梅语西橙

【英语/西语渣翻】【PN同好请移步@Ciela甜饼主页】【主产粮:Halbarry/AM/Stony/LC/Superbat/Napollya/WonderSteve】【欧美圈微博ID@Ciela甜饼】

【授权翻译/Stony/弄错号码梗/普通人AU/清水甜饼】陌生联系人【1/2】

Unknown Caller (do not engage)

陌生联系人(1/2)

原文作者:gottalovev

原文链接:http://archiveofourown.org/works/8897692

作者授权:



Summary:

Steve有了一项工作:给一个以为自己是Natasha的家伙发短信并温柔地婉拒他。但事情总会节外生枝。

译者说:为盾铁十周年贡献一点微薄之力~XD

Steve!酒吧男招待/Tony!总裁

正文:

Steve微笑着看了看平板电脑的消息栏:他的任务已经全部完成了,而且这次准确无误。不幸的是这事儿可不常发生,所以他总是会因此心情很好。

“嘿Richard。”Steve喊道。

沉浸在手机里的Richard吓了一跳,慌忙抬起头。

“怎么啦?”然后他看到了所有配送过来的箱子都已经打开了,而且Steve的显示屏也已经关机了。“一切都还好吗?”

“都很好,”Steve肯定道。“不过今天晚些时候我可能还得另开一个小订单。”

昨晚上他忙得要命,因为酒吧的某几项酒水储备低得出奇。在周末结束前他们需要在今天订不止一瓶龙舌兰酒。

“那当然,”Richard说道。“有空再见!”Steve一签好配送确认表他就扔下这句问候蹦蹦跳跳地上了他的卡车。

Steve掏出了口袋里振动的手机。看到陌生号码他不禁皱起眉,但还是查看了消息。

>>来自未知联系人@ (03:36)

嗨,是我。惊喜吧?老实说,我也很惊讶自己记住了你的号码。

他差点就要回复说这是个乌龙了--他最近肯定没有把号码给过别人--但他还是满腹疑虑地点开了和Nat的消息框。

>>SR 发送 @ (03:37):

你是不是又把我电话号码当成你的给别人了?

幸亏这次她回复得快。

>>来自NAT @ (03:39):

Shit,不是吧,他还记得?

>>SR发送 @ (03:39):

他自己似乎也像你一样惊讶。他喝多了?

>>来自 NAT @ (03:40):

他当时确实喝了不少。应该是有人过来把他带回去了。

>>SR 发送@ (03:40):

那你为什么不礼貌地拒绝他,还给他电话号码呢?

>>来自NAT @ (03:41):

因为那双要命的狗狗眼?

>>来自NAT @ (03:41):

他难过的时候我怎么能把他一脚踢开呢。再说反正你更会拒绝他们。

Steve翻了个白眼叹了口气。

>>SR 发送@ (03:41):

Nat,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了。你得学会自己拒绝别人。

>>来自NAT @ (03:42):

忘恩负义的家伙,我可是在帮你。他绝对是你的菜。

>>SR发送 @ (03:42):

我很确定我不是他的菜。我觉得他喜欢红发女人。

>>来自NAT @ (03:42):

别妄自菲薄啦,你知道自己差不多快成为大众情人了。

虽然这感觉不错,但Steve还是悲伤地摇了摇头。

>>SR 发送@ (03:43):

我会好好试试的,不过下不为例。

>>来自NAT @ (03:43):

好的谢谢啦。不过别太粗鲁!

这可真是令人惊讶,她似乎还挺喜欢那个家伙的。

>>SR发送 @ (03:44):

我会足够温柔的。

Steve保证道。他关上了消息框,已经开始思考自己应该怎么做了。这时候那个陌生号码又发来消息了。

>>来自未知联系人@ (03:44):

抱歉啦,不应该打扰你的。

如果Steve不回他的话那么这事儿可能就到此为止了。那个家伙会觉得这是吧台后面的性感红发女郎随便胡诌的电话号码。他可能再也不会来搭讪了,这样的话一切都解决了。但是这样做很不好,因为那人很礼貌,所以Steve也想更温柔一些。

>>SR 发送@ (03:46):

没关系的。抱歉我刚刚没拿手机。

他在打剩余的话但是新消息一下子就蹦出来了。

>>来自未知联系人 @ (03:46):

*惊恐.jpg*那你还活着?你可比我厉害多了。如果三英尺内见不到手机我就会吓傻,要是和它不在一个屋子里的话那我就会有生命危险了。

真的,真的好快。男孩,他一定是在等你回复。

>>SR发送@ (03:47):

我曾经一周没带过手机。

>>来自未知联系人@ (03:47):

我已经目瞪狗呆毛骨悚然啦!

Steve笑了,他真是败给对方了。他的回答太妙啦。

>>来自未知联系人 @ (03:48):

嘿抱歉我得走了。只是想谢谢你昨晚听我说话。

Wow,Natasha一定很喜欢这人,因为他居然记得她在认真地听他讲话。不是说她不会,但Natasha通常不愿意理醉汉的。不过话也说回来,如果这人醉得要别人来接的话,他很可能把Natasha的礼貌错会成了兴趣。

>>SR 发送@ (03:49):

没事的。照顾好你自己。

漫长的几秒钟过去了,陌生的号码并没有回复。然后,

>>来自未知联系人@ (03:50):

我在努力呢,不管你信不信。拜拜。

Steve觉得这之后差不多就结束了。毕竟那人没真正想过要调情或者再见见Nat。

Steve把手机放在一边回去搬那些新进的酒水了。他们今天晚上会忙得不可开交,所以他真的没时间去兼顾一个他从未见过的陌生人。

**

奇怪的是Tony--那个家伙第二次和他联系的时候是这么称呼自己的(“嘿,又是我,Tony!看看这个!”)--并没有好好聊过天。他要么写一些毫无意义的话,要么发过来一张图片或是一个链接。Steve根本摸不清Tony的想法,不论是在话题还是在发送的时间和情况上。

开始的时候是一张小猫的图片,那是一只叫声可怜的小家伙。

Steve没回他。

一条吃香蕉有益健康的链接。关于日本天气的胡言乱语。软冰淇淋的历史。

Steve都没回他。

但Tony似乎并不介意,他几乎每天都会一直发消息。Steve再一次搞不清自己为什么收到一条关于真人游戏角色扮演的链接。他知道那些人是在户外打扮成地牢和龙家里面的角色的样子。

接下来是淋芒果酱的罗非鱼菜谱。

有那么一秒钟Steve以为Tony下一条消息就会真的发出约会的邀请,但是没有。他再没收到消息。Steve好奇得几乎想要戳破这层窗户纸了,但他没有。

消息和链接又来了,断断续续的。在初次接触一个月之后中间有了三天的宁静时光。Steve以为自己的冷漠终于使对方心灰意冷了。Tony已经在这里坚持了好几周,不过也不清楚他是不是用Steve的号码往宇宙发消息。但下一条消息还是来了,那是一条YouTube上的视频链接。视频里的年轻女孩正在白板上做着数学演算,不过Steve搞不清楚那具体是什么。那一定很厉害,因为评论里面挤满了夸赞她的人们。Steve终于忍不住了。

>>SR发送 @ (11:05):

聪明的女孩

他写完了就开始诅咒自己。他本应该继续放任不管的,那Tony肯定就真的要放弃了。

漫长的好几秒钟过去对方的回复才到,但一下子来了两条。

>>来自 TONY @ (11:07):

聪明的女孩最棒了。

>>来自TONY @ (11:07):

就差一点,但是出了点儿小差错。Oops,一百万美元打水漂啦。

>>SR发送@ (11:08):

一道数学题一百万美元?

>>来自TONY @ (11:08):

嗯哼。

>>SR发送 @ (11:08):

那你找到问题所在了吗?

>>来自TONY @ (11:09):

数学差不多就是我擅长的事儿了。

>>SR 发送@ (11:09):

那你为什么做不出来一百万美元的数学题呢?

>>来自TONY @ (11:10):

我能做出来三个。

这意味着这人要么特别富要么特别扯。

>>SR 发送@ (11:10):

那会给你带来上百万美元!

>>来自TONY @ (11:11):

我不需要它们。给喜欢它们的小孩子们就好啦^^ 。

Steve几乎要问出口这是不是什么生活抉择了--他究竟是天生慷慨大方--还是因为实在太富有。但他想到如果自己什么都不问的话就不会听到谎话。

>>SR发送@ (11:12):

那你可真....大方啊。

>>来自TONY @ (11:13):

我猜也是。我得走了,拜拜。

然后他就消失了。老实说Steve是有一些迷惑的,因为很显然Tony一直发这些是希望有回应的,但有了回复之后他反而逃走了?真奇怪。

更奇怪的是,Steve好好保存了对方所有的胡言乱语和各种链接,而且还不愿意删掉它们。不过话又说回来...这也没什么好惊讶的。Steve虽然不想承认,但事实是他很孤独。他确实在酒吧里有朋友,但他们都有自己的生活。Tony过去一个月里的短信在不知不觉中照亮了Steve的生活,即使他没有回对方他也觉得自己和他人是有联系的。Steve最后忍无可忍很可能也是这个原因,他无法拒绝一个持续不断地努力与自己搭讪的人。谁知道呢,没准Tony也很孤独。

**

在那之后不和Tony联系就很难了。Steve从未主动开启过对话,但他逐渐地每天至少会发一条消息。很容易就可以联系到Tony,但时间从不会很长。还有一次在Tony建议两人见面的时候时间也不是很长,这令Steve如释重负。在数学女孩的那次两人真正开始互发消息的时候Steve就应该向Tony承认自己不是Natasha的,但他没有,而且现在已经过了这么长时间了他觉得再说出来会很奇怪,因为他已经习惯了彼此间的轻松对话。他喜欢Tony,特别喜欢。Tony虽然有些奇怪,但他很显然富有而风趣。

Tony发消息的频率升高了,而Steve的回复也更多了。现在他们几乎每天都发消息了。不幸的是今天就是那特殊的一天。Steve又看了看消息框,只是确认一下罢了,然后叹了口气。

“你怎么啦?”Sam问道。

Steve猛地抬起头挂上一张无辜脸。

“没事啊,怎么这么问?”

Sam挑起右眉。“拜托,伙计,你看你这个悲伤的狗狗脸。”

“我才没有露出悲伤的狗狗脸呢,”Steve争辩道,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你当然有,”Sam不依不饶。“而且你还没有擦干净柜台,而酒吧已经开张一个小时了。还不止这些,你一直盯着手机看,已经一整周了。所以发生什么了?给你自己找到了一个小甜心?”

“我没有!”Steve喊道,“才没有这种事。”

他们只不过是在发消息罢了。但是...Steve确实被迷住了。他想要了解更多,所以急切地等待新消息。哦该死的,或许确实有点儿不对。他好像太过迷恋Tony了。

“我从没见过你这么频繁地用手机。”Sam补充说道,“而且你一直在对着它微笑,在没有提示音的时候你就会摆出悲伤的狗狗脸。我觉得看起来你就是找到了一个小甜心!”

“才没有。”Steve嘴硬道。他把那个该死的东西塞进了后面的口袋里。他从未见过这个人,所以他们两个之间是纯洁的。但谁又能怪Steve想要和这样一个头脑敏捷的天才聊天呢,他会把他见到的有趣的链接随时随地发给你。人之常情嘛。

“嘿,我没什么恶意,”Sam说着举起双手作投降状,“看到你笑还是挺好的。”

“我就是笑了!”Steve抗议道。他确实笑了,对吧?

“你确实和我们笑过,”Sam说着指了指吧台。“但即使你离开了自己熟悉的地方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Steve确实一直在和自己的同事们互动,但这是他回归公民生活时做出的选择。这使得他的社交活动十分轻松,再说他也知道自己没更多劲头去奢求更多。现在他已经这样好几年了,虽然他不愿承认Sam的话是正确的,但他确实应该有新的打算了。

“我知道,”Steve叹了口气。

“太好了,”Sam笑了。“那么那个神秘的短信联系人是谁呢?”

“我也不太确定。”Steve挠了挠后脖颈承认道。

Sam再次挑了挑眉。他们经常那么做。“你又来了?”

“Nat把我的号码当成她的号码给了这个人。”

“搞什么鬼?她为什么要这么做?”Sam揉着脸,一脸迷惑。

“她之前这么干过好几次了。她希望我能帮她拒绝他们,因为她没那耐心。”

“Nat每天晚上都要拒绝别人的!”Sam叫出声,仿佛刚才Steve说的是废话。

“她说她不想在那人难过的时候拒绝他,差不多就是这样。”Steve解释道,也知道自己的话听起来不那么可信。

“我不觉得你温柔地拒绝了他。”Sam说道。

Steve深深地叹了口气。“我知道。我试过了。我整整一个月没回他。但他...他不一样。”

“老天呐,Steve,听起来你好像喜欢上他了!”Sam调笑道。

“我都不知道他长什么样。”Steve挣扎着否认道。他讨厌自己涨红的脸颊。“而且,他感兴趣的是Nat。我已经假扮她好几周了,我觉得这个开始真的是糟糕透顶。”

“确实,”Sam说,“或许这个人不适合你。所以要是再来一个合你胃口的人,你就得出击了。我说来真的。”

只是想想都令Steve心跳加速。微笑热心地应对顾客很容易。他已经无数次地被人夸赞好相处了,这对于一个酒吧男招待而言可是难能可贵的品质。大多数晚上满满当当的小费罐也证明了他出色的工作能力。但真刀真枪地和别人调情?他的糟糕调情记录大概会有一辈子那么长--每当他想搭讪自己的理想型时总是会在最糟糕的时刻舌头打结紧张不已。自从退伍以来Steve从未正经地尝试过一番,甚至有人主动出击的时候他也没有回应过。而且话又说回来,这种情况也不多见,因为他很容易就会无措。Sam是好心,但这要求也太过了。

“我没有--”

“走出舒适圈,Steve,”Sam说道。“我没说让你发展到哪一步,就好好地试一次。这就够了。”

“好吧,”Steve投降了,“好吧。”

“这才像样。”

这是一个宁静的工作日,再说也不一定要像Sam说的那样现在就要出击。下一个令他怦然心动的人或许得等到好几天之后才会出现呢。

“现在把手机给我。”Sam说着来到他身边从他的裤兜里摸出了手机。

他猛地扑向Sam想要抢回手机,但后者借着吧台迅速躲开了。Sam手里拿着手机,露出一脸胜利的微笑。

“你在干什么?”Steve惊恐地问。Tony会再发消息过来的,昨天他们聊了《第五元素》,有趣极了。24小时过后Tony有可能再次提起这个话题的,之前有一次就是这样!

“你需要歇歇了,反正这也不是你的甜心。所以接下来几个小时里你要心无旁骛地工作,然后练习你的出击。我之后会还给你的,我保证。”

“好吧好吧。”Steve点点头,露出了小小的微笑。

他知道Sam只是想好心帮忙罢了,而且他也确实太依赖他的朋友们和Tony了。没有手机他也能完成这次工作的,毕竟他之前也不怎么用手机。Steve开始干脆地擦洗柜台,而Sam只是笑了笑跑出找吧台尽头的一位顾客去了。

干完日常工作,Steve确认好一切物资齐全,也没有哪位顾客长时间等待侍应生。今天是星期三,并没有很多人,所以气氛很放松。他已经和Sam保证自己会努力调情,所以他开始仔细打量顾客以便发现潜在目标。大多数人都是常客,或者是和他不太搭的人。最接近的目标是Rosa,那个女孩人很好,之前也和他调过情。但她和另一位常客有着藕断丝连的复杂关系。Steve可以趁他们现在不在一起时掺和进这部爱情史诗,但他们的复合只是时间问题。他不想卷进那种狗血戏码里去。

有人不小心在单间里打翻了一罐啤酒,所以Steve赶紧抓过抹布赶去清理干净。至少那个罪魁祸首道歉了,这可真是件稀罕事。Steve把清扫工具放回了后面的储藏室,又回到了吧台处。他注意到了一位忙着在手机上打字的新顾客。他面前并没有酒水,很可能是因为没人理他。到处都找不见Sam,他或许是去休息了。Sam可能会嘲笑Steve一直沉迷发消息,但他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抱歉让您久等了。”Steve和那人说道。

那人抬起头,Steve情不自禁地盯着对方瞧了起来,满脑子都是‘该死的他简直太好看了!’。那双大大的焦糖色眼睛向Steve微笑的时候会在眼角显现出好看的笑纹。要是Steve猜的话,他大概是三十多将近四十岁。男人有着一头凌乱的棕发,戴着一副和他相得益彰的方形墨镜,仿佛胡子精心修理过的Van Dyke。他仪表堂堂,脸上还挂着大大的可爱微笑。很显然他也明白自己的迷人之处。Steve是如此地神魂颠倒以致于他几乎要忘了自己想说的下一句话是什么。

“没关系的,我才刚到。”他的顾客开口道。

男人的指尖把玩着小杯垫,在吧台上不住地敲击着以作消遣。他的手都好看得要命。Steve想道。好吧,所以或许自己喜欢衣冠楚楚的男人,但这人与西装契合得出奇,这在布鲁克林的时尚酒吧里可不常见。这位可爱顾客的某些特征使得Steve觉得自己好像在哪里见过他,但话又说回来,这可是纽约。他或许是个演员,而Steve很可能在电视广告或连续剧里面见过他。但他是谁其实并不太重要;Steve和Sam保证过了,既然这是第一个令他怦然心动的男人,Steve就对上对方的目光倾身提出了下一个问题。

“我可以为你做些什么?”他问道,语调正如他所知的那样风情万种。他一直都不擅长这个,但不知怎么的这招似乎奏效了,因为男人的笑意更浓了。

“你卖什么呢?”对方不甘示弱地眨着眼睛,声音比他刚才更加多情。Steve一下子就有点懵了,这也太快了。

他努力保持冷静但却没法继续与对方对视了--他要是脸红了怎么办呢?那也太羞耻了!Steve尽可能冷静地指了指身后的墙。

“你喜欢的都有。”Steve说道。这救场还不算坏,他想道。

“很好。”

当Steve再次望向男人的时候,后者正一边吮吸着下唇一边疾速敲打着吧台,目光却在各种各样的酒瓶间逡巡--主要是在瞄顶柜的苏格兰威士忌--但他看起来很矛盾。他既满怀渴望又忧心忡忡,另一只手松了松领口,仿佛需要新鲜空气。

“你知道吗,我不确定--”他缓缓地开口。Steve立刻明白了他的感受。

他从吧台下面拿出了一瓶店里最好的冰冻苏打水递给了男人。

“给你,既然你这么想要它。”他漫不经心地说。

那位可爱顾客瞬间如释重负的脸颊令Steve明白他猜对了:对方有着复杂的酒精史。

“谢谢啦,”那人说着打开瓶盖抿了一口。

Jose非挑这时候来点单。他倚在不远的吧台处喊道:“嘿Steve,两位!”

Steve可不是那种会忽视顾客的人,所以他给Jose端去了啤酒,然后按照Rosa的要求兑了几杯酒水。他用眼角的余光瞥见那位英俊的顾客要么四处打量要么忙着在手机上打字。这个小插曲给了Steve喘息的机会,他已经准备好再试着和那位可爱的顾客搭讪了,虽说那人已经打算要结账了。这是一场冒险,而他不会再按兵不动了。Sam不知道从哪里回来了,Steve连忙叫住他。

“你把那个留给我,好吗?”他说着,朝吧台尽头点头示意。

“什么?”Sam说着发现了Steve所指的人。他睁大了双眼,但随即笑了起来。“我的上帝啊Steve,不干票大的不回家,是不是?那祝你好运了,兄弟。”

这没什么好惊讶的,因为Sam就是那个唆使他这么做的人。但Steve还是微笑着耸耸肩。

“去吧!”Sam轻轻推了他一把。

Steve武装上自己可靠的小毛巾,然后再次雄赳赳地走回吧台打开冰箱拿出了一堆东西,显得自己很忙碌的样子。可爱男人已经把手机放在了吧台上,正在缓缓地品着他的苏打水,并偷偷打量Steve。真令人兴奋。不过他说什么呢?Steve的目光再次落在了手机上,或者说他猜测这是一部手机,因为这一刻它看起来就像是方形的光滑玻璃。

“我以前从未见过类似的东西,”Steve说着朝那设备点点头。

男人笑着蜷起手指。“嗯,新设计,这台只是样机。”

或许他就是测试样机的呢,真是太酷了。“它是部手机,对吧?”

“排除其他方面来说,本质上是的。”他的指尖只在表面轻轻一滑,那东西就亮了。另一个手势过后一个小的全息屏幕从手机内部投射到了空气中。

“我的天呐!”Steve惊讶地叫出声。他凑近去盯着那设备瞧。“那是做什么用的?”

“只不过是个屏幕罢了,可以显示照片啊视频啊浏览器啊之类的东西。”男人抓过手机轻轻一弹,然后过了一秒钟Steve听到了咔哒一声。当他再度放下手机的时候他发出了两三条指示,然后一张Steve目瞪口呆的照片就悬浮在了空中。

“你看这个,美人。”

“这简直太棒了。”Steve假装没有听到男人亲昵的称呼。或许对这位可爱顾客而言这是一种和人交流的正常方式。“那你怎么会得到样机呢?”

男人挑了挑眉,似乎对这个问题很惊讶。“我好声好气地提出了要求,然后研发部门就满足了我的要求。”

“真酷。”Steve大着胆子摸了摸全息屏。他微笑着看着手指染上了照片的光彩。虽然只是投影图像,不过真的很完美。

“我也觉得。它有着一切智能手机的功能,只不过更完美罢了。”轻轻一碰照片就变成了天气预报。再一碰一张股价之类的清单赫然出现。

Steve点点头推回了手机。“太不可思议了。”

喝完了苏打水,那个可爱的顾客将全息屏幕收回手机里。“过几个月就会上市了。”

不过说实话它看起来像是一个超级贵的小玩意儿。

“我很确定它会卖得很火的。你还想要另一瓶吗?”Steve收回空瓶子,把它放进了回收箱里。

“不了谢谢啦。不是说你不够可爱,是我真的得走了。”那人这么说道。Steve不禁满心失望。那人从钱包里掏出一张钞票准备结账,而就在那一刻Steve发觉自己再见到男人的几率仿佛沙漠融雪般微乎其微。

Steve冲动地抓过一支笔在餐巾纸上写下了自己的名字和号码,然后把它放在了吧台上。他心跳如雷,但他觉得自己一定要这么做不然肯定会后悔的。

“如果你什么时候想要一起喝杯咖啡的话给我打电话就好。”Steve说道。

男人的笑意加深了,至少他看了看餐巾纸,然后愣住了。他皱起眉,重新望向Steve的目光里尽是迷惑。

“这是我的电话?给我打电话就好。”Steve一字一句地说道。

“718-555-4976,”不知怎么的陌生人似乎不太高兴,他的声音也干巴巴的。

“怎么啦?”老实说,Steve真的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

“好吧。”可爱男人带着紧张的小微笑揣走了餐巾纸,然后迅速掉头离开了。

Steve迷惑地盯着Sam,他的朋友刚刚见证了男人结局突兀的转变,现在也紧皱着眉头。

“那是怎么回事?”Sam说着走了过来。

“我也不知道!”

Sam深吸一口气轻轻摇了摇Steve的肩膀。“随他吧,我觉得你干的不错!我也不知道问题出在哪里了。不过,他没准就是那种怪胎呢。”

Steve叹了口气,感到心烦。自己弱爆了,那人真的好可爱。好兄弟Sam把手机还给了他,这令他宽慰不少。

“你干的不错,可以把手机奖励给你了。它也是一整晚都在叫个不停。”

Steve深吸一口气笑了笑。因为他很可能被踢出局了,但Tony一向很有趣。有些晚上他只是一个接着一个地发链接,而Steve需要的只是打开链接。

消息框有着一连串气泡,都是文字版的,大约是一个小时前发过来的。

>>来自TONY @ (12:25):

我可能不应该未经你的允许就这样做,但我猜我没事因为我没看见你。

Steve皱起眉。

>>来自TONY @ (12:31):

老实说,我不确定我是不是来对了地方。这里太呛了。

>>来自TONY @ (12:38):

为什么每个工作人员都这么好看?上帝啊。

>>来自TONY @ (12:44):

你知道吗?我觉得有一个贴心火辣的金发尤物是我的新欢。

一丝恐惧开始在Steve胸口蔓延。

>>来自TONY @ (01:15):

苏打水。吧台。我。这世界现在变成什么样子了?

“该死的,”Steve低声诅咒着拨通了Nat的电话。

“搞什么鬼,Steve?”两声响之后她接通了电话。她今天放假,而且已经凌晨两点了,所以Steve也理解她很烦自己的电话。他会为此补偿的,但这是紧急事件。

“几个月之前你把我的电话号码给了一个男人,”他急切地说道,“你还记得他吗?”

“什么?”

“你把我的电话号码当成你的给了他!就你那个讨厌的习惯!你说他喝醉了,想让我温柔地拒绝他?”Steve坚持道。

“他怎么啦?”Nat打了个哈欠。

“他长什么样?”Steve绝望地问道。“棕发褐眼?”

“嗯,”她肯定道。“我给你发张照片,等一下。”

“照片?你有他的照片?”这话蠢透了。

“Steve,他是世界顶级富豪之一,而且是最有名的花花公子,找到他一张照片很容易的。”Nat的话令他毛骨悚然。听到手机响了一声他急忙打开了照片呻吟一声,因为这就是那位可爱的顾客。

“他很有名吗?”

“他是Tony Stark,当然有名啦。”

噢该死的。Tony Stark,之前搞武器弹药,现在搞绿色能源和高科技产品。显而易见的了--极端科幻的手机新样机。那个发给他奇奇怪怪链接的可以解决价值百万的数学题的Tony,那个说他不需要百万报酬的Tony就是Stark。

“你为什么要把我的电话号码给Tony Stark!”Steve忍不住提高了嗓门。当他看到投过来的目光时,他离开吧台找到了一个少人耳目的僻静地方。

“我之前在新闻里见过他,那是他父母去世的20周年纪念日。那些老秃鹫打算就此算计他。他告诉了我每个人是怎么离开的,甚至还包括他的完美女友。那双悲伤的大眼睛真的令人心碎。他一直要我的电话号码,我实在难以拒绝。我就给了你的,想着他肯定会忘记。他怎么样了?两个月前的故事的后续发展是什么?”

Steve想要以头抢地了。“他今天晚上过来了。”

“来找我吗?那没意义呀。”

“我一直在和他发消息聊天。”

“那出什么问题了?”Nat恼怒地问道。

“我从没告诉过他我不是你,”Steve坦白道。事实上那才是问题的关键。他真的应该在自己一开始回复Tony的时候就向他坦白这事的。

“所以他觉得我和他聊了两个月。”她说道,“提前告诉我还不错,以防他回来找我聊些我不清楚的话题。”

“嗯,他不会回来了。”Steve说着瘫坐在狭小的私人工作室里。从Tony的表情来看很显然他认出了那电话号码。“抱歉打扰了你,Nat,晚安。”

“我想要听完整的故事!”电话挂断之前她抗议道。

该死的,真是噩梦。Steve发现他的可爱顾客风趣而又幽默,但他更喜欢自己的全职短信好友。这可真是巨大的损失。

Steve再次浏览Tony发的消息,回到让他意识到事情不对的苏打水那条的后续。

>>来自TONY @ (01:17):

该死的他真好。

>>来自TONY @ (01:17):

你当然也很好!我记得对吧?噢老天。我是不是很奇怪?抱歉啦。

>>来自TONY @ (01:25):

不确定在酒吧闲逛是不是我的最佳选择。

>>来自TONY @ (01:26):

噢噢噢他回来了。抱歉啦女士,你打盹了就输啦。

然后就是一片死寂了。

该死的,那会儿Tony还喜欢上自己了...要不是电话号码这档子破事,没准Steve就会赢得一场约会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或许他还可以抢救一下。或者至少道个歉什么的。他深吸一口气编辑起自己的消息,花了好长时间才写完这一条。

>>SR发送@ (01:58):

我知道这看起来佷糟。也确实佷糟。但我会好好解释的,希望你可以听我说完。

他点击了发送,然后皱着眉头又读了一遍。因为刚刚忽略了最重要的事,他赶紧又发了一条。

>>SR发送@ (01:59):

我非常抱歉,我从未想过要欺骗你。顺便说一下,我叫Steve。

意料之中的死一般的寂静。Steve理解Tony不愿意立即和自己说话的心情,没准是永远不愿意。他叹了口气,把手机塞进口袋里赶回去完成自己的工作了。

**

Steve一点儿也没收到Tony的回信。他既没收到Tony随手发的链接,也没有辱骂或是给他的短信的回复。啥都没有。Steve禁不住想要以短信的形式解释自己隐藏在手机背后的这一连串的事实真相,但他更想面对面谈一谈这个。或许还可以解答Tony的疑惑。

不过他越想这个事就越觉得自己不可能在一场艳遇之后还有机会见到Tony Stark。他无法想象一个天才的百万富翁会对一个退伍的吧台男招待感兴趣。但除此之外,Steve还是很想念他们那些奇怪的对话。他宁愿用和Tony Stark一夜情或是约会的机会来换回和他交心的短信友谊。但不幸的是,似乎连那个机会他也永远地失去了。

在Steve所谓的号码门事件一周后,他收到了来自Thor的一封邮件。后者是他们酒吧巨忙时非正式聘请的保镖。那是一只困倦的水獭在镜头前尖声大叫的视频链接。水獭超级可爱,逗得Steve笑个不停。想着自己也没什么输不起的了,Steve就给Tony发了视频链接。没有道歉,没有额外的评论,一如Tony起初和自己搭讪时的样子。一整天都没有收到回复,但Steve期待着会有回复的。这是号码门事件后Steve第一次联系Tony。当然啦,虽然过了些时间,但Tony还是不再想和他说话了。

Steve决心尝试到底。不过他是不是应该在Stark大厦楼下转悠转悠以便有机会和Tony说上话?看看他能不能搞到和那人见面的预约?他不断浏览着过去两个月来两个人漫长的聊天记录,然后情不自禁地露出了微笑。这里有太多美好的回忆了。

 他再一次被起初那些日子里Tony不顾自己冷遇源源不断发消息的热情打动了。某一天什么也不发,然后第二天发三条链接。或者四天之后发一条消息,然后再隔三天空白期。在Steve回复的那个晚上之前Tony整整坚持了一个月。Steve打开笔记本开始记笔记了。

 

**

闹钟提醒Steve差不多到时间了。他用毛巾擦了擦手,然后抓过手机走了出去。他靠在废弃胡同的砖墙上确保自己的链接是正确的。然后当手机再次响起来时给Tony发了那条链接。

那是一条慢炖手撕猪肉的菜谱链接。

这会有用的。他自顾自地点点头。他等了一分钟,但并不是在真正地等回复。他只是抱有希望,但并不希冀。他想知道Tony到底收没收到这些消息。因为要是他屏蔽了或是过滤掉了,甚至换了号码的话,那Steve所做的一切都付之东流了。不过他还是想侥幸一次。

Steve叹了口气把手机塞回口袋,然后再次投入到了工作中。他今晚有一位奇怪的顾客,那人一直毫无缘由地盯着他瞧。他已经喝完了啤酒,但还在那里用一双黑眼睛凝视着他。他没想聊天什么的,只是盯着Steve和吧台看。不管他有什么毛病,既然他喝完了啤酒,Steve就微笑着去回收玻璃杯。他正要问对方是否需要续杯的时候瞥见了那人手肘边一个方形的光滑玻璃机。他的胃里一沉。那是Tony那晚给他看的手机,一款神奇的Stark phone。

“我不知道它们已经上市了。”既然已经被发现了,Steve就指指手机开口道。

“还没有,”那人说,“这都不是我的。”

不过他确保Steve可以看到手机,然后再次细致地打量起他。Steve几乎都要张口问他为什么会有一部不属于自己的手机了,但又想到这或许太过直切要害就闭上了嘴。除了Tony的身边人谁又能有Stark phone的样机呢?而他一直在这儿恨不得把Steve的脑子盯出个洞来,肯定也不是巧合。

“我能帮你吗?”Steve问道。

“我希望你能,”那人说着敲了敲吧台上的手机。“告诉我Steve,”他冷笑一声,该死的这可不太好。“你他妈为什么要那样玩弄我最好的朋友?”

那一刻Steve的胃迅速地下沉。因为这真的很糟糕。

“我没有在玩弄他,我发誓。”Steve立即脱口而出,“我永远都不会那样做。”

“但是你确实做了,”那人说道,“你和那个红发女人。她给Tony电话号码的时候我也在场,是我把那个可怜的家伙拖回去的。她在想什么?噢让我们给Tony Strak找个出柜对象吧,那肯定特别有意思!”

“不是这样的!”Steve说道。

他们的对话被吧台上开始振动响铃的手机打断了。闪过的联系人ID写着现在就接电话RHODES!!!!!那人扮了个鬼脸,然后接了电话。Rhodes一定是他的名字。

“嘿,To-”

他停住了,因为对方在一通大吼。Steve听不清楚他的话,因为酒吧里太嘈杂了。

“我只是-”Rhodes想要说话,但Tony吼得更厉害了。“我知道了!”他闭上嘴揉了揉前额。Steve几乎要露出微笑了,因为这看起来就像是教科书般的痛骂。“好的Tony,我知道你自己能行。我错了好吧?”

Steve发现Tony不再怒吼了,因为电话里不再传出怒吼了。他真的想接过Rhodes的电话然后向Tony道歉。

“没有,我没打他。”Rhodes说着翻了个白眼。他完全沉浸在电话中,忽视了Steve的存在。“或许一点点吧,就一点点!”

这是不是意味着Tony知道Rhodes的所在呢?非常有可能了。找不到手机的Tony一定是追踪到了它在这家酒吧里,然后故事就显而易见了。

“好吧好吧我明白了。我会把它带回去的。”停了一下。“Tony,我现在就把它带回去。即使你给空军参谋长打电话也不可能因为这种不存在的罪名逮捕我的!”

道别之后Rhodes挂了电话摇摇头。

“他听起来很生气。”Steve说道。

“你觉得呢?”Rhodes哼了一声。“Tony不喜欢别人掺和他的事,不过这也太糟糕了吧。很少有人能作为他的后盾。现在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得在他得动脉瘤之前把他的玩具还给他。”

“我想要一个向他解释道歉的机会。这是一个漫长而复杂的故事。搞错身份是我的错,但我和Nat从未想过要玩弄Tony。”Steve说道。

“你一直给他发短信!”Rhodes嚷道。“你自己和他说!”

Steve情不自禁地笑了。“所以他收到了那些消息!”

“确实。虽然我不知道你在搞什么鬼,”Rhodes说道,“但你要是再玩弄他一次,你就会再见到我一次。”

“好的。”Steve答道。

Rhodes匆匆点点头,然后付账离开了。这令Steve有一些慌乱。很显然他是Tony的好朋友,也想要保护他,这很好。每个人都需要这样的朋友。

Steve想知道Rhodes来这里的动机是什么。毕竟那事已经过去好几周了。他想要拿出自己的手机给Tony打电话,马上就向对方道歉。但是在这个节骨眼的话又会搞砸一切。再说Tony也不会这么快就拿到手机。

在接下来的几周里,Steve持续不断地实施着自己的计划。Steve为Tony起初发的每一条奇怪的视频或其他链接都找到了一条类似的-但更合他的口味的链接-然后再发回给Tony。Steve起初没有意识到,但如果留心的话就会发现,Tony所发送的文字消息、链接和图片都是了解他那超级大脑的窗口。现在轮到Steve来分享了--他按照指定时间发回消息,而且努力显得更有创意。

但Steve的手机从未有过回复的声音。但这也是可以预料到的,毕竟Tony以为这边是Nat的时候,自己曾经整整一个月没有回复过他。如果Tony不止收到了消息,还注意到了Steve的努力,那么最大的希望就是他将在某一时刻故伎重演。与此同时,Steve在吧台像往常一般做着自己的日常工作,试图不把自己的生活重心放在这些虚无缥缈的短信上。他努力接受失败--要么此号已是空号,要么Tony永远都不会回复自己。

但是希望和预感是最大的压迫:Steve觉得今天自己会得到回复。今天的视频和数学女孩的视频很相似。那天Tony分享了数学女孩在白板上演算的视频,然后Steve最终被他征服了。

Tony是在那天晚上十一点左右发的视频。Steve打算如法炮制,所以时间看起来漫长得要命。现在才十点半,而他已经等了一整天了。

“兄弟,你看手机的样子就好像它要爆炸了似的!”Sam的话打破了Steve的幻想。

“什么?没有啊。”Steve有些罪恶地把手机塞回了裤兜。

Sam知道整个故事,至少知道Nat、Tony和他三个人纠缠不清的那段故事。而且Sam一直不厌其烦地教导Steve--他没澄清事实就日常发短信的做法简直蠢得要命。

“你还在试着给Stark发短信吗?”

“嗯。”Steve应道。

Steve的坦白令Sam很难过。“Steve...或许是时候随他去了。”

或许是时候了,Sam可能是对的。如果这次的视频还无法赢得回复的话,Steve就会这样做的。

“我也知道差不多了。”Steve说道。

“你知道我们在这儿说的是Tony Stark,”Sam说道,“我不知道你到底在期待些什么。”

这可能是在委婉地说Steve没多少机会吊得住一只百万富翁的胃口。他已经这样和自己说过成千上万次了,没啥新鲜的。

“我知道他是Tony Stark,”Steve说道。他已经在网上花了好长时间来搜索这个男人:Tony从不会做出承诺,他过去走马灯似的换女伴,不过最近这几年频率似乎已经下降了。像Steve这样的人钓住Tony的可能性微乎其微,不过几轮性爱还是可能的。“我只是想道歉。这是我欠他的。”

“我不是故意想要冒犯你,”Sam说道,“我真的希望你向他道歉。可是那已经是好几周之前的事儿了。”

“我知道。”Steve耸耸肩。

“谁又知道他有没有收到那些短信呢。”Sam补充道。

“三周之前他收到了。”

“嘿,那问题就出在你身上了,”Sam说着后退一步举起双手投降。“我只不过是在关心你,兄弟。”

“我很好,”Steve的语气柔和了几分。

“你能帮我个忙吗?”Sam显得很坚决。Steve不禁觉得有他这样的朋友真好。

“什么,难道你还要让我和第一个心动的顾客调情?”Steve打趣道。

“那最后也能帮你上到床啊。但我说的不是这个。我看到你已经赢了这场游戏了,鉴于你上次径直选了Tony Stark。”

“噢上帝啊,”Steve叹了口气。“你很清楚我不知道他是谁。”

Sam笑着抓住了Steve的胳膊。“我知道。像那样的话你可是没什么希望的。但是别再拖了,好吗?就当是为了你自己考虑。”

Steve点点头。“好,我答应你。”

明天。他将在半个小时内发出链接,要是明天他还收不到回复的话他就彻底放弃Tony。

TBC

 (下一更就完结辣~感谢阅读!)


评论 ( 4 )
热度 ( 65 )

© 梅语西橙 | Powered by LOFTER