了最后一间空卧室里。

Steve脱掉了制服,但却没有可以换的衣服,所以他穿着汗衫和短裤爬上了床。脱掉盔甲之后Tony一直穿着运动裤和薄毛衣,所以他就打算这样睡了。

这和酒店的那次同住一点也不一样。这张床又小又不舒服,而且外面狂风肆虐,两个人都被任务折磨得筋疲力尽。Tony把被子铺过他们的大腿,但是那个薄被子除了心理安慰好像并没有遮盖的功能。

“我觉得我应该去追那个会飞的家伙。”Tony说道。他的声音让Steve意识到他们已经无言地躺了很久了。

Steve叹了口气。“我们已经讨论过了,Tony。你做了正确的决定。别想了。”

“嗯。”然后他陷入了沉默,但是没过多久他又开口了。“嗯...一只愤怒的小绿鸟告诉我你那天和别人约会去了。”

“什么?”Steve的大脑一片空白。他想要搞清楚Tony在说什么。

“你和Hill。Bruce说你们两个在约会。”

“什么?没有的事!”Steve意识到了这么说听起来不太妥。“我是说,我们没在约会。我喜欢她,但是我们只是朋友。我们偶尔会在咖啡厅见一面,我们会发消息,就这样。”

Tony用脚蹭了蹭Steve的小腿。“喝咖啡可以拐到别的事情上。”

“不不,我-我不想那样。”

Tony顿了一下。“她不是你的菜吗?”

Steve换了个姿势,想要显得自己是因为身下的床单才调整姿势,并不是因为他不太自在。“不是,她很可爱,但...不是。”

“嗯,那你的理想对象是什么样的?我认识成千上万的优秀女人。我可以帮你钓一个。”

Steve不知所措地咬着唇。他向Tony的方向瞥了一眼,望见了他那被反应堆的光芒照亮的脸庞。Steve硬着头皮开口了。“嗯...实际上是男人。”

“什么?”Tony在半黑暗中转向了Steve,但Steve一直盯着被子。“噢。”

Steve突然间痛苦地意识到他正和Tony同床共枕,而他刚刚坦白了自己喜欢男人的事实。要是Tony很在意这件事的话,那么这就会变成很尴尬的一晚--他们中的一个人不得不睡在地板上,而那人应该是他,因为他得这样做,然后开口说--

“那你的理想男友是什么样的呢?”Tony继续连珠炮似的发问道。“我也认识成千上万的优秀男人。他们之中有的不是直男,有的是直男,但要是他们知道美国队长想要找男朋友的话,应该会迅速改变性取向的。我就是开玩笑啦。”Steve想要开口回应,但Tony并没停下来。“我可以把你介绍给我的前任Ty。他有点混蛋,但是个有趣的混蛋啦。他可以给你露两手...”Tony的声音越来越小,显然在想一些蛛丝马迹。Steve不知道Tony的前任能给自己显摆什么才能,因为他满脑子都是Tony也喜欢过男人这个事儿了。

“没关系的,”Steve急忙说道,“你不必,呃,把我介绍给...”他沉默了。Tony学着哼起了小调。Steve头脑里思绪飞转,整个人十分不安。

“嘿,Steve?”Tony问道。几分钟过去了,两个人一句话都没说。

“我是不是把事情变得奇怪了?我感觉我把事情变奇怪了。你没必要非得和我前任打炮的。”

“啊不是,呃,不是因为这个。”Steve脱口而出。“我-啊-我不知道你也和男人约过会。”

“哦。”Tony敲了敲反应堆的前沿,玩弄着天花板上投射的影子。“抱歉...我以为你不会认同这事因为--”

“噢当然不!我当然会认同你,Tony。”Steve迫不及待地打断了他。“不是因为这个,就是--我感觉有点...我不知道,有点孤独?呃我不确定,或许吧。我不知道。”

“首先,”Tony把手盘在脑后,倚在了枕头上。“你永远都不会是一个人。即使我不约男人,你也不是一个人,Steve。你知道我们都是你的后盾,对吧?”

“我知道,只是...我不知道。这不像是你会习惯谈论的事情,而且人们都会认为美国队长是道德模范和--”

“作为gay并不会让你损失任何道德,”Tony说道。Steve可以听出他声音里的笑意。“或者说不那么模范。或者说不那么...美国队长。好吧我扯远了。但如果你不想提这事儿的话,你没必要提它的。但如果你想提呢?大多数人会支持你,或者说至少会包容你。复仇者团队呢?无论发生什么我们都会站在你身后。他们不过是从疯狂传你和Hill的绯闻变成了疯狂传你和别的男人的绯闻罢了。”

“呃,我们两个待在一起的时间最长,所以绯闻对象很可能是你。”

Tony笑了。“我经历过更糟糕的绯闻。”

空气再度安静下来。Steve这回舒服地转过身趴在了床上,他的两只胳膊交缠着放在枕头下下面。他可以感受到Tony正舒服地躺在自己身边。“嘿,Tony。”

“嗯?”

“谢谢你。”

Tony咯咯地笑了。“嗯。”Steve可以听到他的微笑。“不过你是喜欢金发的还是褐发的呢?因为我认识的一个人,他--”

“Tony。”

“嗯?”

“快睡觉。”

Tony顿了一下然后说:“好吧,晚安。”

“晚安。”

两个人都没怎么睡--雨声聒噪而且床也不舒服。但当太阳升起两个人爬下床的时候,Steve感觉自己神清气爽,睡得不能再好了。

**

这事儿持续发生着,而且两个人的心里也对此有了期待。就好像这世界一直密谋着让他们两个同床共枕似的。他们已经不止一次地在公共休息室的沙发上一起醒来,而电影则停在了最后的片尾字幕那里。他们不停地同床共枕,在酒店,在安全房,还有在Clint的农场小屋里那件粗糙难受的客房里。有一次他们甚至还一起倒在了神盾局的简易床上,因为那次残酷的训练花费的时间大大出乎了他们的意料。他们那回甚至没有事先讨论,就直接跟着对方走进了一间空房间,然后爬上床,两眼一黑昏迷不醒了。

即使其他的队员注意到了这事儿,他们也不在乎。而对于Steve和Tony来说,不知怎么的这已经成为了他们奇异友谊中独特的一环了。Steve已经很久没有这样舒服地同一个人相处了。真是太棒了。

**Steve把帐篷扔在了地上,力度比平时大了一点点。明天早上他们将会被卷入一起肮脏的武器交易,很有可能是前九头蛇成员发起的。但今天晚上他们只需在博尔德扎营度夜,然后努力做到和平共处。

Tony气鼓鼓地走进了森林里,而Steve则不为所动地忽视了他。

等到Tony回来的时候,Steve已经支好了帐篷。一堆砍好的木头堆放在他之前定好的地方,用来生火。直到两个人生起火,撕开背包里的速食产品的时候他们之间的沉默才被打破。Steve知道这沉默不会持续很久的,最后Tony会说--

“我按照你说的做了,所以你真的没权利--”

“你认真的吗,Tony?!”Steve仅剩的耐心也消失了。“你知道那不是事实。你知道的。你大可以试着找点什么借口,但你就是故意那么做的。我说‘清理一下燃料库’,然后你就往别的地方去了。”

Tony张开了嘴,但又迅速闭上了。他使劲地捋了捋头发,然后轻轻骂了一句“艹”。那声音几不可闻,Steve猜自己本不应该听到它的。“好吧,”Tong最后突然说道,“我搞砸了,你是对的。”

这感觉并不像是Steve的胜利。随着夜晚的降临,他的心情越来越糟。而Tony不愿意和他说话,甚至都不愿意看他一眼。当天空完全变黑的时候,Tony显然假装这是一个睡觉的好时机,而不是一个逃跑的好借口。他站起身,一言不发地走进了帐篷里。Steve在天幕低垂的暗夜里坐了很久。他靠在一棵大树旁,双脚对着逐渐熄灭的火堆。他可以就睡在这儿,给Tony一些私人空间。虽然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为Tony的舒坦而让步,因为对方才是那个无视命令的人。Steve很喜爱两人的友谊,他们是最好的朋友。但试图维系他们之间的战友关系真的令他焦头烂额。即使是在最好的情况下,Tony也总是我行我素。但他完全清楚自己按下哪个按钮,Steve就会不得不原谅自己。这也使他很难被别人命令。

但这回他并没有按下按钮--他逃开了。

Steve叹了口气,站起身。他把水瓶里最后的水浇在了滚烫的炭木上,看着火苗逐渐熄灭乃至消失。森林此刻陷入了完全的黑暗之中。但在帐篷里Tony的反应堆仍旧燃着光。他面朝外侧,且在自己的睡袋里蜷成一团。

Steve望了他一会儿,但当他看不到Tony的脸时,他钻进了自己的睡袋里,出神地望着帐篷上方的透气网口。“Tony?很抱歉我刚刚朝你吼了,”他试着开了口。Steve觉得自己身为团队领导者伸出了橄榄枝,但Tony却似乎并不想搭理他。

Steve开始昏昏欲睡,困意使得他合上了沉重的眼皮。然后一阵布料摩擦的声音唤醒了他。

“我不能进去。”Tony的声音几不可闻,Steve不得不努力听清他的话。

“什么?”他转过身,发现Tony已经转了过来,而且正在望着他。

“我不能进那个燃料库。”Tony看起来十分矛盾,那些话仿佛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为什么不能?”

“它--”Tony痛苦地喘了口气,“它看起来...很像...Steve,有时候,我看到...”Tony挫败地抽着气,而Steve只是安静地等待着,给他足够的时间组织语言。“它很像虫洞。在燃料库屋顶上面那个洞。就是虫洞。”他语无伦次,恐慌极了。然后他停住了,眼睛瞪得老大,仿佛在吃惊自己可以把这些话说出来似的。

Steve努力去理解Tony的话。“燃料库看起来像虫洞?”他温柔地问道。“我觉得它不是很像。”

“对,它--我知道它实际上不像。但有时候事情就是会发生...虽然它们不应该发生。我--呃--我吓坏了。”

沉默像一条沉重的被子,席卷了他们。Steve试图消化Tony的话。“Tony...”他努力保持语调平稳,即使他的声音快要颤抖得厉害,即使他想要抓住Tony摇晃他--然后永远不放手。“你--你可以说出来的。你可以让我--”

“我不能,Steve。在那时候,我不能。我什么都做不了,也没办法说出来。我只是需要--需要离开。”Tony抖了一下。Steve努力克制住了过去一把揽人入怀的想法。Tony现在需要空间来呼吸。但Steve确实转过身来,离Tony更近了一点儿。

“对不起。”

Tony笑了。“你没必要感到抱歉,Steve。这又不是你的错。你生气很正常,真的。因为我的心理阴影我真的没办法做到,钢铁侠不能--”

“不,你可以的,你可以。你只是,需要想办法让我知道它又来了,然后我就不会强迫你了。然后我就可以做出备选计划了。团队需要你,Tony。但是如果这事再次发生,我们可以想办法克服它。”他想了一会儿。“JARVIS可以--?那回你倒下的时候他通知了我。他可以识别你的状态吗?他可以说点什么?你没必要告诉所有人的,或许来一个暗号或者什么别的?”

Tony咬了咬下唇。“嗯...或许可以。”

“那好吧,你知道的,我们没必要现在就解决它。但是--呃--很抱歉我刚刚朝你大吼大叫。还有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Tony缓缓吐了口气,然后远远地转到了他的睡袋那边。他仍然在微微颤抖着,Steve不知道是因为冷风还是因为压力。

“你冷吗?”他轻轻地问道。Tony点点头。“过来吧。”他试着动了动自己的睡袋,看起来像是个邀请。Tony在微光中捕捉到了他的眼神,挑了挑眉,但还是扭了过来,直到他们的睡袋边缘靠在了一起。Steve把他又拽过来了一点儿,直到他可以感受到Tony身体的重量。他希望自己身上的热量可以传到Tony身上。他们的脸离得更近了,然后Tony撅起嘴唇开始吹气,搞得Steve的头发落在了他的眼睛上。Tony咯咯地笑了。

“别做这些你一开始就停不下来的事儿。”Steve笑着警告道。

“噢相信我,要是我们开始比赛口活儿的话我就停下来。”Tony眨眨眼说道。Steve惊讶地笑了笑然后摇了摇头。

“你现在想睡觉了吗?你的嘴只是说话,就已经给你惹了不少麻烦了。”

这话又逗得Tony发出了一连串咯咯的笑声。Steve高兴极了。他喜欢逗笑Tony。他喜欢Tony被自己的俏皮话惊到的样子--他也可以说出和Tony一样有趣的俏皮话。他喜欢自己是队里唯一一个可以使Tony露出眼角笑纹的人,就好像他真的已经沉迷其中一样。

“好吧,”Tony停止了笑声。“晚安,Rogers。”

“晚安,Stark。”

Tony依偎着睡袋外皮(他以此当枕头)闭上了眼睛。调整好姿势之后他离Steve更近了,整个人蜷在了一起,所以他的小腿紧紧抵着Steve的腿,他的脸靠在Steve的胸旁。

Steve熬到了很晚,他一直看着Tony静静地入睡。他很感激,自己和Tony可以有这样独处的时机。而且Tony信任他,愿意把难以启齿的事情告诉他。要是Tony不在自己身边的话,作为复仇者,Steve不会拥有现在一半的快乐。

**

这次任务糟透了。Steve浑身都是伤,虽然他知道这些伤口明早就会痊愈,但这并不意味着他现在不感到疼痛。感谢上帝Tony还活着,而且现在他们正一起走在回旅馆的路上。但Tony差一点就出事了,而Steve现在还感到后怕。

Tony毫不犹豫地要了一间房。能和Tony同床共枕,感受同频的呼吸和热度,真切地体会到Tony还活着,是多么惬意的一件事啊!电梯里他们彼此依靠着,一言不发却也并不需要对话。他们成功了,他们拯救了这个小镇。明天早上他们会精神抖擞地起床,坐着昆式战斗机回到纽约的家。但现在他们精疲力竭--疲惫,疼痛而又崩溃。

Steve插进房卡,推开了房门。他花了一分钟才搞清楚眼前的景象,恍然大悟之时却僵硬地停住了脚步。

房间里有两张床。

Tony在他身后徘徊了一刻,然后目不斜视地走了过去。他把自己的背包扔到了其中一张床上。啊当然了,他们两个不睡一张床也没什么奇怪的。最近他们总是同床共枕,但一年中的大部分夜晚Steve都是在大厦里自己的卧室中度过的,并没有Tony的陪伴。Steve又不是不能自己睡觉。那也太奇怪了。

所以Tony在浴室里的时候,他把背包放在了另一张床上,然后换上了运动裤和T恤。房间里并不冷,但当他独自爬上床的时候,一股战栗没来由地滑过他的背脊。

两人安顿好了之后灯依然亮着,他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因此空气里满溢着安静与尴尬。Tony奇怪地望了Steve一眼,然后伸手关了灯。“晚安。”

“晚安。”Steve转到了面朝窗户的一侧,闭上了眼睛。

他把一条胳膊放在了枕头下面,直到那条胳膊感受到了麻意。

他转过来脸朝上地躺着,凭借超级视力刚好可以看清楚天花板的石灰边缘。

他拍了又拍自己的枕头。

他整了整被子,把褶子捋平。

他是不是得去一趟厕所?

他在出发前记得去交电话费了吗?

他健忘地转到另一边,直到转过来才发现自己正在面对着Tony。之前两人同床共枕的时候他从未介意过面对Tony,但现在两人之间有了一条深深的沟壑。想要越过这条沟壑,在黑暗中勾勒出Tony的身影简直太奇怪了。他们之前并没有选择,只能被迫睡在一起。而且所有的一切都有借口来搪塞。但既然他们现在有了各自的空间,最礼貌的事情就是去尊重对方。

但是Tony也睁着眼睛,而且他正望着Steve。

“你睡不着吗?”Tony的声音出奇地响亮,好像他在沟壑的另一边大吼一样。

“睡不着,我猜是战后后遗症吧。或者说身上太疼了。”

“我也是。”

“你的脚踝怎么样了?”Steve问道。

“什么?”Tony倚着自己的手肘,望向Steve。

“我说你的脚踝。”Steve提高了声音。

“噢。”Tony做了个鬼脸。Steve可以看到他活动了一下裹在被子里的脚。“好多了。我打赌明天它就会好起来的。”

“看着你倒下真的太吓人了,Tony。”面对眼前的黑暗,Steve坦白道。他拾起了被子上的一条线,然后突然看到Tony又捶了一下地,扬起了一阵尘土和石块。他觉得自己听到Tony说了些什么,但却没能听清楚。事情有点不对劲...他皱着眉望向Tony,但对方已经不再看他了。两人之间的闹钟阻挡了Steve的视线,所以他看不到Tony的表情。

然后Tony突然叫了一声,猛地坐了起来。他叹了口气。Steve望了望他,然后倾身打开了灯。“嗯,这很奇怪,不是吗?”

Steve张了张嘴,想要弄明白Tony在说什么。“什么?”

Tony犹豫了一下。“呃,老实说,我已经习惯了我们睡在一起。所以你离我如此遥远简直奇怪得要命。我知道你有超级听力,但我几乎听不清你说的话,而且我在这里快要冻死了,我只是...”Tony的声音越来越小。他飞快地瞥了Steve一眼然后目光又飘回到了他的羽绒被上。他伸出手抱住了膝盖。

Steve的大脑正努力领悟他刚刚听到的话。“你习惯了我们一起睡?”他问道。他想他可能明白了这一切。

“呃...是的。就好像我们最后总会睡在一起。我知道你不介意。看起来你是不介意的。”

Tony又瞥了他一眼,而这回Steve没有犹豫。他笨手笨脚地缩回到床上然后邀请似的拉开了被子。他捕捉到了Tony的目光。“那就过来吧?”

Tony挣扎着爬下床,然后迅速溜进了Steve的被窝。他还顺手关上了灯。Steve为他盖上被子。他们的枕头挨在一起,两个人面对面地躺着。“你不介意吗?”Tony问道。

Steve深吸一口气平稳心神,然后决定冒个险。他伸出手轻轻抚上了Tony的前额。“正相反,没有你我在这也睡不着。”

“我也是,”Tony迅速说道。“或许....我们离得越近,睡得越好...我们...嗯...”

Steve一只手揽过Tony的腰,然后轻轻拉了一把,带着一点小期待和小绝望。他的力度刚好可以拉过被子那边的Tony,而后者也顺从地贴上了Steve的胸膛。“我们一起睡的时候,我总是睡得更好。”他在黑暗中坦白道。他可以感受到Tony温热的呼吸打在自己的胸膛上。

“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一切都变得更好了。”

这句总结是如此精妙独到以致于Steve根本没办法控制住自己了。他的四肢与枕边人交缠在一起,然后他俯身亲吻了Tony。有那么短暂的一刻有些吓人,因为Tony没有回吻他。但随后滚烫的肌肤就向Steve铺天盖地地席卷而来,Tony热情的回吻仿佛倾注了全部的生命。

直到放手的时候Steve才意识到他们刚才搂得有多紧。他让Tony转了个身,然后俯身覆在了爱人身上。暖意瞬间蔓延过他的胸膛,那些疼痛也随之烟消云散了。Tony的手伸进了Steve的T恤里,沿着他的背脊一路向上游走。他们的身躯完美地贴合在一起,一切都温暖而安心--Tony就在这里,在他的身下甜蜜地亲吻着他。

他们分开的时候发出了一声轻柔的叹息,但Steve并未放开Tony,后者也并不想离开。他们面对面地躺着,互相依偎在一起。Tony把脸埋在Steve的脖颈处,而Steve的脸则陷在Tony的发丝里。

“所以我猜你确实有理想型。”Tony几乎是在咯咯地笑了。

“他有一头黑发,长得很好看,还有点浪荡...”

Steve蹭了蹭Tony的脖颈然后一路吻到了他的耳后。“他聪明,有趣,需要戴眼镜但总是假装不用戴...”

“嗯,我猜我真的应该把你和Ty搞在一起。”Tony轻声说。

Steve调整了一下姿势,半靠在Tony的身上。被子底下两个人紧紧依偎在一起。Tony的手放在Steve的后背上,正在他的T恤下面为非作歹。“Tony?”

“嗯?”

“快睡觉。”

Tony停下了。“好吧。晚安。”

“晚安。”

 

*

 

*

 

*

“嘿,Steve?”

“怎么啦?”

“我爱你。”

“...我也爱你,Tony。”

【完】

*圣基茨岛:圣基茨岛(英语:Saint Kitts),又称作圣克里斯托弗岛,是位于加勒比海的一个岛屿,东岸面临大西洋。

*因弗内斯:因弗尼斯(英语:Inverness),苏格兰北部城市,是苏格兰高地境内唯一一个有城市地位的聚落,因此常号称“英国最北的城市”

                                                                                    ---来源于维基百科

(感谢阅读!)

评论 ( 13 )
热度 ( 163 )

© 梅语西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